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升職希望的人,中年投資自己,人生也可以很美好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當一個人懷抱升職希望時,往往會有把命賣給公司的決心與勇氣,無暇發展副業或其他興趣或專業,那麼一旦公司改組往往就來不及了,相反的,那些早早體認到自己升遷無望的上班族,反而能活出美好的人生。

在走過了青壯年期之後的某一天,不管或早或晚,總有一天你會突然從睡覺中嚇醒,然後焦慮或沮喪地發現,日子怎麼一天重覆一天,工作職位也顯然升遷無望,「難道,我就這樣過一生嗎?」

 

當這樣的想法浮現腦海後,也許從此糾纏著自己,失去熱情與活力,久而久之,覺得生活了無生趣。其實只要我們轉個念頭,這種沒有升遷希望的職涯體認,可能正是我們開創美好人生的開始。

 

被公司豢養一生的社畜中年

 

最近看了一本很有趣的書《社畜中年》,作者成毛真雖然是個職場勝利者,他曾經擔任日本微軟公司總經理,創辦過兩個公司,目前擔任大學教授,但是他都不是我們想像中那種嚴肅又一板一眼的日本人,反而更像叛逆的嬉皮。

 

「社畜」是近年流行於日本的詞語,意思是「公司豢養的牲畜」,用來消遣自己或嘲笑別人,為了公司放棄了身為人類的尊嚴。過去數十年我們印象中的日本人往往為公司奉獻一生,甚至過勞死而無悔,人人走在規範好的軌道,只要乖乖聽公司的安排,公司也會照顧你一輩子。

 

但是隨著日本經濟崩壞二、三十年,再加上全世界共同面對典範轉移的迅速,許多行業產業不斷消失,日本企業「終生雇用」與隨著年資加薪的「年功序列」制度也都瓦解了,因此職場倫理與文化也逐漸改變了。

 

其實不只在日本,全世界所有公司都已不再值得託付終生,而且在企業中只有非常少數的人可以一路往上晉升,絕大多數的人,若在四十歲左右沒有升到副總或協理等級的職位,幾乎可以判定自此在這個企業就不可能有晉升機會了。

 

除非創業當老闆,不然所有的上班族都是「人生失敗組」

 

不過這也不必灰心,因為作者說,不管你能升官或不能升官,其實都沒有差別,因為所有上班族都是「人生失敗組」,除非你自己創業當老板,變成資本家,在這資本主義社會中才能算成功,但是能創業成功的人又何其有限,所以大家只要了解自己的能耐,躲在公司裡領薪水,還能照自己的步調過生活才算是厲害的成就。

 

當公司還願意僱用你付你薪水時,絕不要輕易離職,就像漫畫中的超人一樣,白天在報社當記者領薪水其實是一種偽裝,下了班後拯救世界的超人才是他真正的使命。辭職創業太冒險,邊上班邊做副業才是能賺錢存錢的秘訣,而副業最好跟自己的興趣或專業結合,等到真的做出氣候,確定能賺到的錢比上班多才能辭職,因為貿然脫離社畜身份自行創業是勝算不大的賭博

 

作者這番言論在過去的日本應該是「大逆不道」的主張,但是時代真的變了,連台灣的政府都開始允許甚至鼓勵公務員可以兼差,那麼在私人企業下班後不發展一下自己的事業,還為公司沒日沒夜的拼命,那不是太跟自己過不去了嗎?

 

就算你不想讓自己這麼累去兼差,也要利用還在領公司薪水的時候,找時間找資源投資在自己身上,因為誰知道公司哪時候會不會被別人併購,公司所從事的產業會不會被淘汰?不管你是不長進的萬年科長還是熠熠生輝的明日之星,沒有一個職位是穩定的,以前腳踏兩條船是令人瞧不起的行為,如今腳踏多條船的人才是眾人欽佩效法的對象。

 

一個觀念的翻轉,劣勢也可能變優勢

 

不過,當一個人懷抱升職希望時,往往會有把命賣給公司的決心與勇氣,無暇發展副業或其他興趣或專業,那麼一旦公司改組往往就來不及了,相反的,那些早早體認到自己升遷無望的上班族,反而能活出美好的人生。

 

是的,只要觀念一改,劣勢即成優勢,缺點立刻成為優點。

 

比如說,因為沒有光明的未來,反而能放下身段隨意嘗試各種機會,那麼不管是否能賺到大錢,至少可以賺到豐富經驗與精彩人生

 

比如說做事情不堅持沒耐性只有三分鐘熱度,這些過往是職場大忌,如今在變化迅速,環境不斷改變的時代,也許反而是生存關鍵,因為只有不斷嘗試新的事物,對任何東西都願意試著去接觸,才會是當今最夯的跨界整合者。

 

比如說,年齡愈大,冒險的意志力不再,記憶力減退,也許都是好事,因為不敢冒險,也代表我們更能深思熟慮不會孤注一擲而下場悽慘;記憶力變差讓我們忘了痛苦的往事,活得更快樂;體力不好也會讓我們找到更有效率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接受現況的一切,才能從中找到新的機會。如果連在公司是個可有可無,沒有升遷,沒有未來發展性的庸庸碌碌的上班族,都會是美好人生的契機,那麼面對退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生活提早準備!40歲後多方嘗試培養興趣

撰文 :麥田出版 日期:2017年11月21日
  • A
  • A
  • A

退休之後如果只是為了「不能不做點什麼」而焦急地找一件事學習,理所當然地無法從中感到快樂,因為你從一開始只是將興趣的養成當作一種義務。

文/成毛真

 

退休後才開始的興趣,沒有什麼像樣的

 

現在沒時間,我打算等退休後再慢慢享受興趣。」我看過不少說這種話的上班族。但我建議你務必觀察自己的父母以及和他們相同世代的人的生活,其中究竟有多少埋頭於興趣的男性。

 

相較之下,女性在享受生活這方面更為拿手,許多人一等到孩子長大就開始學東學西,藉由學習既可以和朋友經常碰面,還能和朋友一起出去旅行。即使丈夫退休後變成黏在鞋底甩也甩不掉的潮濕落葉,妻子還是能生氣勃勃地到處自由走動的家庭也變多了。

 

其實退休後開始上料理、舞蹈或繪畫教室的男性也不少,但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他們的樣子很寂寞。

 

以退休後男性為主要族群的才藝教室聚集了差不多年紀的人,所以退休後的男性很容易踏入,但他們仍無法承受太大的刺激,與其他同學之間的交流大概也只限於上班時期的回憶或家人之間的話題吧。藉由互相談論自己過去的豐功偉業而得到的療癒相當短暫,最後也可能因為期待過高,開始連帶地對上課失去興趣。

 

如果不以「自我品牌的擁有者」取勝,當頭銜卸下也就不再留下什麼了。這種情況之下,無論擁有什麼興趣都無法擴大交流。為了不陷入此困境,要趁早確保卸下全部頭銜的自己所能生存的地方。

 

男性尤其難以應付以隱私作為話題的交流,往往容易拿工作當擋箭牌。不過,任何事都需要適應期,只要習慣了公司之外的交流方式,退休後也不會感到如此困擾了。若不盡早習慣,難保不會發生在里民會上,不小心要求其他女性替自己倒茶的失態行為。

 

我說的絕對不是玩笑話,退休後仍不改變其行為舉止的人,容易有這種傾向。到才藝教室不到幾個月,開始呈現覺得自己仍是領袖的舉止,對和自己一樣是初學者的人下指導棋,這種倚老賣老的態度令其他人想遠離你,結果自己也無法持續下去。

 

在公司幾十年之間,已經滲透至全身的習慣和舉止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改變,所以得在此之前訓練自己跟上社會的節奏。一旦踏出公司,自己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大叔,只要對這點有所自覺,也就不至於會在學習才藝的場合中擺出高姿態了。上班族們都應該盡早找到讓自己覺醒的立足之地。

 

邁入中年後別人給予自己指導的機會也隨之減少,因此也容易失去謙虛及柔軟的態度,結果成了所謂倚老賣老的頑固老頭。學習一件事和年齡、上不上手無關,每個人都是學生之一。如果能保有這種謙遜的態度,無論在公司或家庭之間都能產生良好的溝通。

 

退休之後如果只是為了「不能不做點什麼」而焦急地找一件事學習,理所當然地無法從中感到快樂,因為你從一開始只是將興趣的養成當作一種義務。

 

不與人交流,靠自學學習水彩或油畫,然後悠閒在公園寫生的生活也很充實。我在公園散步時,若看到正在寫生的人也會靠過去瞧瞧,結果才知道業餘畫家的水準之高。重點就在要讓自己處於能打從心底快樂的地方。當興趣變成責任,就無法感受到人生真正的樂趣了。

 

中年人做任何事都三分鐘熱度也沒關係

 

已經明白興趣的重要性,但卻煩惱著不知道該做什麼好的人,只能一個接一個嘗試看看。

 

我出社會後挑戰過各種休閒興趣,例如,騎馬、水肺潛水、遊艇等,直到現在仍有持續的興趣大概是打高爾夫球和欣賞歌舞伎表演。另外,與其說看書是興趣,不如說是因為「不看書就活不下去」的文字中毒更為貼切。

 

不管是體力能否負荷、適不適合自己等,總之對任何事都先嘗試體驗之後再說。面對任何事都不能沒試過就放棄,「還沒做就認為自己不行」和「做過後才判斷自己不行」之間完全不同,除非像高空彈跳或高空跳傘,大部分的興趣都不太有生命危險。

 

如果無法樂在其中也就沒有持續的意義,所以即便三分鐘熱度也沒關係。總之只要過了四十歲,對任何事都挑戰過後再做決定就好。

 

只有一個重點要把握:選擇好的老師。

 

在武道的世界中有這麼一句話,「與其練習三年,不如花三年尋找好的老師。」同樣是興趣,根據老師的教法不同,學生也會有程度上的差異。我自己也曾有深刻的體驗,剛開始學打高爾夫球時,因為範本不佳,腳拐了一下遭受不少苦難。但遇見現在的高爾夫球老師之後,我就像換了一個人般的大幅進步。

 

例如,上陶藝教室時會有工讀生的指導,我不是要說工讀生就做不好,但擁有陶藝技巧和會指導陶藝技巧是全然不同的技術。如果只是旅行中的體驗,由誰來教都無所謂,但如果想長久學習,就得多找幾間體驗教室,親自確認老師的技術和品質後再決定。有不少例子正是因為老師的技藝不佳而厭倦了學習。

 

而我之所以有多種興趣其來有自,因為我察覺到擁有多樣興趣,更有助於旅行過程中享受快樂。大部分的日本人即便難得到海外旅行,也只是在沙灘上躺著、逛逛名勝,沒有從事任何含有技藝的活動,連旅行的享樂方式都如此單調。

 

如果會騎馬或水肺潛水就能玩得更多,可以在澳洲廣闊的大地享受騎馬的快感;在塞班島水肺潛水時能被美麗的海景所震撼。伊豆由於海域豐饒、浮游生物多,海中光線也比較暗,如果想考取執照,我建議到塞班島,說不定金額還比國內便宜。

 

擁有興趣享受人生的方式也更多更廣,要是能和家人同享,更能少去多餘的抱怨。所以我特意讓女兒學習騎馬和水肺潛水,而且她也在小學時取得了水肺潛水的證照。所幸女兒本身的個性也不排斥這些,家族旅行時大家也都能盡情享樂。

 

儘管我覺得為了一年只去一兩次海外而學習英文是愚蠢至極的行為,但為了一年去一兩次的海外旅行而學習興趣反而是非常重要的事。我的個性很在意能不能盡情享受,不允許自己去隨便、毫無計畫的旅行。

 

然而,所謂的學習並非要認真地往專業之路前進,只要參加幾次體驗課程就足夠了。

 

有過騎馬經驗的人就知道,其實馬能在你跨上馬背的瞬間知道你的程度而有態度上的改變,即使只有幾次的騎乘經驗也會有所差異。當初學者跨上馬背,馬會將耳朵折向前,表示牠不想聽你說的話;如果是有經驗者跨上馬背,馬會將耳朵打開,表示要你跟牠溝通而不要只是一味地踢牠。類似這些小地方又更使我覺得有趣。

 

挑戰這些興趣或許還能在工作上帶來意外的好處。在商談中可以因應對方的興趣交談,和迷上圍棋的社長聊圍棋、和喜歡騎馬的業主聊與馬相關的話題等,可以聊的內容廣泛。如同才藝對自己加分,廣泛體驗興趣也能在某些時刻幫助自己。

 

 

本文選自《社畜中年:無處可逃的四十、五十歲,被工作豢養、被生活綁架的你,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自我人生》,麥田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來歲的那場大病,將他打入下流老人的殘窮餘生…

撰文 :三浦展 日期:2017年10月18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統計結果發現,年收一百萬日圓以下的男性有多達百分之十九的人「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辭去工作」。因為長期的入院、療養而打亂了人生節奏,導致收入減少。

不管多有錢,皆免不了一死,只有這點是平等的


首先,針對以下問題「你是否對將來的生活感到不安?」不意外地,資產愈少的高齡者,感到不安的人也愈多(參照圖2-1)。

▲圖/時報出版提供

相對地,資產在三千萬日圓以上的高齡者,未感到不安的人數較多。

不過,進一步詢問他們具體上抱有什麼樣的不安,所有高齡者回答的順序大多都是「生病」、「失去活動能力」、「生活資金不足」、「遭遇地震、水災、火災等災害時的應變」、「配偶的照護」、「與配偶死別」(參照圖2-2)。

▲圖/時報出版提供

但是,只有「生活資金不足」這一項會隨著金融資產不同而有差距。生病、災害、照護、死別都沒有差別。可以說人對於「生老病死」的不安是沒有條件差距的。不管多有錢,最終皆免不了一死,只有這點是人人平等。

 

不管資產多寡都要花費相同醫療費的不平等現象

 

不過,若從不同金融資產族群來看,針對生活資金不足這項因素,資產兩百萬日圓以下者有百分之六十六的人感到不安,資產一千萬到兩千萬日圓者當中有百分之三十八,資產三千萬到五千萬日圓者有百分之十八,資產在五千萬日圓以上者僅有百分之九的人會感到不安(參照圖2-3)。

▲圖/時報出版提供

另外,關於以下問題「過去一年內,總共花了多少住院費、治療費、買藥費、復健費」,則不因金融資產多寡而有不同(參照圖2-4)。也就是說,不管擁有多少資產,所花費的醫療費用都是一樣的。

也因此,生活資金不足更成為資產較少的高齡者更加不安的要因。因為如果生病,大半收入就得要花在醫藥費上頭。

▲圖/時報出版提供

正因如此,就如同前文所述,有許多高齡者都希望年收至少能再增加五十萬、一百萬日圓。

 

四十幾歲時的重大傷病是否為貧困化的原因之一

 

針對男性,探討以下因素「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必須一邊看醫生、做療養,一邊工作」、「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請一個月以上的病假」、「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辭去工作」與幸福程度之間的關係。此項探討源自於假設因為疾病而影響到收入及資產形成。

統計結果發現,有關連性的是目前的年收入。年收一百萬日圓以下的男性有多達百分之十九的人「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辭去工作」(參照圖2-5)。因為長期的入院、療養而打亂了人生節奏,導致收入減少。

▲圖/時報出版提供

但是,年收六百萬日圓以上者當中有百分之十六的人「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必須一邊看醫生、做療養,一邊工作」。果然,會成為上流者,要不就是個性較為堅強,要不則是身體本就強壯。

 

幸福老人不希望死後為家人帶來負擔

 

關於往後人生,有百分之七十一的高齡者認為「若病重,不需要勉強救治延命」,有百分之六十二的人「希望盡可能不給孩子帶來困擾」,其次有百分之五十八的人「希望辦個只邀親友的簡單葬禮」,有百分之五十四的人「不想活這麼久,希望走得突然」。

從回答比例來看幸福者與不幸者的差異,幸福老人回答「希望不給孩子帶來困擾」與「想要在家迎接死亡」的人較多(參照圖2-6)。

相反地,不幸老人當中較多回答「不想活這麼久,希望走得突然」,感覺有些厭世。

▲圖/時報出版提供

若觀察自由回答的內容,像是「輕鬆以待」、「只能聽天由命了」、「忠於自我地過生活」、「隨心所欲地活下去」、「不需要辦葬禮也不需要墳墓」、「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若能過得如意便滿足了」、「活得自然」等等,展現出這批戰後嬰兒潮出生者的價值觀。另外,也有人回答「要致力於興趣」、「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若有餘力,想去國外生活」。

 

本文選自《 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幸福老人:利用共享生活創造老後幸福》,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