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來歲的那場大病,將他打入下流老人的殘窮餘生…

撰文 :三浦展 日期:2017年10月18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統計結果發現,年收一百萬日圓以下的男性有多達百分之十九的人「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辭去工作」。因為長期的入院、療養而打亂了人生節奏,導致收入減少。

不管多有錢,皆免不了一死,只有這點是平等的


首先,針對以下問題「你是否對將來的生活感到不安?」不意外地,資產愈少的高齡者,感到不安的人也愈多(參照圖2-1)。

▲圖/時報出版提供

相對地,資產在三千萬日圓以上的高齡者,未感到不安的人數較多。

不過,進一步詢問他們具體上抱有什麼樣的不安,所有高齡者回答的順序大多都是「生病」、「失去活動能力」、「生活資金不足」、「遭遇地震、水災、火災等災害時的應變」、「配偶的照護」、「與配偶死別」(參照圖2-2)。

▲圖/時報出版提供

但是,只有「生活資金不足」這一項會隨著金融資產不同而有差距。生病、災害、照護、死別都沒有差別。可以說人對於「生老病死」的不安是沒有條件差距的。不管多有錢,最終皆免不了一死,只有這點是人人平等。

 

不管資產多寡都要花費相同醫療費的不平等現象

 

不過,若從不同金融資產族群來看,針對生活資金不足這項因素,資產兩百萬日圓以下者有百分之六十六的人感到不安,資產一千萬到兩千萬日圓者當中有百分之三十八,資產三千萬到五千萬日圓者有百分之十八,資產在五千萬日圓以上者僅有百分之九的人會感到不安(參照圖2-3)。

▲圖/時報出版提供

另外,關於以下問題「過去一年內,總共花了多少住院費、治療費、買藥費、復健費」,則不因金融資產多寡而有不同(參照圖2-4)。也就是說,不管擁有多少資產,所花費的醫療費用都是一樣的。

也因此,生活資金不足更成為資產較少的高齡者更加不安的要因。因為如果生病,大半收入就得要花在醫藥費上頭。

▲圖/時報出版提供

正因如此,就如同前文所述,有許多高齡者都希望年收至少能再增加五十萬、一百萬日圓。

 

四十幾歲時的重大傷病是否為貧困化的原因之一

 

針對男性,探討以下因素「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必須一邊看醫生、做療養,一邊工作」、「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請一個月以上的病假」、「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辭去工作」與幸福程度之間的關係。此項探討源自於假設因為疾病而影響到收入及資產形成。

統計結果發現,有關連性的是目前的年收入。年收一百萬日圓以下的男性有多達百分之十九的人「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辭去工作」(參照圖2-5)。因為長期的入院、療養而打亂了人生節奏,導致收入減少。

▲圖/時報出版提供

但是,年收六百萬日圓以上者當中有百分之十六的人「四十歲後曾因重大傷病而必須一邊看醫生、做療養,一邊工作」。果然,會成為上流者,要不就是個性較為堅強,要不則是身體本就強壯。

 

幸福老人不希望死後為家人帶來負擔

 

關於往後人生,有百分之七十一的高齡者認為「若病重,不需要勉強救治延命」,有百分之六十二的人「希望盡可能不給孩子帶來困擾」,其次有百分之五十八的人「希望辦個只邀親友的簡單葬禮」,有百分之五十四的人「不想活這麼久,希望走得突然」。

從回答比例來看幸福者與不幸者的差異,幸福老人回答「希望不給孩子帶來困擾」與「想要在家迎接死亡」的人較多(參照圖2-6)。

相反地,不幸老人當中較多回答「不想活這麼久,希望走得突然」,感覺有些厭世。

▲圖/時報出版提供

若觀察自由回答的內容,像是「輕鬆以待」、「只能聽天由命了」、「忠於自我地過生活」、「隨心所欲地活下去」、「不需要辦葬禮也不需要墳墓」、「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若能過得如意便滿足了」、「活得自然」等等,展現出這批戰後嬰兒潮出生者的價值觀。另外,也有人回答「要致力於興趣」、「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若有餘力,想去國外生活」。

 

本文選自《 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幸福老人:利用共享生活創造老後幸福》,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不當下流老人,夫妻至少要存600萬

撰文 :今周刊整理 日期:2017年06月20日
  • A
  • A
  • A

「擔心未來會成為『下流老人』嗎?」《今周刊》委託波仕特線上市調,拿這個問題,去問了分散各年齡階層的1060位民眾,結果發現:年紀愈長,愈不怕成為下流老人,青壯世代,反而對於下流的命運更加惶恐。

 

根據年金改革委員會試算,以平均投資保薪資而言,年資滿35,勞退加勞保可月領24,000元至26,000元間,雙薪家庭,夫妻均有投保的話,則有50,000元左右。換言之,台灣雖深陷薪資低度成長泥淖,但絕大多數人圖個溫飽並不成問題,更何況我們還有健保制度。

面對老後,台灣人到底怕的是什麼?

根據《下流老人》提到,老貧的五大人生地雷分別是:為了照顧家人辭去工作,導致沒有收入;自己健康出問題,增加醫療花費;子女成為啃老族;熟年離婚;遭到詐騙損失金錢又身心俱疲。

這五大地雷中,最困擾40歲至50幾歲年齡層的上班族的「照顧長年臥病在床的父母」。根據104人力銀行調查,台灣每年有高達13萬人(大多是中壯年人口)因照顧生病家人被迫離職,更有至少17萬人,因需長期照護家人而「減少工時、請假或彈性調整上班時間」。

以台灣1129萬就業人口計算,每年平均估計會有2.7%的人會踩到這顆地雷,且隨著年齡的增長,父母生病的機率愈高,也就愈有可能踩到這枚殺傷力極強的地雷。

關於這枚地雷的殺傷力,成立逾20年的家庭照護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有深刻體會,根據他們列管追蹤的案例統計,被照顧者平均需照顧期高達9.9年,每天平均照顧時間需13.6小時,負責照顧的家庭成員,更有高達2成得憂鬱症、6成5有憂鬱傾向、8成7罹患慢性精神衰弱。

「這群在家庭中最孝順乖巧的子女,下場卻往往卻悽涼!」若要降低這枚地雷的殺傷力,陳景寧建議必須回歸法律途徑:「遇到這個問題,應勇於開口與家人共同盤點被照顧者財力,與家庭成員商量分擔方式,一旦達成共識,切記做成書面文件,而且至少每半年或一年更新一次。」

除了提早因應父母老病的狀況外,面對自己未來的老病可能,也應利用退休前做好準備。據統計,台灣65歲以上,失能人數達49萬人,其中重度失能者達60,000人(指進食與如廁需他人協助),佔65歲人口數分別為16.7%與2%。就是你踩到「老病地雷」,造成老後財務風雲變色的機率。

《錢難賺,保險別亂買》一書作者朱國鳳指出,中風與失智所導致的失能是最常見的兩種老病情況,如果是中風與失智,醫療險、癌症險、意外險反而派不上用場,最能派上用場則以殘扶險、殘廢險及長照險。長照險因保費較貴,政府長照險政策也正在擬定之中,建議預算有限者,以前兩張保單為優先考量。

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人愈活愈久是不爭的事實,問題是,很多人雖更長壽,錢卻無法長壽,反而隨著年齡愈花愈薄,這是日本即使擁有高儲蓄率,卻仍集體陷入下流老人恐慌的原因之一。

相對其他先進國家,日本是投資理財最保守的國家之一。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指出,日本家庭金融資產高達77%放在定存與保險,寧願把錢像是用鹽巴「醃起來」,存在利率僅有0.3%的銀行裡,也不敢拿來投資活化。而在台灣,青壯世代之所以恐老貧,其實也與「日本理財病」有高度關係。

《今周刊》多次的調查顯示,台灣青壯年世代投資理財主要以定存為主,儲蓄險其次,投資基金與股票的比重,遠低於50歲至60歲世代。然而,台灣股市現金股息平均殖利率高達4.5%,高居全球第3,在這片投資沃土上,外資勤於耕耘,本國青壯世代卻疏於播種,殊為可惜。

「戒掉日本理財病」,讓錢活起來,就是在遠離「下流老人」命運之後,進一步預約「上流老後」的關鍵功課。這門功課怎麼做?
 
現年44歲,目前在私立大學擔任兼任老師Jim所設計出的「金字塔退休理財戰略」計算,金字塔分成三層,最底層為「基本生活層」,滿足夫妻倆退休基本開銷為每年40萬元,若夫妻兩人皆領有勞保、勞退年金,退休金即可支應這一層的需求。第二層為「寬裕生活層」,每年預算20萬元,每周可以上餐廳吃飯、每月來一場國內小旅行,為達到這個目標,在退休前要為這一層存到四百萬元。第三層為「夢想生活層」可用於國外旅遊或公益用途。這部分需要額外準備兩百萬元。夫妻倆為了打敗老貧生活,只要在退休前合力存6至8百萬元,就可過上流老後生活。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