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這間實驗室 讓你模擬失能者的生活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2月04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長照人員若有同理心,不但能減少照顧衝突,更能及時滿足被照顧者需要。這道理多數人認同,但怎樣養成呢?比利時、法國、英國、荷蘭都在往這方面找更好的培育方式,其中比利時有個老人護理照顧倫理尊嚴實驗室,其實就是一個模擬長照機構的訓練中心。負責人有三至五位形成核心團隊,包括資深護理師還有哲學家。

文/周傳久

 

進行方式是有意願來學習的在職工作者,包含照服員、護理師、各種治療師和機構主管等,要按著希望模擬的對象填寫生活背景和失能細項清單,然後在訓練中心到庫房領取裝備穿戴,模擬連續二十四小時生活。每兩人住一間,完全按照真實機構生活作息進行。一次四百二十歐元。原則上建議模擬被照顧過的非家人失能者,以免承擔過重。

 

為避免受傷,較重的模擬設備兩小時取下休息一下子再穿回去。如果扮演角色實在受不了可以暫時喊暫停喘息,再回到扮演角色繼續。另一方面,訓練中心安排多位護理系應屆畢業生來照顧。他們要學習自己分配和合作。一旦宣布開始,就混合照顧。學生要設法照顧這些在職多年來此學習體驗的前輩。

 

訓練不打分數,以增加專注真實性。我也以言語不通的外籍下半身癱瘓老人參加,並被分配和一位男性護理師同寢室。他來扮演失智者。因為他來自安養機構,主責失智照顧。

 


▲移位機可以讓照護者比較輕易地搬動被照護者。(圖/翻攝自Dignity in Care INTERREG 2 Seas Programme

 

在二十四小時中,我被協助洗澡,七次被用移位機吊掛,其中兩次電池沒電懸在空中。也要人備餐,凡是移動都要倚賴別人。這正是原始訓練設計的重點,不是要穿戴設備體驗老化,而是讓學習者體會一切要倚賴人的生活是怎樣的感受。並從中了解有什麼倫理問題,和到底還可以怎麼改善照顧,才能更保有客戶尊嚴。

 

護理學生很盡責,最明顯地是他們會一再徵詢我的意願和想法。甚至還想到拿手機翻譯軟體來問我要怎樣洗澡。但例行照顧完畢,他們回到辦公室或去別的被照顧者那裡,我就會感覺度日如年。這時特別理解為什麼老人需要安排活動。不一定是激烈的,可是沒有人陪是很不好的感受。

 

這二十四小時還包括外出散步。被推著往上坡走,可以聽到推我的學生一直在喘氣。可想見台灣外籍看護也是這樣辛苦。有學員模擬失智,吃飯把衛生紙沾咖啡擦桌子,而且不會用正常方式表達溝通,把學生難倒,只好喊暫停。也有的學員忽然跌倒,模擬低血壓。這裡不會故意製造不會發生的真實狀況或行為現象,而是重建以往發生過,但希望有更好改善照顧方式的現象。

 

和聽演講、考試相比 從做中學的訓練更有感

 

一般在台灣,照顧訓練主要是訓練學生,安排假病人。但這裡的學習主體不是那些負責照顧的學生,而是來體驗的在職者。在職者預備了小簿子,只要任何環節有新體悟就記下來。到第二天演習結束有長達三至四小時的反思討論會。大家還要從所有紀錄體悟重點中,挑一個回去自己機構要實踐創新改善的行動計畫。未必是大計畫,而可能是一些很細微的互動。例如問安溝通方式,或照顧順序流程調整等。所以有別於那些為進修小時數勉強來學,和單次學完就結束的在職教育。

 

我在台灣小規模實驗也有很好效果。例如失智照顧的護理師扮演失智者,由照服員擔任照顧者。護理師體會到一直被追著快點吃飯多不愉快。又如護理師表達忘記吃飯,覺得重點在忘記的挫折,但照服員並未理解這點,而把溝通導向爭論到底有沒有吃飽。

 

這種訓練法也適用於居服員。十五位照顧四十位,並有外出活動。之後扮演被照顧的人表示,體悟自己從不主動和老人說話。因為怕問候導致老人要求更多服務。還有的遇見錢包不見的問題溝通衝突;還有的感受到照顧不當導致的強烈不安全感。

 

總結來說,從做中學更有感、更專注,比坐在位子聽一整天單向投影片演講更有效。和台灣行之有年的護理客觀評量考試相比,照顧倫理尊嚴實驗室除了技術,更重視價值思維思辨和服務創新。目的在讓完全依賴別人的人,能在那種處境中享有尊嚴。而到底什麼是尊嚴?有哪些倫理衝突挑戰無法二分法的尊嚴爭議,都是學習目的。台灣是世界老化最快的社會,我們的民情和法律以及基礎學習混在一起迎接負荷越來越大的長照需求,如何找尋更有效的在職教育方式,比利時的案例很值得參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垃圾帶出來,樂趣帶回家」 如何催生一個更好的老人據點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0月25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因老人增加,台灣各地過去幾年在政府支持下產生許多關懷據點和日間照護中心。目前有供餐、訪視、打電話問候、健康促進等功能。比起沒有這些功能,我們進步了。但是幾年下來,屢次參加各地交流觀摩的過程中,除了增加據點數量之外,如何更有效地回應多元社會需求,並且永續經營而不繫於特定一、兩人支撐,中央跟地方都還有許多努力空間。

重新定位據點的價值

 

據點和日照都會邀請老人來參加活動,但如何能讓所有來參與的人各自得到樂趣?就拿很重要的音樂活動來說,不應只有卡拉OK擺一擺,還可以有許多欣賞和實作活動。有的地方還因為政府年年舉辦銀髮活力之類的比賽,花許多時間要全體配合練習表演,不無剝奪個別樂趣的疑問。北歐的經營理念則不同,他們會將這類據點當作充電的所在,讓你回家有足夠能量因應挑戰。也就是不僅得到樂趣,還有多樣社交機會。

 

如果了解老人的真實生活處境,就知道這真的很實際。有些人可能獨居,有心事或不舒服會擔心;若和老伴相處,有的已經忍耐一輩子;又或是與子女相處不得意。這些負面因子若能從據點獲得支持、抒發和轉移,都比一直困住要好。或者能將在外頭的經驗帶回家裡分享,成為垃圾帶出來,樂趣帶回家的人。

 

走向自給自足的未來

 

現在是高齡/少子社會,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社會勞動力迅速下降。所以各國都在加速拉升高齡者延長退休、延續生產力。因為不這樣做,仰賴福利的人快速增加、生產者減少,社會要怎麼平衡營運?過去多年來,高齡者少,經濟相對富裕時,據點和日照被視為社會福利產物。迄今這些地方的經費和人事,都仍以社政為主幹。但福利導向已碰到挑戰,未來勢必要能走向自給自足。

 

因居民貧困或民風等原因,許多地方政府的據點仍需仰賴中央補貼。但陸續也有多處成功發展自費服務,甚至以資源回收等方式增加經費。還有許多日照據點生產的手工產品創意一流,卻以材料費用來自補助,不宜再做買賣等想法設限,心態太過保守。展望未來,日照據點應要多多增加生產性活動,延長獨立自主的健康促進活動。

 

提供更多元的幫助與服務

 

老人需要被照顧,這個觀念反映社會友善。然而實際上60歲到75歲老人多半都還健康,即使再高齡,也還有很多人存有若干能力。應創造可行彈性機會,讓他們能伸手幫助失能的人和其他可能有需要幫助的人。在北歐,這類幫助不特定他人,而不只是幫助自己人的信念源自基督宗教。甚至在他們固定的活動裡,也常常會有報告各國需要和支援現況的會議,拓展視野、跟上時代、發揮價值,一舉數得。

 

另一方面,據點和日照對老人提供的服務也可以更多樣,以便老人來一次,就可以解決各種不同的日常生活需要。在北歐,基於這樣的理念,就有提供洗衣、做頭髮、足部預防護理、借還書等等各式各樣的服務。而提供更多樣的服務不是要老人花更多錢,而是提供更多方便和創造更多經濟活動。

 

建立更為平等多元的環境

 

我們可以從性別、族群、教育水平、生活背景等不同角度來思考。以性別來說,男性平均餘命較女性短,所以這類場所女性較多不奇怪,但過多女性類型活動,而缺少男性可以發揮的舞台就很可惜。在北歐,則是會思考提供男性管理職務,甚至發展男性角落,開發老男人專門喜歡的雜誌、手工或是共同欣賞活動等等。

 

就族群來說,雖已有不少據點和日照因應當地不同族群提供服務,往往都還是優勢族群掌握資源,甚至得到政府特色獎勵,但同一地點的其他族群卻因語言和生活方式格格不入,進而更加疏離。所以政府支持這類地方據點時,若為公共資源,就應更注意平等原則,這也才能達到政策目的。再就教育水平與生活背景而言,不可有刻版印象,但也要考慮他們的習慣,提供適性接軌的互動方式。例如高雄有個公園,許多男人一輩子習慣在此賭博;另一群人則是公教背景退休。往往資源由後者重複取得享有。但前者也是國民,就確保更多國民健康而言,也值得政府留心。

 

長照不能愈作愈「失能」

 

政府目前推動長照2.0,意思是長照十年計畫後另一個開始。實際上我們的據點日照在第一個十年從無到有,一直拓點弄得好像很熱鬧,表示有政績。現在進入另一階段,其實社會也在變化到另一階段。就人口變化、平等發展、永續經營、有效服務等角度來說,應考慮從福利導向走向自給導向,讓走得快、能做到這方向的組織機構加速交流,讓其他覺得很困難沒辦法什麼都要別人補助的看到可能。這才能讓長照不是越做越失能,而是社會更有競爭力、生存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服務人力荒 治療師其實是加班到你家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文/物理治療師邱顯傑

 

做長照的治療師是熱血?還是笨蛋?


治療師泛指物理、職能、語言及呼吸治療師,如果你沒聽過治療師,或是聽過,卻不知道治療師是什麼,那我們換成復健師,可能很多人都會說:「哦~我知道了。」

說到復健師,很多人的腦海中所浮現的,都是在醫院或診所上班的畫面,但無論是復健師還是治療師,你知道他們在長照領域中,是什麼樣的工作型態嗎?大部分治療師上班的地點是診所醫院,而一部分的治療師,如果有接觸長照業務,就會在下班以後,為案家進行「居家復健」的服務。

其中,有些人是對長照有興趣,有些人則是為了增加收入。無論原因是什麼,都是治療師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來服務個案。一位個案的服務時間,從開始到結束是50分鐘,這還不包含寒暄,以及結束時的總結回饋,當然,更不包含交通跟服務紀錄的撰寫了。

有人和我說過,居家復健是要有「熱血」的治療師才願意做的工作。

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因為居家到宅的服務不比醫院,光是交通就是一大問題。都會區停車不易,騎機車代步難免風吹日曬雨淋。除此之外,還一定要幫自己多保幾個醫療意外險,畢竟機車都是人包鐵,難免摔車受傷;而且郊區的路途遙遠,有時光是車程就遠遠超過了服務時間。

你覺得小題大作嗎?坦白說,我還聽過偏鄉的治療師,在往返案家的途中,遇過土石流險些喪命的。想想,前往治療的路上竟是如此坎坷崎嶇,沒有滿腔熱血和服務的心,要怎麼做得下去呢?

 

未來長照2.0,更大的服務範圍,治療師的人力夠嗎?

 

個人淺見,中央的數據顯然沒有掌握實情,一個兼職的治療師,下班抓空檔做居家復健,但這樣的一個人,中央竟然把他算成一個人力,這樣的兼職形態,或許連半個人力都算不上!

長照專業不比醫院簡單,並不是把醫院復健那套,直接搬到個案家中就能立刻使用,對於居家復健而言,常常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專業的養成,真的很需要時間與經驗的累積。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而近日勞動意識的抬頭,醫護過勞的議題雖然一再被討論,但這群兼職做長照的治療師,他們的過長工時,是沒有被看見的,白天上班,合法八小時;但下班兼差……交通時間、服務時間,加上報告撰寫,少說2個小時,但因為是承攬業務,所以沒人看得到,也沒人管。

然而這樣一來,居家的失能老人需要接受的,是已經上了八小時班的治療師為他們服務,而不是一位在合理工時內、且精力充沛的治療師。

一個過勞的治療師執行業務,一兩天或許不會如何,但長久下來,誰能保證不會出問題!專業表現,也可能因此被打折扣。

長照人力到底足不足?只能說,如果家中有治療師來服務,請多包容他們臉上的疲憊啊!多給他們一些鼓勵,治療師的熱血不該被耗盡,也才能持續給予有品質的居家服務。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請見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良好醫病關係雙方有責 角色扮演培養同理心

撰文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日期:2017年10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建議可透過「角色扮演」遊戲訓練醫療人員培養同理心,修正醫師的表達與溝通技巧,在實務上也較能站在家屬的立場思考。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台灣近5年進入醫審會鑑定的醫療糾紛,每年約有500件上下,顯示台灣醫病關係緊繃。有些重大病症,本來就存在治療的風險,怎麼建立良好的醫病關係,台灣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林姓女童4年前出生時,缺少雙手且只有一條腿,父母親認為,懷孕時明明已經做了15次的產檢,醫院怎麼沒發現胎兒有缺陷,因此提告婦產科求償770萬。

過去也曾有一位手術接受全身麻醉的病人,因麻醉疏失,術後未醒變成植物人,臥床15年後去世。家屬陸續打了兩回官司求償,最高法院判決醫院須賠償9年醫療看護等相關費用2300萬元,後再判決追加5年費用1050萬元,另加法定年息5%,總金額高達4545萬元,全案定讞,創下司法醫療糾紛最高紀錄。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台灣近5年進入醫審會鑑定的醫療糾紛,每年約有500件上下,顯示台灣醫病關係緊繃。醫學界認為,現在有太多的民眾覺得,只要進到醫院,醫師就必須讓病患平安康復,卻沒想到有些重大病症,本來就存在治療的風險,怎麼建立良好的醫病關係,台灣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陳永綺醫師表示,雖然身為醫師每天要面對許多病患,但直到自己的父親生了重病,需要與醫師溝通治療方式時,才真正體會到家屬的心,因此認為醫生除了醫術之外,也應培養醫師的「爭議調解」專業能力。

「換一個位置就換一個腦袋」,建議可透過「角色扮演」遊戲訓練醫療人員培養同理心,修正醫師的表達與溝通技巧,在實務上也較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

陳永綺強調,不是糾紛發生了才開始發揮同理心,而是要先預防,才能減少醫病糾紛發生的機率,從掛號和進診間的那一刻開始,護士、醫生的態度就能決定醫病關係。

 
係不論對於醫方還是家屬,皆是需要正視的問題。危機即是轉機,只要適當溝通,病人不予取予求,醫院也不要固守己見、激化對立,便有機會修復醫病關係。
 
建議醫病雙方皆要互相傾聽、交流,緩解雙方焦躁情緒,讓病人家屬能走出陰霾,不再埋怨醫院,醫院也可就問題點尋求改進之道,找出雙方平衡,並促進醫病關係正向循環。
 
(更多相關內容,盡在《醫病大和解!:一起走出醫療糾紛的迷宮、重建醫病信任關係》,方舟文化出版)  
 
【本文經《健康傳媒》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熱門文章

臺日長照經驗交流 柯文哲:人才留用最重要

撰文 :廖元鈴、龔雋幃 日期:2017年09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台灣正以全球最快的速度迎接超高齡社會的到來,台灣的老年人口在2025年,便超過人口總數的20%,為探討長者活得更健康、快樂的方法,今周刊今(28)日舉辦「臺日交流 幸福熟齡論壇」,特別邀請日本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來台交流,分享尾道市每3人就有1位老人的照護經驗。台北市市長柯文哲開場則是以北市推動的「石頭湯計畫」,分享推動老人共餐如何「做實驗」。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幸福熟齡論壇中表示,對於人口快速老化,台灣能做好準備的時間很短,以台北市為例,失能失智的人口就有8萬8千人。而目前照顧失能失智老人的主要人力,仍是仰賴外籍移工,他直言:「有23萬名外勞都在照顧這些老人,還不加跑掉的5萬外勞人數」,如果能設計一個新制度,能取代這將近28萬外勞,對於台灣不僅減少上億元的外匯流失、還能有效降低失業率。

柯P重砍重陽敬老金 年省7億讓北市做好準備

為了讓台北市做好迎接超高齡社會的趨勢,他一上任就砍去重陽敬老金,他笑言:「這個政策讓我一口氣掉了15%民調,一般政治人物誰敢繼續做下去。」但他表示全台灣一年的重陽敬老津貼就花費60億,如果能把這些錢省下來,老人照護系統肯定做得起來,因此台北市開始逐步推動「石頭湯計畫」。

北市現正推動的「石頭湯計畫」包含325個老人共餐據點、17個日間照顧中心,其中以老人共餐為例,「老人來用餐我就補助你40元,這個目的是要讓這些老人願意長期來共餐」,柯P表示:「新藥上市需要實驗,新制度上路當然也要做實驗」 ,這個共餐只是個據點,重要的是要在這個老人共餐據點中,加入各式實驗,像是開始指導這些老人家怎麼使用3C、一起唱卡拉ok,甚至是行動醫療車直接到老人共餐聚點,讓這些老人家可以做體檢、施打疫苗,其中疫苗是最便宜有效的方式來防範疾病。

老人照護需建立商業模式 柯P:「人才是最重要的」

目前石頭湯計畫仍在實驗中,被問到對於老人照護的想法,柯P坦言:「我也沒有答案,因為現在還在做實驗」,但柯文哲認為台灣未來4年內,對於照顧失能失智的老人,必須要想出新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台灣沒辦法只仰賴這些外籍勞工來照顧」,因此對於制度的建立,柯P認為「人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正推動居家照護員不再「按件計酬」,而是以月薪的方式,讓更多人才願意駐足。


尾道市市長在場分享尾道市的老人照護經驗(圖/劉咸昌)

 

讓長者在最熟悉的環境老化! 尾道市打造「聯合照護系統」

廣島縣尾道市目前有14萬人口,其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數高達34.7%,面對高度老化的狀況,平谷市長指出,政府的負擔只會愈來愈大,所以一定要和全體市民一起努力。結合醫療、照護與社福,尾道市目前已建構起「區域聯合照護系統」。針對每位的市民的需求,尾道市的照管專員會為每位長者找到最合適的服務,整合提供居家照護與機構照護的支援,讓每位長輩在熟悉的環境中接受照護,也讓每位長者都能擁有更合適、更舒服的照護。

尾道市市長也表示,未來的世代,對於高齡的定義只會越來越向上,以後可能90歲才稱為超高齡,社會的勞動結構也會完全不同,為了有正面的循環,尾道市目前也推動鼓勵生產的政策,一方面降低少子化的衝擊與影響、另一方面也讓社會做好迎接高齡化社會的準備,讓社會人口能有友善、正向的循環。


今周刊社長梁永煌:「少子化加高齡化,是台灣的超級國安危機」

今周刊社長梁永煌指出,如果少子化是國安危機,那再加上高齡化就是「超級國安危機」。台灣面對嚴重老化的狀況,準備仍有不足。不過台灣將要面對的路,其實日本都已經走過了。因此今周刊這次也特別邀請平谷市長來分享尾道市創新的作法。「長青要長,長照要短」,梁永煌也引用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的說法,指出面對超高齡社會,最好的長照就是沒有長照,如何能在高齡化社會的未來活的更幸福、更快樂,上從中央政府,下至區、鄰、里,乃至企業與家庭,這是需要我們所有人一同努力的目標。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