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帶出來,樂趣帶回家」 如何催生一個更好的老人據點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0月25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因老人增加,台灣各地過去幾年在政府支持下產生許多關懷據點和日間照護中心。目前有供餐、訪視、打電話問候、健康促進等功能。比起沒有這些功能,我們進步了。但是幾年下來,屢次參加各地交流觀摩的過程中,除了增加據點數量之外,如何更有效地回應多元社會需求,並且永續經營而不繫於特定一、兩人支撐,中央跟地方都還有許多努力空間。

重新定位據點的價值

 

據點和日照都會邀請老人來參加活動,但如何能讓所有來參與的人各自得到樂趣?就拿很重要的音樂活動來說,不應只有卡拉OK擺一擺,還可以有許多欣賞和實作活動。有的地方還因為政府年年舉辦銀髮活力之類的比賽,花許多時間要全體配合練習表演,不無剝奪個別樂趣的疑問。北歐的經營理念則不同,他們會將這類據點當作充電的所在,讓你回家有足夠能量因應挑戰。也就是不僅得到樂趣,還有多樣社交機會。

 

如果了解老人的真實生活處境,就知道這真的很實際。有些人可能獨居,有心事或不舒服會擔心;若和老伴相處,有的已經忍耐一輩子;又或是與子女相處不得意。這些負面因子若能從據點獲得支持、抒發和轉移,都比一直困住要好。或者能將在外頭的經驗帶回家裡分享,成為垃圾帶出來,樂趣帶回家的人。

 

走向自給自足的未來

 

現在是高齡/少子社會,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社會勞動力迅速下降。所以各國都在加速拉升高齡者延長退休、延續生產力。因為不這樣做,仰賴福利的人快速增加、生產者減少,社會要怎麼平衡營運?過去多年來,高齡者少,經濟相對富裕時,據點和日照被視為社會福利產物。迄今這些地方的經費和人事,都仍以社政為主幹。但福利導向已碰到挑戰,未來勢必要能走向自給自足。

 

因居民貧困或民風等原因,許多地方政府的據點仍需仰賴中央補貼。但陸續也有多處成功發展自費服務,甚至以資源回收等方式增加經費。還有許多日照據點生產的手工產品創意一流,卻以材料費用來自補助,不宜再做買賣等想法設限,心態太過保守。展望未來,日照據點應要多多增加生產性活動,延長獨立自主的健康促進活動。

 

提供更多元的幫助與服務

 

老人需要被照顧,這個觀念反映社會友善。然而實際上60歲到75歲老人多半都還健康,即使再高齡,也還有很多人存有若干能力。應創造可行彈性機會,讓他們能伸手幫助失能的人和其他可能有需要幫助的人。在北歐,這類幫助不特定他人,而不只是幫助自己人的信念源自基督宗教。甚至在他們固定的活動裡,也常常會有報告各國需要和支援現況的會議,拓展視野、跟上時代、發揮價值,一舉數得。

 

另一方面,據點和日照對老人提供的服務也可以更多樣,以便老人來一次,就可以解決各種不同的日常生活需要。在北歐,基於這樣的理念,就有提供洗衣、做頭髮、足部預防護理、借還書等等各式各樣的服務。而提供更多樣的服務不是要老人花更多錢,而是提供更多方便和創造更多經濟活動。

 

建立更為平等多元的環境

 

我們可以從性別、族群、教育水平、生活背景等不同角度來思考。以性別來說,男性平均餘命較女性短,所以這類場所女性較多不奇怪,但過多女性類型活動,而缺少男性可以發揮的舞台就很可惜。在北歐,則是會思考提供男性管理職務,甚至發展男性角落,開發老男人專門喜歡的雜誌、手工或是共同欣賞活動等等。

 

就族群來說,雖已有不少據點和日照因應當地不同族群提供服務,往往都還是優勢族群掌握資源,甚至得到政府特色獎勵,但同一地點的其他族群卻因語言和生活方式格格不入,進而更加疏離。所以政府支持這類地方據點時,若為公共資源,就應更注意平等原則,這也才能達到政策目的。再就教育水平與生活背景而言,不可有刻版印象,但也要考慮他們的習慣,提供適性接軌的互動方式。例如高雄有個公園,許多男人一輩子習慣在此賭博;另一群人則是公教背景退休。往往資源由後者重複取得享有。但前者也是國民,就確保更多國民健康而言,也值得政府留心。

 

長照不能愈作愈「失能」

 

政府目前推動長照2.0,意思是長照十年計畫後另一個開始。實際上我們的據點日照在第一個十年從無到有,一直拓點弄得好像很熱鬧,表示有政績。現在進入另一階段,其實社會也在變化到另一階段。就人口變化、平等發展、永續經營、有效服務等角度來說,應考慮從福利導向走向自給導向,讓走得快、能做到這方向的組織機構加速交流,讓其他覺得很困難沒辦法什麼都要別人補助的看到可能。這才能讓長照不是越做越失能,而是社會更有競爭力、生存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服務人力荒 治療師其實是加班到你家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文/物理治療師邱顯傑

 

做長照的治療師是熱血?還是笨蛋?


治療師泛指物理、職能、語言及呼吸治療師,如果你沒聽過治療師,或是聽過,卻不知道治療師是什麼,那我們換成復健師,可能很多人都會說:「哦~我知道了。」

說到復健師,很多人的腦海中所浮現的,都是在醫院或診所上班的畫面,但無論是復健師還是治療師,你知道他們在長照領域中,是什麼樣的工作型態嗎?大部分治療師上班的地點是診所醫院,而一部分的治療師,如果有接觸長照業務,就會在下班以後,為案家進行「居家復健」的服務。

其中,有些人是對長照有興趣,有些人則是為了增加收入。無論原因是什麼,都是治療師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來服務個案。一位個案的服務時間,從開始到結束是50分鐘,這還不包含寒暄,以及結束時的總結回饋,當然,更不包含交通跟服務紀錄的撰寫了。

有人和我說過,居家復健是要有「熱血」的治療師才願意做的工作。

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因為居家到宅的服務不比醫院,光是交通就是一大問題。都會區停車不易,騎機車代步難免風吹日曬雨淋。除此之外,還一定要幫自己多保幾個醫療意外險,畢竟機車都是人包鐵,難免摔車受傷;而且郊區的路途遙遠,有時光是車程就遠遠超過了服務時間。

你覺得小題大作嗎?坦白說,我還聽過偏鄉的治療師,在往返案家的途中,遇過土石流險些喪命的。想想,前往治療的路上竟是如此坎坷崎嶇,沒有滿腔熱血和服務的心,要怎麼做得下去呢?

 

未來長照2.0,更大的服務範圍,治療師的人力夠嗎?

 

個人淺見,中央的數據顯然沒有掌握實情,一個兼職的治療師,下班抓空檔做居家復健,但這樣的一個人,中央竟然把他算成一個人力,這樣的兼職形態,或許連半個人力都算不上!

長照專業不比醫院簡單,並不是把醫院復健那套,直接搬到個案家中就能立刻使用,對於居家復健而言,常常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專業的養成,真的很需要時間與經驗的累積。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而近日勞動意識的抬頭,醫護過勞的議題雖然一再被討論,但這群兼職做長照的治療師,他們的過長工時,是沒有被看見的,白天上班,合法八小時;但下班兼差……交通時間、服務時間,加上報告撰寫,少說2個小時,但因為是承攬業務,所以沒人看得到,也沒人管。

然而這樣一來,居家的失能老人需要接受的,是已經上了八小時班的治療師為他們服務,而不是一位在合理工時內、且精力充沛的治療師。

一個過勞的治療師執行業務,一兩天或許不會如何,但長久下來,誰能保證不會出問題!專業表現,也可能因此被打折扣。

長照人力到底足不足?只能說,如果家中有治療師來服務,請多包容他們臉上的疲憊啊!多給他們一些鼓勵,治療師的熱血不該被耗盡,也才能持續給予有品質的居家服務。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請見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台灣少子、高齡化 你不可不知的「長照保險」

撰文 :小花平台保險+ 日期:2017年10月13日
  • A
  • A
  • A

你有多久沒跟阿公阿嬤一起吃飯、閒話家常了呢?盡量多花點時間陪伴、關心他們吧;同時,也跟著小花平台關注近來頗熱門的長期照顧(長照)議題!

國人投保率低 保費太貴是主因

台灣老年人口愈來愈多!根據內政部統計指出,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經超過14歲以下幼年人口,預估明(107)年老年人口將超過14%,正式邁入高齡社會。國發會更預估,再過不到10年時間,台灣將於115年進入「超高齡」社會,老化問題嚴重,有關長照、老人照護等議題,儼然不可忽視! 

儘管高齡化浪潮來襲,國人對於老人照護的觀念仍有待加強;一項壽險業相關調查研究數據顯示,長照險在國內推出已超過有21年之久,投保率卻不到3%,有壽險業者指出,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長照險保費相對較高,一般人等到經濟收入穩定後,才會開始檢視長照的風險並願意投保長照險。 

金管會進一步分析,在國內近60萬件長照險有效契約中,投保率最高的年齡層是40至49歲,相對經濟收入較穩定,而這項統計也與前述壽險業者觀察不謀而合:「長照險低投保率,保費偏高應是關鍵。」另一方面,有經濟能力買長照險的高資產客戶,其再次回頭購買的比例也很高。 

長照險怎麼買?挑選有3大重點 

87歲的陳爺爺原本身體還算硬朗,平時陪伴在體弱多病的陳奶奶身邊,半年前他一如往日地騎著腳踏車去市場買菜,一不小心跌倒撞到頭、傷得不輕……因為這次意外,兒女們決定僱用外傭幫忙照顧兩位老人家。以陳爺爺的例子現在台灣已是很常見的個案,經常可以在傍晚時分看到許多外傭一邊聊天、一邊推著輪椅把老人家帶到公園「曬太陽」……,讓人感到無奈又有點感傷! 

長期照顧服務法(長照法)已於今年6月3日正式上路,仍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

長期研究台灣長照法和失能、失智的專家指出,目前國內需要長照服務的老年人日益增加,但是在居家服務與社區服務項目裡,只能做到失能服務,無法兼顧到失智的部分,且外籍看護定位不明,當有需要的老年人愈來愈多時,是否必要引進更多的外籍看護?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小花平台保險顧問表示,因應台灣人口走向高齡化及少子化,長照險正躍為市場新寵,在預算有限的狀況下,考量到每一張長照險的理賠給付條件不盡相同,建議首次購買長照險的民眾,有3個挑選重點: 

首先,長照險是依據被保險人的失能和失智狀態給付,以「生理功能障礙」和「認知功能障礙」作為判定標準,其中「生理功能障礙」,包括:進食、移位、如廁、沐浴、平地行動及更衣等6項日常生活自理能力,只要有3項(含)以上符合就可理賠。另一方面,「認知功能障礙」是指被保險人持續為失智狀態,同時無法分辨包括:時間、場所或是人物,只要有2項(含)以上符合就可理賠。 

其次,長照險有所謂的「保單等待期」,又稱為「免責期」,大約在60至90天左右,也就是這段時間過後,保戶才能獲得應得的理賠給付。因此,對於保戶而言,免責期愈短,對保戶愈有利。 

第3個重點是選購長照險時,應該挑選有「豁免保費」機制的保單,一旦被保險人處於失能的狀態,即使沒有能力繳交保費同樣能延續保單效力,可以為自己與家人減輕保費負擔。 


3種長照相關險種一次比較 

長照險以定期給付方式,透過每月或是每年給付保戶一筆錢,與其相類似、目前市面上常見的定期給付長照相關險種還有依照疾病給付的「特定傷病險」和依照殘廢等級給付的「殘扶險」,下表說明3種長照險在給付項目上有何不同及各有哪些優缺點: 

 

小花平台溫馨提醒:

長照險每張保單的給付方式和給付額度各有不同,在投保前,最好先了解契約條款內容,尤其在給付與理賠條款上,不妨尋求專業人員的詳細說明,才能評估該張保單是否符合個人需求,也保障個人權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臺日長照經驗交流 柯文哲:人才留用最重要

撰文 :廖元鈴、龔雋幃 日期:2017年09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台灣正以全球最快的速度迎接超高齡社會的到來,台灣的老年人口在2025年,便超過人口總數的20%,為探討長者活得更健康、快樂的方法,今周刊今(28)日舉辦「臺日交流 幸福熟齡論壇」,特別邀請日本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來台交流,分享尾道市每3人就有1位老人的照護經驗。台北市市長柯文哲開場則是以北市推動的「石頭湯計畫」,分享推動老人共餐如何「做實驗」。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幸福熟齡論壇中表示,對於人口快速老化,台灣能做好準備的時間很短,以台北市為例,失能失智的人口就有8萬8千人。而目前照顧失能失智老人的主要人力,仍是仰賴外籍移工,他直言:「有23萬名外勞都在照顧這些老人,還不加跑掉的5萬外勞人數」,如果能設計一個新制度,能取代這將近28萬外勞,對於台灣不僅減少上億元的外匯流失、還能有效降低失業率。

柯P重砍重陽敬老金 年省7億讓北市做好準備

為了讓台北市做好迎接超高齡社會的趨勢,他一上任就砍去重陽敬老金,他笑言:「這個政策讓我一口氣掉了15%民調,一般政治人物誰敢繼續做下去。」但他表示全台灣一年的重陽敬老津貼就花費60億,如果能把這些錢省下來,老人照護系統肯定做得起來,因此台北市開始逐步推動「石頭湯計畫」。

北市現正推動的「石頭湯計畫」包含325個老人共餐據點、17個日間照顧中心,其中以老人共餐為例,「老人來用餐我就補助你40元,這個目的是要讓這些老人願意長期來共餐」,柯P表示:「新藥上市需要實驗,新制度上路當然也要做實驗」 ,這個共餐只是個據點,重要的是要在這個老人共餐據點中,加入各式實驗,像是開始指導這些老人家怎麼使用3C、一起唱卡拉ok,甚至是行動醫療車直接到老人共餐聚點,讓這些老人家可以做體檢、施打疫苗,其中疫苗是最便宜有效的方式來防範疾病。

老人照護需建立商業模式 柯P:「人才是最重要的」

目前石頭湯計畫仍在實驗中,被問到對於老人照護的想法,柯P坦言:「我也沒有答案,因為現在還在做實驗」,但柯文哲認為台灣未來4年內,對於照顧失能失智的老人,必須要想出新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台灣沒辦法只仰賴這些外籍勞工來照顧」,因此對於制度的建立,柯P認為「人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正推動居家照護員不再「按件計酬」,而是以月薪的方式,讓更多人才願意駐足。


尾道市市長在場分享尾道市的老人照護經驗(圖/劉咸昌)

 

讓長者在最熟悉的環境老化! 尾道市打造「聯合照護系統」

廣島縣尾道市目前有14萬人口,其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數高達34.7%,面對高度老化的狀況,平谷市長指出,政府的負擔只會愈來愈大,所以一定要和全體市民一起努力。結合醫療、照護與社福,尾道市目前已建構起「區域聯合照護系統」。針對每位的市民的需求,尾道市的照管專員會為每位長者找到最合適的服務,整合提供居家照護與機構照護的支援,讓每位長輩在熟悉的環境中接受照護,也讓每位長者都能擁有更合適、更舒服的照護。

尾道市市長也表示,未來的世代,對於高齡的定義只會越來越向上,以後可能90歲才稱為超高齡,社會的勞動結構也會完全不同,為了有正面的循環,尾道市目前也推動鼓勵生產的政策,一方面降低少子化的衝擊與影響、另一方面也讓社會做好迎接高齡化社會的準備,讓社會人口能有友善、正向的循環。


今周刊社長梁永煌:「少子化加高齡化,是台灣的超級國安危機」

今周刊社長梁永煌指出,如果少子化是國安危機,那再加上高齡化就是「超級國安危機」。台灣面對嚴重老化的狀況,準備仍有不足。不過台灣將要面對的路,其實日本都已經走過了。因此今周刊這次也特別邀請平谷市長來分享尾道市創新的作法。「長青要長,長照要短」,梁永煌也引用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的說法,指出面對超高齡社會,最好的長照就是沒有長照,如何能在高齡化社會的未來活的更幸福、更快樂,上從中央政府,下至區、鄰、里,乃至企業與家庭,這是需要我們所有人一同努力的目標。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