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心中痴狂 踏遍八十萬里路的找茶人生

撰文 :龔雋幃 攝影:林衍億 日期:2018年01月03日
  • A
  • A
  • A

詩人、畫家、攝影家、鑽研茶文化將近20年的愛好者,這些都是吳德亮,卻也很難一語道盡他的人生。若真要說,由一片片茶菁所拼湊起來的世界,以此向外輻射,便是他天開地闊的創作宇宙。走過八十萬里茶與瀹,洋洋灑灑15萬餘字的《戲說六大茶類》,去年底榮獲第15屆中國茶產業博覽會推薦,列名十大茶書之一,堪稱是他說茶品茗十餘載的重要里程碑。

走進吳德亮的工作室,居中一几一桌,茶器五花八門,好似隨時都預備要為來訪的人客,用幾盞茶的時間,嘗遍葉裡的千滋百味。四周靠牆的櫃內,滿是銀壺、瓷壺、紫砂壺、岩礦壺等等收藏,各有奇巧。靜觀已是精采,但若用一道道的茶湯沖注,則更能展露器皿之美。牆上與樑上留白處皆掛滿他的畫作、筆墨、雕刻、裝置作品,茶票、砧板、板凳、洗衣板都可以當成創作的媒材,在在展現他身為現代文藝復興人的多方本領。

 

矮櫃四周,錯落有致地堆疊起一甕甕大小不一的藏茶,大禹嶺、東方美人、霧頂銀芽,炭焙鐵觀音……25坪大的工作室裡,算不清到底有多少珍品,靜候茶友的到訪。而在數個足足有半身高的大甕裡,則投入了一餅又一餅的普洱生茶,期待有那麼一天,甕中茶菁終能綻放它年月的醇厚。

 

▲▼大小甕上,都貼有註明藏茶的年份、品項

 

一開口講起茶,就如水銀瀉地般狂放不可收拾。他的身子彷彿有種自在恣意的頻率,時而渲染高亢靠近,時而又節制自持遠離。他的眼中躍動著一股彷彿初次遇見知音而熱烈的光彩,要與你訴盡所有。

 

回憶上台領獎的那天,吳德亮說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獎,只是有工作人員私下跟他透露,你好像有什麼要頒獎喔。茶博會稱頌此書「以豐富精采的圖文,將六大茶類以說故事的方式呈現,讓愛茶的人能輕鬆地進入各個茶類的繽紛世界。」


 

右手寫字,左手拍照,以六大茶類為骨架,用淺白易懂的文字,他領著讀者上山下海找茶鄉,東張西望知茶趣。翻開此書,你將會明白,原來喝了半天的大紅袍是烏龍茶,不是紅茶;青茶與綠茶各有不同的身世淵源;更可以認識到台灣少見的白茶、黃茶;又黑茶是Dark Tea,不是Black Tea。

 

戲說,不必真的細說。他的茶商朋友們坦言,「很多人客看你的書才看得下去,看別人的書,看兩頁就看不下去了,看不懂啦。」在一篇又一篇的茶故事裡,有神話、有史據、有義理、有人情,他的筆,讓茶的芬芳躍然紙上,兩頰不禁隱隱生津。

 

雖然起先曾被人用「茶博士」譏諷鄙之,認為一個詩畫雙全的文人,為什麼要去討論茶。但吳德亮自認,無論是用什麼素材、討論什麼主題,他最終的事業就是藝術,而他就是一個藝術家。藉由大量的文學筆法,他期望道出一篇篇如同陸羽茶經、盧仝的七碗茶詩般讓人感動的茶藝文章,而不只是一本僅供查詢翻閱的工具書。

 

也因為過去受到超現實主義的薰陶,吳德亮的文字滿是詩的語言,他的想像力到哪,他的譬喻就隨之奔放到哪。於是花香可以在舌尖輕轉舞動,採茶人可以是孔雀在樹上騰飛、在草原馳騁;或是場景轉換到湛藍的天空下,採茶人又能化身優游水中的熱帶魚。

 


▲吳德亮親手製作的木刻彩繪茶盤《台北來奉茶》。

 

不過談起寫茶的起頭,吳德亮的聲音漸轉輕細,「1997年時,我的前妻因癌症過世了,那時候就想說丟掉一切,去寫我愛喝的普洱茶,然後就開始去找茶了。」拋開工作的他,一頭栽進路途顛簸曲折的雲南思茅地區,翻過一個又一個山頭寨子,等到2003年才出了第一本茶書《風起雲湧普洱茶》。

 

「沒想到居然大賣,我第一次嘗到了當暢銷作家的滋味」,吳德亮笑得開懷。此後他就以一年一本的速度,寫作不輟,就連珍珠奶茶他也寫!到頭來兩岸三地的茶區,都有他留下的足跡,甚至還遠走日本,就只為一探宇治、靜岡、狹山茶的同與異。雖然今年因為地區動亂,原先規劃的印度大吉嶺之行未能成行,但他仍舊期盼有一天,能夠踏上三大高香紅茶之一的原鄉。因為他的找茶之旅,還未完結。

 

 

訪問當天,吳德亮先是拿出了大禹嶺的高山茶搭配三古默農的的岩礦壺,茶湯清透甘甜,一陣沁涼從喉頭湧出。隨後是經老師傅200回手工揉捻,由龍眼木熏製的正欉炭焙鐵觀音,55%重發酵,火侯十足,溫壺後置入茶葉,龍眼與蘭花的蜜香便直竄而上;一杯飲下,焙火的韻味久久不散,令人驚嘆,原來茶真的可以這麼香!

 

紅濃明亮的茶湯/在舌尖舞動輕轉/喚醒油膩滿覆的味蕾/漱去腦滿腸肥的貪婪/盪氣直入丹田,幻化/醇厚回甘的驚豔不斷

 

在詩與茶的交錯共舞中,一首《夜飲紅印》讓人漸漸懂得,為何癡狂,此生何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這片305克的普洱茶 價值竟超過一台法拉利

撰文 :龔雋幃 日期:2017年09月07日
  • A
  • A
  • A

一片茶餅價值上千萬,你相信嗎?2017年9月3日,新象首次舉辦茶文化專拍會,囊括兩岸三地新舊茶款,共計306件,拍品總金額上看新台幣五億元。其中包括有茶王美譽的《福元昌號》,單片起拍價將近新台幣一千萬元;另外也有一筒七餅的《龍馬同慶號》與《雙獅同慶號》,起拍金額也都在數千萬之譜。

拍賣會當天,現場湧入數百位茶友,雖然可能無緣品嘗,但都還是想要一睹茶中之王的廬山真貌,包括號字級的《福元昌》、《雙獅同慶》、《龍馬同慶》、《藍標宋聘》、《百年黃文興》、《大票敬昌》,以及印字級的《紅印》、《無紙紅印》、《藍印鐵餅》等等。「我一輩子也沒有看過這麼豐富的(珍品)」,新象基金會創辦人許博允同感驚訝。

隨著拍賣進行到中半段,成交價超過百萬元級的老茶陸續登場。買家之間相互競標的場面,愈來愈熱絡。三大珍品之中,首先登場的是一筒七餅加一餅的《雙獅同慶》,起拍價為新台幣5千6百萬元。拍賣官的話才剛落下,編號109的買家立刻高高舉起手中的號碼牌,旋即點燃幾位實力雄厚買家的爭奪。經過八個來回的喊價,場上最高價格來到7千萬元,拍賣官再次詢問「有願意出到7千2百萬的嘛?」全場屏氣凝神,拍賣官喊價三次後落槌。最終這八餅茶以7000萬成交,由編號558的買家標下,現場紛紛鼓掌慶賀。



隨後登場的《龍馬同慶》,也是一筒七餅加一餅,經過七輪的喊價來回後,編號558的買家再度以5千2百萬元購得。包括都只有一餅的《福元昌》與《百年藍標宋聘》,同樣是由編號558的買家分別以1400萬元和1100萬元標下。四款茶成交總金額就超過1億元!傳聞這位神祕買家來自大連,這次特地從對岸飛來,就是不計代價要購得幾款市面上最頂級的老茶。

但老茶到底有甚麼魅力?一般都說它是「可以喝的古董」,老茶的身價在北京、廣州的拍賣場上,更是屢創新高。聽聞此次幾款珍品的成交價後,在兩岸三地備受尊崇,有「普洱茶第一人」美譽的鄧時海坦言,一筒《龍馬同慶》要價5千2百萬,確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大陸也從未拍過這麼高(的價格)。」去年北京匡時的十周年秋季拍賣會上,一筒七餅的《龍馬同慶》以人民幣418萬6千元拍出(約新台幣1千9百萬元),就已相當驚人。但他強調,整體而言,普洱茶的拍賣還是很穩定。

盤點三大珍品,鄧時海細膩地形容,《福元昌》可被稱為是普洱茶之王,茶性具有老而彌堅、男子漢般的氣勢。 《雙獅同慶》是用易武山大葉種做的代表作品,比較陽剛;《龍馬同慶》則是用易武山小葉種做的,比較柔和,鄧時海笑稱,「最適合女人來喝。」

不過此次拍賣會也並非只有老茶,從老到新,其實總共囊括了五個不同世代的茶品。非常境界文創有限公司總經理田竹英便肯定新象的努力,強調這是一場「新舊傳承,世代交替」的盛會,不僅延續老茶的光榮,也廣納仍屬青澀的新茶,藉此讓老茶人與新生代的茶友都能相互交流。

》》大圖下載:拍品成交價目表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