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貢貢「六堆黑豬」

撰文 :吳寶春 攝影:陳弘岱 日期:2017年12月07日 分類:食尚旅遊
  • A
  • A
  • A

小時候,家裡住的是單伸手(只有廳堂與一側護龍,呈L形)的茅草房。在那個物資不豐、家裡人口又多的年代,養雞鴨與豬是很普遍的事。務農是我們家的重心,想吃點奢侈的肉類,來源有兩個:一個是自家養的雞鴨,另一個就是村裡廟會分神豬時。

 

那時候村子裡家家戶戶養母豬,養公豬的通常一、兩個村子裡只有一戶。每每母豬發情,公豬主人牽來交配時,我們這些小鬼頭都會圍觀湊熱鬧。那時候的豬除了廚餘之外,吃的東西有時候比我們還好。例如每戶都會種的地瓜,往往是葉子給豬吃,我們吃撕去外緣的菜葉梗,口感脆脆的像水蓮一樣。收成的地瓜,除了鄰居沒翻到,被我們小孩拿去焢土窯以外,都會被媽媽刨成簽,放在豬舍屋頂上曬乾,混著米飯或粥一起吃,可以吃上一整年。

 

每年我們最期待的事情,便是一年一度的廟會。那時家家戶戶都會分到一塊神豬肉,象徵著神明的庇佑,保佑闔家平安、豐衣足食。只是豬肉實在太久才能嘗到一次了,所以自小我便對豬肉充滿好感,是幸福滿足、犒賞自己的象徵。

 

 

人道飼養  有運動場、聽古典樂

 

十幾歲上台北當學徒時,每個月領到薪水的那天,我一定會跑去公司附近賣豬腳的小攤,為自己點上一份豬腳麵,那種獨自擁有的滿足感,筆墨難以形容。

 

 

六堆黑豬

台灣大學和屏東科技大學合作,由桃園種、美濃種、頂雙溪種等三個品種雜交而成;純化中的台灣本土黑豬品種,油質清亮油花與瘦肉均勻分布,香甜無腥。

 

 

去年夏天,我在簡天才師傅的餐廳吃到美味的豬肉,他告訴我,那是在屏東以人道飼養的黑豬,叫東寶豬,讓我印象深刻。幾周後,我到屏東的AKAME餐廳吃晚餐,當天菜單上的戰斧豬排也來自東寶豬。我特意問了主廚Alex為什麼選東寶豬,Alex回答我:「除了是屏東自家產的黑豬肉以外,東寶豬的肉質烹飪後香氣足又多汁,越吃會越好吃。」

 

今年九月,我抽身去了一趟東寶豬的牧場拜訪,想知道牧場主人為什麼可以把豬養得這麼好。沒想到驅車到了屏東內埔牧場所在地,真是讓我開了眼界。過去我看過的養豬場都是一個豬圈裡擠滿了豬,連轉身都難;但東寶的豬每隻都有兩坪左右的活動空間,豬圈通風、空氣中飄盪著古典音樂,甚至還有豬的運動場,讓豬隻開心地在泥圈裡玩耍,甚至玩足球。

 

 

豬養得好不好,看活動力就知道。東寶的豬看見人類走近,會開心地趨前探索,隻隻動作靈活、個性活潑,有這樣快樂的日子,運動量又夠,難怪豬肉又甜又好吃。

 

 

第三代接班  推動「六堆黑豬」保種

 

牧場主人謝旭忠從小跟著父母養黑豬,是第三代養豬人,農校畢業後原本沒有繼承父母事業的準備,但十年前一趟日本旅遊,他看見了整潔優雅的豬肉攤,讓他印象深刻,決心回家接手並徹底改革。「大家都覺得養豬是落後的產業,我想提升黑豬產業形象,把品種純化,讓年輕人也覺得賣豬肉是有前途的事業。」他大力推動「六堆黑豬」保種計畫,號召內埔同業共同成立黑毛豬產銷班第三班,大家一起養品種優化的黑豬,降低成本又提升形象,一舉數得。

 

我坐在謝旭忠以過去的舊房舍改建的門市外,紅磚綠地,令人放鬆,不時見到遊客或附近居民一邊吆喝:「老闆!買豬肉喔!」一邊走近,腦海裡突然浮出燉得油亮的豬腳冒著熱氣的畫面,突然饞了起來,等等就去吃一碗豬腳麵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舊時光寫真館

撰文 :李佳芳  日期:2017年12月07日 分類:食尚旅遊 圖檔來源:攝影:唐紹航、陳弘岱、蔡世豪
  • A
  • A
  • A

當數位攝影全面攻占,傳統相機與照相沖印店快速衰退,
對玩家來說,這是底片機的最壞年代,卻也是最好年代。
因著衰退,古典顯影技法開始受到關注,
從相機、底片到暗房交錯出的多樣玩法,儼然形成一股「底片機文化」,
誰也沒想到老傳統會借屍還魂,再次掀起時尚風潮。

Part 1 復古職人

你有多久沒有走入照相館了? 當影像變得越來越速食,照相館代表的便是拍照的最初意義,

快門按下,即是人生百年之瞬。

 

用底片復刻大正浪漫

 

實踐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的Ricor 李廣,大學期間便已闖出名號,從早期街拍到轉戰時裝人像攝影,是業界少數自學出身的時尚攝影師。

 

Ricor迷戀老物,也迷戀老相機。五年前,他受到古道具老闆陳啟樂影響,迷上日常老物飽受歲月淬鍊的殘破風格(junky style),進而研究起古董與歷史,最後無可救藥地愛上大正時期(一九一二~二六年)的傳統日本老相館,並想親手打造一家復古照相館,「萬鏡寫真館」於焉誕生。

 

 

日本取經  複製老派和洋風     

 

考據自日本老寫真館的萬鏡,融合了大量古董家具、滾筒印刷壁紙、彩繪玻璃門、木拱窗等元素,就連梳妝區的鏡台坐椅也搭配得細膩,老派和洋風格強烈,正是回應了Ricor對日本大正浪漫年代的嚮往。

 

「獨棟、邊間、大窗,是早期寫真館的必要條件。」Ricor說。當時照相多仰賴自然光,所以攝影棚必須設在採光好的二樓,才能利用大窗與紗簾來控光。

 

談起傳統攝影迷人之處,他認為老相機與老底片兩者相加,有的線條柔得像畫,有的顆粒感明顯或色偏得很有韻味,有時讓照片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照片,那種「不可預期」的效果往往令人興奮不已。

 

慎重以對  為客人留住永恆

 

開店之前,Ricor曾找到位在日本鐮倉的「星野寫真館」,在親身體驗照相館主人細膩的照相服務後,他深受老闆的敬業態度吸引,被謹慎對待每一張底片的時候,按下快門即成永恆的瞬間感動,使他決定也用這樣的心情來經營自己的寫真館。

 

 

所以客人在萬鏡,可以選擇以數位相機、傳統底片機或是8×10大型底片機入鏡,由於顯影效果各有特色,頗獲顧客支持,而Ricor也遵循了預約制度的老派作風,用慎重以對的態度為人們拍下「紀念照」,把珍貴的人生一瞬凝結在相紙裡。

 

問Ricor最喜歡用哪一種相機?他坦然地說,影響他攝影風格最深的是拍立得,從早期的Polaroid SX-70開始,拍立得相機始終令他著迷。他說:「拍立得不需要暗房,這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從頭到尾完成一張影像,可說是最具獨立精神的底片。」

 

下次有機會在萬鏡碰到Ricor的話,記得請他替你來一張拍立得,留住永恆吧!

 

 

萬鏡寫真館

地址: 台北市大安區潮州街9-1號

備註: 拍照服務請以臉書預約

 

用古董燈具展示的雙眼底片相機,營造出古典氛圍。

 

1. 專業工作者出身,葉仁傑對於品質特別要求,不僅親自檢查每台相機,買機甚至包含整理服務。

2. 葉仁傑說,數位攝影固然便利,但每張照片被處理得太過完美,反倒失去了人的味道。

 

印著家徽的西洋古董相館

 

荷包難守程度被列入「危險」等級的谷口,以日系老相機專販的特色,甫開幕便迅速竄紅,機種齊全又好入手的價格,加上集合了影棚、藝廊、咖啡等浪漫之物,簡直是老機玩家的遊樂園。

 

位於巷弄轉角的谷口写真企画室,光是櫥窗內Speed Graphic的寬幅相機便足以吸引目光,走進印有日本家徽的大門,一眼便能看見漂亮西洋古董西裝櫃內陳列的各式底片相機:Bronica、Olympus、Minolta、RICOH、Konica、Contax……,讓任何年齡層的玩家,在踏進這裡的瞬間,心情都仿若走進雜貨店的孩子,忍不住雀躍起來。

 

收藏豐  結合藝廊、咖啡店

 

這家與眾不同的寫真館,是由從事攝影工作二十多年的攝影師葉仁傑與日籍妻子Yumiko所創立,兩人以公路燈、老電影椅、檜木窗等布置,將攝影棚、相機專門店與地下室藝廊做結合,店內不僅有Wista寬幅相機提供寫真服務,角落並有駐點的手沖咖啡「老石人珈琲」。

 

對玩家而言,這裡滿足了各種妄念,好拍、好買又有好喝,就算待上一天也沒問題。回想起年輕時,自己總愛到相機街賞櫥窗,對著鎖在櫃裡的高貴名機,只能投以欣羨的目光。「開這家店也算是圓夢了吧!」葉仁傑說。

 

門檻低  二千元相機即入手

 

店裡的品項著重於好入手的款式,價格從兩千至萬元不等,盡可能降低年輕玩家的門檻。葉仁傑選機標準嚴格近乎龜毛,首先講究鏡頭乾淨度,再來講究配件完整度,其次像是Konica C35這種擁有很多版本的機款(例如V、E&L、黑機等),也不辭勞苦從日本統統帶回來,「些微的差異在哪裡?我就是想玩玩看!」

 

在這裡可以發現日本名設計師坂井直樹操刀的Olympus O-Product 限量版傻瓜相機、一九五四年的Agfa silette original、五九年的Fujica 35-SE,連絕版的Chinon Bellami也附盒裝與說明書,完整程度連專業藏家也佩服。

 

葉仁傑分享自己收藏的老廣告中,有一張音樂家坂本龍一為富士代言,上頭一句強而有力的文案「No Photo, No Life」,令他深有感觸,「拍照是讓記憶實體化的行為。」

 

一張影像勝過千言萬語,是描述回憶的最好方法。

 

寫真館內有一間「店中店」的老石人珈琲。

 

谷口写真企画室

地址: 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五段150巷401弄4號

電話:0988-265-221

 

 

1. 小張認為「底片給人一種期待的感覺」,從光圈、快門到沖洗的過程,不僅記錄了影像,也記錄了拍照當下的心情。

2. 藏在夾層小房間裡的暗房,勾起不少攝影人的回憶。

3. 阿富汗相機從拍攝到洗照片都在木盒裡完成,很適合拿來當成街拍的體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