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照護難題 台日聯手提三解方

解決照護難題 台日聯手提三解方

長照財源仰賴政府預算、企業投入意願低、離職照護者苦無援助,這些是台灣照護的困境,在台日交流論壇上,日本分享經驗,談他們如何在政策、產業、醫療協力,減輕照護者重擔。

照顧失能長者,是誰的責任?

 

在日本,為了一位失能長者,政府、照護機構、醫療院所及家屬會全部動員,一同召開「照護會議」,所有人拿出自己的專業,為長者量身打造專屬的照護計畫。

 

「一百歲的佐紀子奶奶,就是因為有良好的照護計畫,讓她恢復自理的能力,還能出門上街買漂亮衣服。」九月二十八日舉行的「今周刊幸福熟齡台日交流論壇」,日本廣島縣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受邀來台分享日本照護經驗,他介紹了日本的「照護會議」制度,值得台灣參考。

 

平谷展示佐紀子奶奶的照護會議現場,當時九十六歲的佐紀子剛動完手術,以她的年紀,終身坐輪椅也不奇怪,但為了讓她能自在行走,醫師、藥師、復健師、照護管理專員、區域支援中心職員、家事幫助者甚至輔具租借負責人,總共十人齊聚醫院共商對策。

 

「不要小看這短短的三十分鐘,」平谷加強語氣,「結合所有人專業,才能對症下藥,更能減少照護資源的浪費。」復健師判斷佐紀子需要做腿部復健,照管專員便增加日照中心的使用天數,並在晨間照護以佐紀子喜愛的舞蹈增加復健樂趣與動力,一年後便成功降低照護等級,從被照護者復原到需要支援者,至今仍舊非常硬朗。

 

財務面:先確立長照財源

 

尾道市老化嚴重,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近三五%,足足高出台灣最老縣市嘉義縣一倍。然而在不依靠外籍看護之下,尾道市民對照護的滿意度高達八成,是名副其實的幸福高齡城市。

 

尾道與嘉義市為姊妹市,平谷市長在論壇前一天先抵達嘉義市,參觀照護設施,與長者製作大齡便當,講座結束後,更馬不停蹄前往台中市,與林佳龍市長會面,簽訂友好交流備忘錄,未來可望在照護人才的培育上進行合作。

 

平谷建議台灣,一定要先確立長照財源,才能有好的服務。他也坦言,若沒有長照保險,就沒有日本的照護產業。

 

台灣的長照全仰賴政府預算,從遺贈稅及健康捐籌措財源,不如長照保險來得穩定,礙於現行法律規範,提供服務的機構多半也是公益性質較高的社團。

 

 

 

政策面:支持企業加入

 

論壇的下半場,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生技組的長照產業負責會計師馮敏娟表示,「目前以基金會成立機構的模式,獲利無法分配,因此企業投入的意願較低。」她解釋,許多國外的長照設施都由上市櫃公司經營,反觀台灣,連商業模式都尚未建立。

 

行政院於八月三十一日端出「長期照顧服務機構法人條例」草案,若是通過,台灣企業就能以一般公司法人的模式投入長照事業。「草案推出後,事務所的詢問度非常高,也吸引日本長照企業的注意。」馮敏娟說,條例特別限制董事會必須有一席具有護理背景、有一席是社內員工,監督機制也十分完善。她有信心地表示,草案通過必定對台灣的長照產業有很大的幫助。

 

心態面:照護者要積極求助

 

除了政策與產業的建立外,台灣長照還有另一個問題需要解決。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台灣每年有十三萬人因為照顧失能家人而辭職。論壇的另一位講者、日本照護者Mental Care協會的會長橋中今日子就告訴所有照護者:照顧家人,你不需要努力!

 

橋中曾必須同時照顧三位失能的家人,但她始終沒有放棄工作,在最艱難的情況下,她走出憂鬱,體悟到「積極求助」才是照護的訣竅。

 

「求助並不是偷懶,」她以自己高齡九十五歲、罹患失智症的祖母為例,一開始,她也認為照顧家人是自己的責任,不忍心將祖母送到專業的機構照護,「但在我看到她的笑容時,我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她發現,在專業照護下,祖母不再像過去那樣失控暴怒,「懂得放下,積極利用照護服務,對家人來說才是最好的照護。」

 

論壇最後,她回想母親在世時說過的話,一度哽咽。

 

「那是一個除夕夜,電視正在播放照護殺人的悲劇。一位母親不堪壓力,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智障兒子。」橋中的情緒潰堤,用顫抖的聲音說:「那時,母親對我說:『怎麼可以這麼做呢?一定要愛自己的家人。』」她越說越激動,「我真心希望同樣的悲劇不會再上演,照護者一定要懂得求救!」台下的觀眾無不為之動容,包括口譯員也跟著掉淚,在熱烈的掌聲中,橋中表示,無論如何她都會持續為照護者發聲。

 

借鏡日本經驗,讓台灣看到長照的解方,然而本次講座帶給大家的,是全新的照護觀念。面臨高齡化困境,從政府到個人,我們都必須思考自己能做的,究竟是什麼?

 

橋中今日子

橋中今日子(左)的動人故事,讓許多人特地在講座後留下為她打氣。(攝影/陳弘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