該送中風的奶奶去機構嗎?社工師4點考量很專業

撰文 :愛長照、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決定將奶奶送至機構的關鍵在於,機構有護理、社工及照顧服務專業的人員,提供24小時的照顧服務,減輕家屬的負擔。因為,中風後最重要的就是把握黃金復健期,養護機構內可以透過定期復健與專業護理人員的協助,穩定病情外也降低二次中風的可能。

文/沈佳蓉

 

又是濕冷的冬天,觸發我回想起四年前那段奶奶中風後住在養護中心的日子。

 

依然記得最後一次開車上山,到養護中心看奶奶的情景。在9度的新店山區吹著夾雜細雨的冷風,看著原本個頭不高、有點豐腴的她,卻在中風過後的三個月內兩頰開始消瘦了。坐在一群長輩中的她,顯得有點憔悴,但看見我時眼神似乎多了些亮光。

 

我們之間沒有太多的言語,當我叫了聲:「阿嬤!」時,心中卻有著難以言喻的情緒。

 

說來慚愧,長照一直是自己決心投入的領域,但脫離專業的角色、回歸家庭時,我也只是個難以下決定的家屬。當大家把照顧計畫交到我手上時,角色轉換後,我其實就跟所有的家屬一樣,心情徬徨且茫然,深怕任何一個決定,都讓她受苦。

 

然而之所以選擇將奶奶送進機構,有幾點考量:

 

1. 家中潛藏的不友善空間

 

臺北家中住在4樓公寓,入門後門口就有門檻、上洗手間也有個門檻,連進房也因為和室的裝潢,有著將近15公分的高低差。當時奶奶正屆中風過後的黃金復健期,若因受限於無法上下樓,與種種不友善空間,而錯過恢復生理機能的好時機,未免太過可惜。

 

對奶奶而言,臺北的舊公寓,實在不利她密集復健。

 

2. 女性與主要照顧者的傳統思維繫絆

 

父親除了身為長子外,也是家中唯一的兒子。

 

在父執輩的傳統家庭思維裡,兒子自然而然會成為生病照顧排序時的第一位,但「照顧」一事大多與女性的角色連結較深,雖然在照顧決策上以父親為主,但在家庭分工裡,父親主責財務面,母親才是決策後的身體力行者。

 

從奶奶住院開始,在醫院一路陪伴照顧,到後續送至機構的主要聯繫,都由母親擔任對口。那時,她曾說若奶奶送回家後,很怕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奶奶。但是她身為長媳,若不能提供照顧,似乎很難跨越在傳統道德上對於社會角色的期待。

 

3. 與外籍看護的溝通磨合需要時間

 

奶奶長期與爺爺居住在雲林農村,若要符合「在地安老」的目標,理應將她送回雲林居住。不過當時爸媽尚未退休,不能夠親自照顧;爺爺的身體狀況,也無法獨自負擔照顧中風奶奶的工作,此時能夠使用的照護資源,似乎只剩下外籍看護。

 

但與外籍看護的溝通,需要時間彼此磨合,加上考慮爺爺若無指導外勞的能力,多數溝通協調還是要倚賴爸媽兩人進行。只不過遠水救不了近火,還可能讓照顧壓力不減反增。

 

中風後最重要的就是與時間賽跑!為了把握黃金復健期,我建議父親先讓奶奶入住機構,配合機構提供的復健服務,藉此訓練身體的生活自主性。

 

4. 24小時不打烊的機構照護

 

最後決定將奶奶送至機構的關鍵是,機構有護理師、社工及照顧服務專業的人員,提供24小時的照顧服務。

 

初次中風後若狀況不穩定,可能會提高二度中風的機率。在機構內,便可以透過定期復健與專業護理人員的協助,穩定病情降低再中風的可能。此外,奶奶中風後申請了身心障礙手冊,可以領取托育養護補助,這也大大減輕父親在經濟上的負擔。

 

以前老人家對於入住機構,非常排斥,認為是「被子女拋棄」。其實將長者送住照顧機構,只是換一種方式照顧他,因為任何一種照護方式,都是根據失能者的需要而產生。但唯一不變的是,無論哪種照護方式,「親情」是任何照護資源都無法替代、也是最重要的關鍵。

 

所以我們也優先考量離家近,或交通方便探視的照護機構。這樣一來,家族的親友們便能固定至機構陪伴,給予心靈安慰,降低奶奶的寂寞。

 

奶奶離世後,讓我再一次思考「家」的意義,也開始在照護資源這條路上有了更深的省思。

 

到底該在哪裡安老?該使用那些照顧資源?對於被照顧者及照顧的家屬,我們都希望能無憾且愉悅的走完最後一哩路。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面對「病後」人生,長照不是三、兩天的事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6年06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醫療再進步,仍有其極限,無論是照顧者、被照顧者,在重大疾病或意外前,都得先做好心理準備。在所有可行醫療當下及之後,都應該先問兩個問題:如何面對復健及迢迢長照路?被照顧者的生理狀態是可逆轉還是可延緩?

 
作者︰陳清芳 林芝安 劉惠敏
 
如何面對「病後」人生

陸爸爸的身體一向硬朗,某天突然倒下緊急送醫後,才知道中風了。他的妻子和三個兒女看著平常重視形象的陸爸爸半身癱瘓,還得插著鼻胃管、尿管,難掩焦急心疼,卻也別無他法。直到陸爸爸情況穩定,才轉到內科病房照護。

這段期間,家人不放棄任何機會,並設法轉院,始終相信陸爸爸還有機會再站起來,然而在醫院輾轉多日,家人最後終於接受現實──陸爸爸必須臥床、接受照顧。捨不得將陸爸爸送到護理之家,於是家人開始討論要怎麼換臥床、請外勞。
小真是家中長女,也是第一個發現八十歲、獨居在宜蘭的母親「不對勁」的人──母親開始會忘東忘西,變得特別容易生氣,有時甚至會動手打人。

有一次小真帶母親到台北找親戚,一個不注意母親居然不見了,小真到派出所報案,才知道原來母親根本忘了自己是和女兒出門,向人詢問要怎麼回家後,便自行坐上回宜蘭的車。

經過這次事件,小真和家人趕緊帶母親就醫,確認母親罹患失智症。小真和兩個弟妹商量後,決定辭掉工作,搬去跟母親同住,擔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

太多人沒有做好準備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之路,在這段過程中,無論是疾病、意外或退化造成的失能、失智,讓每個人都有可能面對照顧與被照顧的現實,就像上述的兩個例子,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做好準備。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與國內保險公司在二○一五年共同進行的長期照顧(長照)調查,凸顯了人們對長照的準備不足:超過九成的受訪者認
同,未來的人生可能會面臨長照需求,卻有近六成受訪者認為不需要長照資訊,七成五的受訪者表示不會主動搜尋長照資訊。

更值得玩味的是,多數人不太清楚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疾病可能造成的失能風險,若請受訪者推估長照所需時間,多數的回答是不知道或答案錯誤。

「大部分的人是被迫面對長期照顧後,才想要了解長照資訊,」陪伴家庭照顧者多年的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家協)組長岳青儀說,「甚至有不少照顧者照顧多年,仍不知道原來照顧可以更輕鬆。」

需要照護的人口比想像中還多,你、我都很有可能需要及早為長照做準備。台灣人口高齡化迅速是關鍵要素,根據衛福部最新長照報告顯示,二○一五年六十五歲以上失能人數為四十八萬人,預估二○三一年將增加至九十五萬人,不過,青、壯、中年也可能成為需要照護的失能人口,估計約占須照護人口近四成的比重。

失智不是老人的專利

失智症人口也是亟需長照服務的族群,而且人數增加迅速。

台灣失智症協會依盛行率(單一時點或一段期間內,罹患疾病人數占總人口數的比例)估計,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人的失智人口約有二十三萬,六十四歲以下約有一萬兩千多人,共計約二十四萬兩千多人。

台灣失智症協會祕書長湯麗玉說,失智海嘯席捲全球,依據國際失智症協會發布的《二○一五年全球失智症報告》,失智症是以每三秒增加一位失智症患者的速度成長;據推估,台灣在二○四一年時,失智症增加的速度會達到高峰,平均每天增加六十三人。

「失智症不是正常老化,而是生病了,」湯麗玉指出。

儘管近年失智症逐漸受到重視,但確診率不到三成,也就是說,還有很多失智症患者沒有被關注或被照顧,可能成為社會安全隱憂,例如:失蹤、交通以及居家安全。

病人有悲傷的權利

醫療再進步,仍有其極限,無論是照顧者、被照顧者,在重大疾病或意外前,都得先做好心理準備。在所有可行醫療當下及之後,都應該先問兩個問題:如何面對復健及迢迢長照路?被照顧者的生理狀態是可逆轉還是可延緩?

接著,就是擬定長照計畫的時刻。

被照顧者的失能程度與心理狀態不同,家屬或照顧者的狀態也不一樣,換言之,到底應該怎麼做比較好,沒有固定模式可以依循,有鑑於此,家屬或照顧者更應該及早思量,未來可能需要哪些資源等事宜,才能更彈性應對或配搭離開醫療院所之後的需求。

腦中風是造成失能的主要疾病之一,以此為例,急性期的病人,約有兩成可能因中風或相關併發症死亡;約有三分之一經過復健後仍是重度失能,日常生活無法自理,需要二十四小時照護。

台大醫院老年科主任詹鼎正曾提到,約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失能者是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輩,雖然不同年齡的中風病人,初期神經學症狀嚴重度沒有太大差異,但老年人的恢復能力比較慢,失能及需要長期照顧的機會自然也隨之增加。

家總祕書長陳景寧也指出,的確有非常多家庭,在面對家人中風等重大疾病時,感到不知所措,一心期待醫療能改善病情,甚少在第一時間思考長照問題。
「只有一種人能百分百同理中風那種痛,就是中風的人,」陳景寧說。

家總出版的《家有中風病人∼家庭照顧者出院準備手冊》提醒照顧者,病人及家人都需要調整好心態,也應該保留中風病人悲傷的權利,不必急著要他們「看開」,因為更為重要的是大家一起積極面對,包括:復健、照護等未來生活必須面對的改變。

勇敢說出心中想法

「為何是我?」、「為何會中風(生病)?」無論是突然或逐漸失能的病人,都可能因為身體的疼痛及心理壓力,而感到憤怒、悲傷及無助。中風患者喪失平時最習以為常的語言、自主行動以及生活自理能力,不僅無法工作、人際互動,只能坐輪椅、拄拐杖,甚至臥床,依賴各種管線維生,仰賴照顧適者幫忙餵食、處理大小便、盥洗沐浴。

種種障礙,會讓患者自尊心受損、失去自我肯定價值,這種深深的失落及無助感,會左右患者的情緒,使人變得敏感多疑、悶悶不樂、看任何事情都不順眼、亂發脾氣,甚至怨恨世界。

被照顧者往往很難自己走出憂傷,因此,旁人的協助也就更形重要。

第一步,應該讓被照顧者充分表達自身對疾病的感受、情緒及想法,引導他們把心中的苦說出來,這樣才能設法釐清他們的需求。

從情緒支持的觀點來看,當疾病的痛苦有人願意分擔,感受到被他人關心體諒,照顧者在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時,才能更有勇氣。

此外,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需要對疾病有完整的認識,才能從心理、行為上,妥善配合治療與復健。

以中風病人來說,及早復健有助於改善症狀,進一步提升肢體功能;對於失智患者,雖然病程無法逆轉、總會持續惡化,但積極復健,包括:持續人際互動及學習,多半能夠延緩失智症狀惡化的速度,保有更長時間的良好生活品質。

學習與疾病共處

造成失能、需要長期照顧的疾病,無論復健或治療,往往不可能一夕之間就見到成效。被照顧者及照顧者都應該學習與疾病共處、自我接納,接受無法回復到未生病前狀態的現實,肯定所有復健治療的大、小進展,並試著轉化疾病的意義,如:生病後,家人之間的感情是否更緊密?是否更懂得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

此外,患者更需要感到有機會做決定、為其他人付出以及人際互動,因此給予照護時,應該讓患者在能力所及下,參與勞動、工作或簡單地付出;即便是失語、無法書寫的病人,也可透過手語、卡片或溝通板等輔助工具,讓他們表達想法。如果可以走出病房或住家、機構,參與病友組織或互助支持團體,彼此分享經驗以學習適應疾病的技巧,同時也可相互打氣及鼓勵。進一步還可透過宗教靈性活動、聽音樂、精油按摩、園藝活動等,放鬆自己,也轉移對病痛的注意力。

在傳統的家族觀念下,華人社會對於把家人送到護理之家或是安養機構,往往會感到不安,甚至有罪惡感,被照顧者也很容易產生被遺棄的不好感受。台灣長期照顧發展協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崔麟祥提醒,不應該把將家人送到機構說成是「不得已的做法」,應該當成是「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照顧」。

這一切的前提是,必須先考量被照顧者可能需要不同程度的照護,再評估居家環境、家庭人力與經濟狀況,這樣才能夠選擇出適合家庭及被照顧者的照護機構。

居家照顧不一定最好

居家照顧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安排,尤其對於需要更多醫療照護的失能者,在設置護理師、值班醫師的護理之家或長期照顧機構等專業機構,反倒能獲得更好的照護;至於還可以行動的被照顧者,也可搭配安養中心或社區式的日間照顧中心(日照中心)。

不過,機構還是無法取代家屬照顧的責任及功能,被照顧者最需要的仍是家人的關懷。對於抗拒去機構生活的被照顧者,家人若是進行同理溝通,重視後續探視及關懷,則有助於緩解他們的焦慮及不安,也才能安心接受專業者的照護。

長照不是三、兩天的事

簡爺爺和簡奶奶兒女眾多,但只有沒結婚的二女兒與兩人同住,簡爺爺身體不好,平日幸虧有簡奶奶及二女兒照顧。某天簡奶奶跌倒住院,於是幾個兄弟姊妹加上大媳婦輪流請假,到醫院照顧簡奶奶,但簡奶奶總是喊著要找二女兒。

簡奶奶出院後,因行動不便,仍需要家人照顧,二女兒為了照顧簡奶奶,時常向公司請假,工作、家事兩頭燒,後來兄弟姊妹討論,希望二姊辭職,大家再一起平均分攤生活費……

長期照顧,最不能忽視的是「長期」這兩個字。

岳青儀提醒,台灣最常擔負起家庭照顧者角色的,是五十歲至七十歲的女性,照顧時間平均可長達十年。不過,近年也常見約三十歲至四十歲的年輕照顧者,特別是中風等重大疾病造成的失能有年輕化的趨勢。然而,無論年齡及性別,大部分照顧者都沒有照護專業,過去恐怕也很少思考照護問題及責任,每個照護經驗的開始,必定充滿擔心及憂慮。

支援家庭照顧者十年以上,岳青儀發現,在長期照顧的前兩、三年,大部分照顧者會把焦點放在病人身上,也會經歷抗拒面對現實的階段,無論是到處求醫或尋求民間偏方,總希望能夠改善患者的失能狀態。
 
作者︰

陳清芳/
從醫藥記者出發,以公衛社福大小事鋪路,在鍵盤上練功,至今仍未出師,希望將輕盈的、沉重的、美麗的、醜陋的、青春的、老邁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化為跳舞的文字,躍進閱讀者的腦裡。

林芝安/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曾任《康健》雜誌主編,作品有《外國旅人遇見台灣驚豔》、《沒有圍牆的醫院》、《真逆齡:醫學實證,超越抗老的大智慧》、《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天主教善牧基金會的故事》、《關鍵時刻──邁向全民健保改革新紀元》等書。

劉惠敏/
陽明大學衛生福利所碩士,曾任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聯合報》醫藥記者,現為自由撰稿、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常務理事,著有《營養聖戰40年》。好奇型,過敏座,小小腦袋趕不上好奇心,人生不甘於一種選擇,採訪書寫是社會參與之其一。


出版:天下文化

書名:台灣長照資源地圖
 

熱門文章

長照服務人力荒 治療師其實是加班到你家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文/物理治療師邱顯傑

 

做長照的治療師是熱血?還是笨蛋?


治療師泛指物理、職能、語言及呼吸治療師,如果你沒聽過治療師,或是聽過,卻不知道治療師是什麼,那我們換成復健師,可能很多人都會說:「哦~我知道了。」

說到復健師,很多人的腦海中所浮現的,都是在醫院或診所上班的畫面,但無論是復健師還是治療師,你知道他們在長照領域中,是什麼樣的工作型態嗎?大部分治療師上班的地點是診所醫院,而一部分的治療師,如果有接觸長照業務,就會在下班以後,為案家進行「居家復健」的服務。

其中,有些人是對長照有興趣,有些人則是為了增加收入。無論原因是什麼,都是治療師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來服務個案。一位個案的服務時間,從開始到結束是50分鐘,這還不包含寒暄,以及結束時的總結回饋,當然,更不包含交通跟服務紀錄的撰寫了。

有人和我說過,居家復健是要有「熱血」的治療師才願意做的工作。

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因為居家到宅的服務不比醫院,光是交通就是一大問題。都會區停車不易,騎機車代步難免風吹日曬雨淋。除此之外,還一定要幫自己多保幾個醫療意外險,畢竟機車都是人包鐵,難免摔車受傷;而且郊區的路途遙遠,有時光是車程就遠遠超過了服務時間。

你覺得小題大作嗎?坦白說,我還聽過偏鄉的治療師,在往返案家的途中,遇過土石流險些喪命的。想想,前往治療的路上竟是如此坎坷崎嶇,沒有滿腔熱血和服務的心,要怎麼做得下去呢?

 

未來長照2.0,更大的服務範圍,治療師的人力夠嗎?

 

個人淺見,中央的數據顯然沒有掌握實情,一個兼職的治療師,下班抓空檔做居家復健,但這樣的一個人,中央竟然把他算成一個人力,這樣的兼職形態,或許連半個人力都算不上!

長照專業不比醫院簡單,並不是把醫院復健那套,直接搬到個案家中就能立刻使用,對於居家復健而言,常常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專業的養成,真的很需要時間與經驗的累積。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而近日勞動意識的抬頭,醫護過勞的議題雖然一再被討論,但這群兼職做長照的治療師,他們的過長工時,是沒有被看見的,白天上班,合法八小時;但下班兼差……交通時間、服務時間,加上報告撰寫,少說2個小時,但因為是承攬業務,所以沒人看得到,也沒人管。

然而這樣一來,居家的失能老人需要接受的,是已經上了八小時班的治療師為他們服務,而不是一位在合理工時內、且精力充沛的治療師。

一個過勞的治療師執行業務,一兩天或許不會如何,但長久下來,誰能保證不會出問題!專業表現,也可能因此被打折扣。

長照人力到底足不足?只能說,如果家中有治療師來服務,請多包容他們臉上的疲憊啊!多給他們一些鼓勵,治療師的熱血不該被耗盡,也才能持續給予有品質的居家服務。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請見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打開長輩的心結 入住安養機構不等於「被遺棄」

撰文 :龔雋幃 日期:2017年12月05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老年精神科醫師沈政男指出,一般長輩聽到安養中心時,多半都會有一些刻板印象,覺得跟家裡相比,照顧一定比較不好;甚至當子女提出這個選項時,還會讓長輩心生一種「被遺棄的感覺」,覺得是因為家人都不想照顧他了,才會想要把他送到安養院。

前(3)日台南市有位81歲的阿嬤疑似因為不願接受社會局安置入住安養中心,才待了三天,就選擇逃離,回到租屋處後,爬上23樓頂樓一躍而下。談起此事,台南市社會局社會工作及家庭福利科科長施薪發在電話中表示,「真的很遺憾。」

 

施薪發指出,從社工的評估報告與醫院的紀錄來看,案主從未透露任何負面的情緒,另外根據日常生活活動功能量表的評估,案主的狀況一切正常;也沒有其他精神、情緒方面的障礙。真的不清楚為什麼老人家會做出這麼突然的舉動。

 

從接獲通報、到家訪視、評估最佳方案到最後協助入住機構的過程中,施薪發表示,社工也是經過綜合考量之後,才認定案主交由安養中心照護會比讓她獨自留置家中為佳。過程中,社工都有先跟案主溝通討論,了解案主的意願。最後案主也有簽署入住機構同意書,並交由社工協助後續入住事宜。

 

當然,如果能讓長輩在家中或是社區安老,施薪發強調,那必定是優先考量;而在訪視的過程中,社工也都會先行探詢親友是否能夠協助照護。但就此個案而言,一切都發生的太快,還來不及完整了解案主真正的想法以前,憾事就已發生。因此真的不清楚案主為什麼會在一瞬之間,起了不同的念頭。

 

機構養老vs.在家安老 從聆聽父母的意願做起

 

老年精神科醫師沈政男指出,一般長輩聽到安養中心時,多半都會有一些刻板印象,覺得跟家裡相比,照顧一定比較不好;甚至當子女提出這個選項時,還會讓長輩心生一種「被遺棄的感覺」,覺得是因為家人都不想照顧他了,才會想要把他送到安養院。

 

談起這種「被遺棄的感覺」,輔大心理系副教授黃揚名直言,這真的是一種很困難的心結。因為往往可能是子女必須工作,沒有辦法24小時隨侍在側照顧,才打算將父母送往安養機構,但又沒有好好跟父母溝通,進而讓長輩產生負面感受。

 

對此,黃揚名提醒,如果真的有需要長照機構的服務,應該盡可能從安排長輩實地走訪,甚至短期試住安養機構,或是從報名日照中心的課程開始,循序漸近地讓長輩慢慢熟悉陌生的環境,這會比直接把父母「安置」到機構來的更適當。另外過程中也要尊重長輩的意願,不能只是一味地強硬要求他們同意。

 

黃揚名提到,像是聖若瑟失智養護中心的入住申請流程中,除了可以讓案主與家屬參觀機構之外,還會安排社工、護理師到家訪視,了解案主的日常生活,再行評估是否適合入住,讓雙方都能有更完善的理解。

 

不過普遍來說,在未出現失智、失能等狀況以前,沈政男認為,絕大多數的老人家都還是會希望保有自己的尊嚴和獨立性,住在屬於自己的家裡,實現在地安老的晚年生活。施薪發也以自己的父親為例,到市區住了一個月的安養中心就不想住了。因為還是住在鄉下,騎著自己的歐兜邁四處跑更慣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到底要花多少錢?連居服員也很難算清楚…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文/居服員藍家蓁

 

如果有一天,家裡的長者病了,你能接受長者被照顧的時間是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又或者,你是否想過,在忙碌的社會裡,不是所有的長者都能幸運地和他們的家人同住在一起。陳爺爺的家,也難逃這樣的命運。

 

陳爺爺的故事

 

陳爺爺一個兒子旅居國外,一個兒子因工作常出差,而媳婦要工作,又要兼顧夫家及娘家,恨不得有三頭六臂來解決困境。這個家庭在奶奶臥床後,便請了一位陸配來協助兩老的生活起居,前前後後共有8年之久。

 

我照顧的對象是爺爺,當時他已高齡94歲了,需要靠四腳助行器行走,個頭相當高大,記憶不是很好,耳朵重聽,清醒的時間多半看書或看報紙、電視,但很快就陷入打瞌睡的狀態。

 

負責照顧奶奶的姐姐,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沐浴、灌食、大小便處理。我常想,奶奶如果可以選擇,她還會想這樣繼續走下去嗎?糾結的情緒有時也讓我陷入無法自拔的地步。

 

爺爺和奶奶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卻沒有任何的互動,奶奶臥床之後就再也沒說過話了,也不會動了。

 

以平均年齡來說,一般的人在65歲退休,也要過著20年的孤單生活,因為在這個世代,孩子們為了工作,有時也只能接受公司的外派,我們都無法說那是誰的錯。還好,兩老都是公務員退休,沒有造成太大的經濟困擾。

 

長照這筆帳,算下去才知多驚人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我試著不去煩惱多年後的事情,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化人口快速增加,所有的問題都已浮現到檯面,我們的政府是否已激盪出相關的配套措施,來迎接長照的時代,你有真的準備好了嗎?

 

由於不堪支付高額的長期費用,最後終究還是用奶奶的名字,申請了外籍看護,那位姐姐只好離開他工作8年的地方,或許這樣是一個好的安排,因為姐姐終於可以和她的家人在一起了,我也真誠地祝福她。

 

便宜的外籍看護一定比較差?

 

在這件事情中,顯露出極大差異的同工不同酬,當外籍看護妹妹問我時,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安慰她,難道他們出生比較卑微嗎?還是現行的制度在糟蹋人呢?大部分的人對外籍看護的印象都不是太好,過去也耳聞過不少是非,有虐待老人的、有集體遺棄的,相當可怕。

 

我所認識的外籍看護妹妹是一個很棒的人,相當認份,真是老人家的福氣,或許是信仰的力量,一直幫助她成為更好的人。我知道神已為她累積了天上的財富,也必定在適當的時刻傾福於她的家庭。

 

有一次在幫爺爺洗腳的時候,他說當年他被關在水牢裡很久,腳都爛了。確實,爺爺腳上的皮膚除了顏色不一樣之外,還特別的薄,如果兩天睡不好,腿不但會腫大、破皮,血跡斑斑,這些傷口就這樣反反覆覆地纏著爺爺,有時不好的睡眠品質,也讓爺爺在排便時吃盡苦頭,整個馬桶都變成紅色染缸,讓人冷汗直流。大家還是要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將來成為別人的負擔。

 

老有所終的長照理想

 

大家還記得高中讀過禮記禮運大同篇節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

 

古人所言不假,歷代的賢者們沒有一個不是小心謹慎地運用禮制治理國家的,那我們讀的賢者都去哪裡了呢?希望有一天我們都不會自食惡果。

 

在不久之後,因為奶奶回天家了,外籍看護使用權轉至爺爺名下,我也離開了服務時間長達四年之久的工作站,但我是放心的,我真的知道妹妹會好好照顧爺爺。

 

她是一個可敬的教徒,在她心中,可為與不可為之間有一把相當明確的尺,這是讓我感到最欣慰的。當然,我們也成為了好朋友,彼此交換禮物,並深深的祝福對方的未來。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農曆春節 長照服務不得額外收費

撰文 :李惠真、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農曆春節即將來臨!衛福部15日預告機構住宿式、社區式、居家式長照服務定型化契約新制,將要求服務提供單位,明定收費項目與金額,不得有服務以外的推銷、收受金錢或餽贈,也不得巧立名目額外收費。也就是說,過去春節或特別假日期間,曾有長照服務提供單位巧立名目收費或接受餽贈的情況,不容許再發生!

衛福部預計預告2周蒐集相關意見,2月送消保處審核,預計今年上半年可審核通過公告上路。未來業者若違規,且未在限期內改善,可依《長照服務法》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

 

衛福部社家署副署長陳素春指出,機構住宿式、社區式、居家式長照服務定型化契約新制,明定應記載收費項目與金額、提供民眾陳情管道、調整費用前應告知、約束限制需徵得家屬同意並有醫師證明及不得亂丟民眾遺物等,將來也不得巧立名目,向使用者收取契約外的其他費用。居家服務也需連續不得中斷,有任何異動要事先通知,避免使用者因未獲照顧發生危險。

 

陳素春強調,現有的長照給付支付制度規定,照服員週末、國定假日出勤,每服務一位個案,政府就會多給付770元給機構,再由機構分配金額給照服員。民眾不需增加任何收費,業者若有額外收費就是違規,可向地方政府檢舉。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