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傳瑞士時間銀行背後 反映台灣欽羨又無奈的心態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1月15日
  • A
  • A
  • A

近來台灣許多人瘋傳瑞士人力時間銀行的故事。瑞士銀行很有名,但這裡講的不是錢,而是在年輕或年老還健康的時候去照顧人,以後自己不行了,也可因自己累積的時數,得到後輩的接手照顧。

文/周傳久

 

台灣一向喜歡向外打探、追求夢想。從遺憾現今不是荷蘭繼續統治,到這篇瑞士故事,都像是在期待某種更好的「未來」。十年前,台灣弘道老人基金會也在日本打聽到類似的制度,進而想要模仿複製。不論這有點預積功德的意味,或可將其看成學習彼此善待;但這不能和志願服務混為一談,或可說成「期約照顧」。

 

然而,你做在別人身上,你期望別人完全一樣的回饋給你,這背後有怎樣的條件?在台灣可行否?或許從以下的討論可以更深入思考,而不是只停在能不能複製這樣簡單。

 

雖然台灣沒幾個人親眼見過瑞士人力時間銀行運作,但就國情來看,姑不論社會貧富,至少得在國民有穩定素質和互信以及重視承諾的社會

 

我在瑞士時,當地人說,房子價值看你鄰居是誰。而且公寓公約規定,夜間十點以後不可洗澡,甚至不可沖馬桶,以免噪音吵到鄰居。傍晚後也不可倒垃圾,以免聲音氣味干擾他人。所有停在社區停車場的車,車頭都必須朝向牆壁,避免車尾的排氣管把牆壁弄髒。人人要遵守,你不遵守,馬上有人問你是新來的嗎?

 

相較於充滿公民素養的瑞士,今早我在高雄大街走路,有人自家施工,幾輛車把人行道全堵住佔滿,行人無法順利通行,只好繞出去走很危險的大馬路。之所以要強佔人行道,是因停在馬路上,但不在車格內的話,很容易被開單。若停到人行道,既不擋車流,開單的風險也低。這是大學教育遠比瑞士普及的台灣時常發生的行為現象與生活態度。

 

時間銀行仰賴一個重視承諾的社會。如同比這制度更早,德國和瑞士對一生服務的修女或執事(新教的社會醫療等服務人員),也承諾他們,即便老朽,也必不離不棄。前年我在德國就曾住在讓這些修女、執事終老的地方,所以這不是全新的想法,在一心追求終於上帝的體系中,早有這種做法。然而那些服務人員也不是因這項「福利」才投入服務,因為依照聖經教導,無條件的愛別人,乃是自己生命改變後的生活風格;讓他們安心終老,則是後輩展現學習上帝之愛的行動。

 

台灣人拼命瘋傳這則瑞士故事,既是欽羨夢想,也是替代對於現實痛苦的無奈。其實,不必對現實無奈,因為只要有意願行動,凡事皆可改善。若只有無奈,又枯等別人改變,甚至不接受改變,那就是我們自己的態度出問題。但我們得思考心中對愛不能有階級,更不能把照顧人看為骯髒行業。

 

即使知道瑞士人力銀行有文化條件,但我們仍應保持開放態度,鼓勵台灣誰想試試就做。因為做中學,可以找到我們的機會和作法。不然仍只是反映我們愛旁觀又愛期待,認為什麼都是政府和別人責任的慣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應徵志工被打槍 71歲的他划出不老的氣魄

撰文 :龔雋幃 日期:2017年11月08日
  • A
  • A
  • A

說話帶點粵語口音,是十歲以前因內戰逃難香港的痕跡。聊到起勁時,只見那比一般人還要「粗勇」兩、三倍的手臂來回不斷比劃著。無怪乎首次下水划舟,就成了返航灘岸的第一人。談起參與不老水手這三、四年來的感想,今年已經71歲的林槐生大哥,眼中閃耀著炙熱的光,就像是聊起散佚的親人終於重逢,有好多的夢要一起完成。但在遇上蘇帆海洋文化基金會之前,他永遠忘不了那次被拒絕的經驗。

60歲那年,槐生大哥雖赴中國經商、從事高山事業已逾20年,但總還是想回到自己生長的地方。一來自認年齡到了,應該休息了;二來也覺得該是多為自己想想的時候,不應成天都只為事業操煩。那年生日,他獨自一人走進山裡,遠離都市的喧鬧,靜靜思索到底回台灣做什麼?

 

和家人討論之後,槐生大哥心想做志工或許是個不錯的選項。便向台灣各地的志工組織詢問,沒想到丁點回應都無。其中有個組織正在徵求到海外高山服務的志工,槐生大哥自認體力和經歷完全符合,卻始終都未接獲通知。

 

槐生大哥不死心,撥了通電話去問,「我可不可以去做?我履歷都寄過去了。」電話那頭,先是冷冷地問說哪一位,接著才表示已經看過履歷,隨即沉默不語。他立刻補上一句,「我體力還可以,我自認還可以!」對方才又說,「聽你的聲音好像很年輕,可是你60幾歲喔…我再幫你安排看看。」無消無息。

 

「我就知道不行了,被打槍嘛,60幾歲沒有人要我。」談起這次碰壁的經驗,槐生大哥仍舊非常沮喪。蘇帆公共事務長王梅在旁直言,「這就是高齡歧視嘛!」容或是百般無奈,槐生大哥也只能灰心地回到大陸繼續生活工作。

 

直到2015年返台時,槐生大哥碰巧在民視看到「不老船奇」的廣告跑馬燈,「不老水手,歡迎報名來台東玩」。當下沒有多想,馬上把電話抄起來報名。問他那股報名的衝動哪來的?槐生大哥說了三個理由,一來覺得台灣還是蠻「先進」的,居然會舉辦這種公益性質的高齡活動;二來雖是從小在台東長大,卻因過去海岸「戒嚴」,從來沒有去海邊玩過,遑論划船出海;第三則是一種直覺,「我是不是可以在不老水手這邊,找到適合我去做的事情?至少這個活動叫做『不老』,說不定我可以在這裡幫忙老人家!」

 


▲即使已經年過花甲,槐生大哥的漢草還是很好。(圖/蘇帆海洋文化基金會提供)

 

對槐生大哥來說,海,既是神秘又是恐懼。他還記得小時候媽媽都會恐嚇他,「算命說你會淹死」,因此不准他走近海邊,長大之後,就連踏進游泳池他都會怕。因此槐生大哥全家老小通通反對他參加海上活動,勸說他都這把年紀了,參加這個太危險。可是槐生大哥仍舊決心把握這次挑戰自我的機會。

 

沒想到經過蘇帆創辦人蘇達貞教授專業的指導,槐生大哥如今已是全心投入大海的懷抱,甚至還成為了不老水手國際活動有限公司的代表人。回到中國之後,問遍他的朋友們,更是沒有任何人有在海上划獨木舟的經驗,這讓他能很驕傲地說,「我完成了一件別人都沒有做過的事情。」

 

享受不斷湧升的腎上腺素之餘,槐生大哥認為,年紀到了,最重要的是讓自己覺得有價值、是被需要的,「成就自己很快樂,但若能成就別人那就是快樂一千倍」。會留下來積極參與不老水手的活動,想跟蘇老師一起划船環遊世界,享受那種瘋狂刺激的冒險感是其一;但更重要的是,參與在實踐親海教育、推廣高齡活動的過程中,槐生大哥找到了自己人生下半場的「戰鬥位置」。今年五月,槐生大哥也參與了不老水手竹筏往返日本與那國島的壯舉,明年他們還要遠征美國的龍舟賽,繼續朝向2020年划船環遊世界的目標邁進。

 

槐生大哥認為,人就算了老了,也不要造成子女、社會與國家的負擔。維持身體健康,便是最好的方式。他現在只要有空,都會去健身房做運動,每次至少都是待上兩到三個小時。採訪當天下午,他還與慈濟大學聽講的學生比拚伏地挺身,一做就是50下!最後兩人說好,才以「平手」收場。講到激動處,不斷顫動的手才稍稍顯露出不老水手真的已經超過70歲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垃圾帶出來,樂趣帶回家」 如何催生一個更好的老人據點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0月25日
  • A
  • A
  • A

因老人增加,台灣各地過去幾年在政府支持下產生許多關懷據點和日間照護中心。目前有供餐、訪視、打電話問候、健康促進等功能。比起沒有這些功能,我們進步了。但是幾年下來,屢次參加各地交流觀摩的過程中,除了增加據點數量之外,如何更有效地回應多元社會需求,並且永續經營而不繫於特定一、兩人支撐,中央跟地方都還有許多努力空間。

重新定位據點的價值

 

據點和日照都會邀請老人來參加活動,但如何能讓所有來參與的人各自得到樂趣?就拿很重要的音樂活動來說,不應只有卡拉OK擺一擺,還可以有許多欣賞和實作活動。有的地方還因為政府年年舉辦銀髮活力之類的比賽,花許多時間要全體配合練習表演,不無剝奪個別樂趣的疑問。北歐的經營理念則不同,他們會將這類據點當作充電的所在,讓你回家有足夠能量因應挑戰。也就是不僅得到樂趣,還有多樣社交機會。

 

如果了解老人的真實生活處境,就知道這真的很實際。有些人可能獨居,有心事或不舒服會擔心;若和老伴相處,有的已經忍耐一輩子;又或是與子女相處不得意。這些負面因子若能從據點獲得支持、抒發和轉移,都比一直困住要好。或者能將在外頭的經驗帶回家裡分享,成為垃圾帶出來,樂趣帶回家的人。

 

走向自給自足的未來

 

現在是高齡/少子社會,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社會勞動力迅速下降。所以各國都在加速拉升高齡者延長退休、延續生產力。因為不這樣做,仰賴福利的人快速增加、生產者減少,社會要怎麼平衡營運?過去多年來,高齡者少,經濟相對富裕時,據點和日照被視為社會福利產物。迄今這些地方的經費和人事,都仍以社政為主幹。但福利導向已碰到挑戰,未來勢必要能走向自給自足。

 

因居民貧困或民風等原因,許多地方政府的據點仍需仰賴中央補貼。但陸續也有多處成功發展自費服務,甚至以資源回收等方式增加經費。還有許多日照據點生產的手工產品創意一流,卻以材料費用來自補助,不宜再做買賣等想法設限,心態太過保守。展望未來,日照據點應要多多增加生產性活動,延長獨立自主的健康促進活動。

 

提供更多元的幫助與服務

 

老人需要被照顧,這個觀念反映社會友善。然而實際上60歲到75歲老人多半都還健康,即使再高齡,也還有很多人存有若干能力。應創造可行彈性機會,讓他們能伸手幫助失能的人和其他可能有需要幫助的人。在北歐,這類幫助不特定他人,而不只是幫助自己人的信念源自基督宗教。甚至在他們固定的活動裡,也常常會有報告各國需要和支援現況的會議,拓展視野、跟上時代、發揮價值,一舉數得。

 

另一方面,據點和日照對老人提供的服務也可以更多樣,以便老人來一次,就可以解決各種不同的日常生活需要。在北歐,基於這樣的理念,就有提供洗衣、做頭髮、足部預防護理、借還書等等各式各樣的服務。而提供更多樣的服務不是要老人花更多錢,而是提供更多方便和創造更多經濟活動。

 

建立更為平等多元的環境

 

我們可以從性別、族群、教育水平、生活背景等不同角度來思考。以性別來說,男性平均餘命較女性短,所以這類場所女性較多不奇怪,但過多女性類型活動,而缺少男性可以發揮的舞台就很可惜。在北歐,則是會思考提供男性管理職務,甚至發展男性角落,開發老男人專門喜歡的雜誌、手工或是共同欣賞活動等等。

 

就族群來說,雖已有不少據點和日照因應當地不同族群提供服務,往往都還是優勢族群掌握資源,甚至得到政府特色獎勵,但同一地點的其他族群卻因語言和生活方式格格不入,進而更加疏離。所以政府支持這類地方據點時,若為公共資源,就應更注意平等原則,這也才能達到政策目的。再就教育水平與生活背景而言,不可有刻版印象,但也要考慮他們的習慣,提供適性接軌的互動方式。例如高雄有個公園,許多男人一輩子習慣在此賭博;另一群人則是公教背景退休。往往資源由後者重複取得享有。但前者也是國民,就確保更多國民健康而言,也值得政府留心。

 

長照不能愈作愈「失能」

 

政府目前推動長照2.0,意思是長照十年計畫後另一個開始。實際上我們的據點日照在第一個十年從無到有,一直拓點弄得好像很熱鬧,表示有政績。現在進入另一階段,其實社會也在變化到另一階段。就人口變化、平等發展、永續經營、有效服務等角度來說,應考慮從福利導向走向自給導向,讓走得快、能做到這方向的組織機構加速交流,讓其他覺得很困難沒辦法什麼都要別人補助的看到可能。這才能讓長照不是越做越失能,而是社會更有競爭力、生存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