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輩的秘密基地:一起來學電腦吧!

撰文 :王柔婷 日期:2017年10月19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65歲學電腦,80歲開班授課,人稱資訊爺爺的張望豪,不只會拍片、剪片,就連line上的長輩貼圖也出自他手…。張望豪說,學電腦豐富了他的人生,也讓他有機會將這個技能奉獻給社會!

如果你在網路上搜尋「長輩圖」、「資訊爺爺」這兩個關鍵字,應該很快就會看到張望豪的名字。今年87歲的他,因為製作「line長輩貼圖」人氣大增,但張望豪私下透露,line貼圖對爺爺奶奶來說太簡單了, 他們更喜歡學剪片、修圖更有挑戰的軟體。

華航退休後 開始自修學起電腦

張望豪65歲從中華航空退休後,就開始在文化大學推廣部學電腦,他從不缺席每一堂課,而且必定提早到教室問問題,這一學就是10餘年,直到老師過世他才跟著畢業。張望豪笑笑地說,到了80歲,他也自己出來當老師,透過萬華新忠里里長的協助,第一屆的電腦班終於開成。

張望豪的電腦班,剛開始只有2、3人,電腦也是一台一台募到的,教學至今,他已經收了200多名學生。這些學生平均年齡70歲,不少人最初連開機都不會,但張望豪耐心地一遍一遍慢慢教,如果回家複習碰到問題,只要打給他,他也會馬上回覆。被問到有沒有教不會的學生,他回:「沒有,只要有耐心陪他們練習,每個人都學得會。」

不排斥學習新東西 練習就會進步

面對新科技,張望豪說,人老了,時間最多,慢慢練習總是會進步,但不要排斥,浪頭來了,就要趕上。像他自己,每天仍自學電腦4小時,最近就學會從網路下載影片,想看的時候就能看,還能分享給朋友。除此之外,他有兩台筆電、兩台桌電,設備相當齊全。

談起教學理念,張望豪有兩個原則,第一,要自己很擅長,第二,要實用。他的課程中,最受歡迎的包括line貼圖、賀卡製作、繪聲繪影軟體。

每逢過年、母親節、端午節等節慶,高齡生們就會開始製作獨一無二的賀卡轉發給子女,學會了新科技,也拉近不同世代的距離。

看到學生開心,張望豪心裏也很滿足,對他來說,電腦豐富了他的人生,也讓他有機會將所學奉獻給他人,這才是生命最有意義的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科技男學扮小丑 到養老院當「老萊子」

撰文 :陳玉華 日期:2014年12月25日
  • A
  • A
  • A

老,是你不想見到它,但它一定會找上你的人。
如果老,是迎面而來,躲不了的生命樣態,黃世岱讓它變成恩人與戀人。
六十三歲之前,他的身分是軟體工程師、資訊副總,
從美國退休,回台一年,他給自己換了角色。
化身「小丑蛋黃」到全台養老院義演,散播歡樂,和未來的自己相遇。


綠色的絨毛樹,輕點王婆婆鼻尖,原本在輪椅上低頭昏睡的她,一臉驚訝地醒了過來,老人家仰頭微笑著,因為眼前絨毛樹緩緩開出一朵小紅花。

「大姊姊,樹都開花了,你開不開心啊?」小丑蛋黃一下子吹氣球,一下子變魔術、拉胡琴,穿著笨拙的卓別林大頭鞋,滑稽地在五十幾位老人家之間跑跳,汗水溼透,眉心塗滿的藍色眼影糊了,滑到紅色嘴角旁,蛋黃仍賣力撐住腮幫子,保持微笑曲線,他說,「上了小丑妝,就要卸下自己。唯一的任務,就是帶來歡笑。」

六十四歲的蛋黃獨撐一個半小時表演後,雙連安養中心平均八十四歲的爺爺奶奶們,搖搖晃晃地擠到身旁合照,蛋黃投進他們懷中,撒嬌地喊:「Hi,今天我來當Baby。」

「你問我怕不怕老?當然怕!但怕有什麼用?看到他們,就像是看到二十年後的自己,」脫下小丑帽也是一頭白髮的黃世岱,瞇著眼笑說:「老,就真實地在面前等著你,閃也閃不掉啊。」

黃世岱一年多前從美國退休,在職場上用了四十幾年的英文名字Dan,他翻過來,套上姓,給自己的小丑生涯取了「蛋黃」綽號。退休後的人生也被他翻轉,上課學小丑,到養老院義務演出,展開給自己開心、也讓別人開心的下半生。

「你好,我是蛋黃!」就算是卸了妝,黃世岱臉上還是堆著笑,自我介紹時,加上大擁抱,十足美式作風,和我們約在台北市徐州路台大法學院拍照,「這裡是我和台灣最初的連結,也是退休後第二人生的起點。」

續前緣 香港窮僑生,用餘生回報恩人台灣

一九七○年,以香港僑生身分就讀台大的蛋黃回憶,「船剛抵基隆港時,第一眼看到台灣,發現全部講閩南話,哇,跟泉州老家一樣,超親切的。」黃世岱五歲離開福建老家,當時國共內戰已末,時局混亂,「中國鐵路陸續封閉,糧食短缺,採取配給,」一家人到香港投靠舅舅,不料父親染上肺疾,全家被隔離到香港偏遠的新界。「落腳沒水沒電的鄉下,父親是白領出身,農作不佳,養雞又得雞瘟,家境很慘,當初連來台的五百元船費,都是借來的。」

雖然成長是窮困的,但台灣給他的回憶是豐美滿足的。「同寢室同學晚上吆喝去法學院旁的龍門餃子館,都會不露痕跡地請我吃消夜;住在台南官田的同學,寄車票來邀我吃拜拜,回程時,他媽媽還準備一大袋食物給僑生回宿舍,真是好吃啊。」在窮困的七○年代,台灣豐厚的人情溫暖,至今讓他回味。在台大期間,他也結識了小三歲的心理系學妹路平,也就是作家平路,兩人婚後到美國發展。

「如果沒有台灣給我教育與照顧,我無法擁有今天的養分,何況我大部分的稅都繳在美國。唉!對台灣,我真是非常不好意思呢!」仔細算起來,蛋黃從十九歲念大學到二十五歲赴美留學,加上中間短暫三年返台工作,和台灣的緣分不到十年,但台灣卻是他餘生回報、念茲在茲的地方。

回台一年多,從北到南,他跑了七、八家安養中心與日照中心演出,為什麼選定小丑角色?「因為小丑和觀眾比較沒有距離,容易引起好奇心,容易接近,大家容易把心打開(break the ice)開懷大笑。」他想要逗樂觀眾,然而,這些觀眾並不是好奇好動的小孩子,而是養老院的長者,有些行動不便坐著輪椅,有些拄著拐杖,大多面無表情,無動於衷。

「養老院是非常孤獨乏味、提不起勁來的地方。我也是老人了,只有幾步之遙,更能了解老人們的無助。」演出前,蛋黃邊上妝,邊聊起他到養老院的心情。在鏡子前塗上藍色眼影後,他按手機上的「小丑桌面」觀摩,紅色嘴角的仰度要畫到哪裡?他又按一下手機,一個妝畫下來,來來回回地按,確認多次。他笑說,「老了,記憶當然不好,手也不穩,化妝當然不會很專業,但多看(照片)幾次就行了。」

扮小丑 全台跑透透,化妝也一手搞定

蛋黃說:「如果今天來養老院表演是年輕的專業小丑,老人家僅是以一個單純表演來看。但若是這個小丑年紀和你差不多,就可以激發大家動起來,笑起來,讓心熱起來。」雙連安養中心主任賴明妙表示,這是長輩們第一次看到小丑表演,非常新鮮,尤其是表演者和自己年紀相仿,感覺更貼近。

「要取悅老人家,就要找到他們的共鳴。」蛋黃演出前,都會針對不同的安養中心老人家設計主題。到雲林日照中心,他準備了〈羞羞羞,提籃仔撿泥鰍〉〈天黑黑〉等台語童謠;到北部安養院,他又上網搜尋〈踏雪尋梅〉等屬於二、三○年代的中國童謠,「每位老人心底都有一個小孩,你要用童謠來喚醒。」

從尋找時代童謠到吹氣球的數量,演默劇的搭檔台詞,演出前,蛋黃都會列出一長串縝密的流程表。他笑說,雖然退出職場了,但將近四十年的職場訓練,「規畫、組織、帶領、控制」這些以前在企管課程中學習的步驟,複製在公益活動也通。

二○○○年,台灣電信重整的年代,黃世岱從美國回來,擔任和信電訊的工程部門副總經理。「當時GPRS(3G前身)的網路鋪設,是我們一寸一寸拉起來的,百分百架設完畢的記者會,還是我開的。」當時和信電訊併掉東元集團的東信電訊,「我負責去接收,知道那種被併掉的感覺,很慘。」但三年後,和信辜家爆發財務危機,電訊版圖又賣給台哥大,「我離開了,轉到台商公司派駐北京工作六年,最後公司又被併掉,我又從北京回美國工作。」

下半場 看盡職場殘酷流轉, 找回人生主控權

職場生涯上,看盡各種無奈與殘酷的流轉,蛋黃驚覺,「哇!這樣就用掉我三分之二的人生。」對於退休,他的定義是,「承擔工作的一切責任,已經全部完成,就算不完成,也不是你的責任。從退休那天開始,being myself!在不傷害任何人之下,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如果人生的前半場都不是自己可控制,那最後的三分之一,又要如何來分配呢?

蛋黃最喜歡的小丑魔術,是剪成三段的繩子在手中揉捏,最後抽出一條完整繩子。對他而言,退休後的人生,是可以重塑的人生,揉搓出最美好的一段。

他把「重生」一分為三。首先是顧好健康,他的瑜伽老師Antonine說,「蛋黃跟著兒子來上課,每次總是默默站在角落,許多新進學員因為動作太快、太累,就癱坐在地,但我從未看過他坐下,動作跟不上時,他就調整呼吸,放慢動作,找出適合自己的節奏,學不到一年,體態與精神都大為改善,成為課堂的活廣告。」Antonine甚至鼓勵蛋黃可考慮當瑜伽老師,她認為六十五歲才開始學瑜伽,看到的不僅是肢體的改變,更是態度的投入。

三軸心 顧好健康,盡情談戀愛與回饋

第二、保持戀愛的觸動,「不一定要跟人,但一定要跟你喜歡的事物。」喜歡音樂的蛋黃,以前吹薩克斯風、笛子、拉胡琴,現在上社區大學學爵士鋼琴,每天勤練二小時,一周完成一首新曲。「以前我只會國樂,現在發現西洋音樂的領域更是浩瀚無邊。」對他而言,接觸不同樂器,就像談戀愛,練習不同取悅的技巧,帶來不同悸動,每天醒來都想要再親近一次,再挑戰一次。

第三則是分享與回饋。每次去養老院時,蛋黃也看到很多年輕的志工參與,這更讓他愧疚與急迫,「我們這批二次大戰戰後嬰兒潮出生的人,雖然生存辛苦,但也是機會最多,掠奪資源最多的一群,」戰後嬰兒潮的人如今進入退休高峰,除了抱持回饋心態,更要把退休生涯整理好,不要再給下一代負擔。

一年多養老院走下來,蛋黃感觸,他不斷遇見未來的自己。「運氣好一點的,手腳巍巍可動;運氣不好的,插著鼻管不能動。你當然希望未來自己會動,但這是你可以決定的嗎?」「看到人真的會老,而且是可悲的老。」而這也讓他更堅信,「活在當下」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實地活著,他計畫召集更多志工團體走遍台灣更多養老中心,散播歡笑與愛。

背起喜愛的月琴,戴上逗趣紅鼻子,穿起笨拙大鞋,小丑蛋黃又上路了,雖彼端黃昏將至,但沿途他準備了滿滿的歡樂與自信,一路迎去。

黃世岱「小丑蛋黃」
出生:1950年,64歲
職場:從軟體工程師到工程副總經理,歷經台灣、美國、北京共35年工作經驗
退休:2013年
第二人生:扮小丑,到養老院義演

抓住黃金10年
先搞定樂退3部曲


「退休後的10年,就是一輩子最美好的黃金10年。」黃世岱說,依現在國人平均年齡超過80歲, 65歲到75歲之間經濟無虞,體能自理,心智自由,正是人生隨心所欲的10年,更要好好把握。

因此,他從60歲起展開5年的「完美大樂退」規畫。

1部曲 淡出工作

黃世岱說,許多人認為工作要負責到最後一天,反倒妨礙了組織發展,準備退休者應逐步放手,讓接手者有更多操作空間。「沒有誰是不能取代的,慢慢調整心境,等退休那一天來臨,才不會患得患失。」

2部曲 不斷學習

退休前五年,黃世岱保持學習動能,「劇本、潛水、帆船、小丑等課程,感興趣的,我就去上課。」進入第二人生前,要先「自我探索」,透過學習尋找「重生」的喜悅。「此刻的學習,不為成績,不為謀生,最沒有壓力。」

3部曲 投入角色

他到小丑學校上課,逢人就練習表演,連自己的退休party,都是他表演魔術來娛樂同事。為了滿足觀眾,他上熱瑜伽,保持體能,在美國找小丑鼻子,在德國買口技彈簧片,吹出蚊子飛過的聲波。「如果退休後選定的角色是自己喜歡的,就要做到透徹,會越做越有成就。」

 

 

 

熱門文章

為孩子打造移動樂園 走遍偏鄉160校

撰文 :林鳳琪 日期:2016年10月06日
  • A
  • A
  • A

頂著南台灣的炙陽,何茂成在屏東萬巒國中校園裡不斷巡視,「小朋友多,有時玩瘋了,沒注意安全,很危險。」雖然現場志工不少,他仍不放心,不時來回緊盯現場。

操場上,重達二八五○公斤的塑膠布,充氣後緩緩升起,一座長達五十八公尺、五層樓高的滑水道矗立眼前。小朋友們迫不及待衝上去,邊滑邊放聲尖叫,一起身,又趕緊再去排隊。

另一頭,是全台唯一的一座迪士尼卡通馬桶造形滑水道,原本安靜排隊等待的小朋友們,一看到何茂成,突然一擁而上,「何爺爺好!何爺爺你來了。」「何爺爺,我們好想你喔。」

冷不防,掛著兩條鼻涕、曬得黝黑的小男孩直直衝過來,緊緊地抱住何茂成。偏鄉孩子的真情流露,惹得他也不禁眼眶泛紅。
                                                                                    
發願,打造免費樂園
在屏東比肯德基爺爺還紅


兩年多來,何茂成載著一座座的氣墊跳跳屋與超長滑水道,馬不停蹄地走遍屏東與台東共一百六十多所國中小。他發願,要讓沒見過樂園長什麼樣子的偏鄉孩童,都能有個快樂童年。他的移動樂園,也被偏鄉孩童喚作「何爺爺的開心樂園」。

「很多人問我累不累?當然累呀!常常晚上回到家,手腳都不聽使喚了,但隔天一早,看到小孩天真的笑容,就好像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揮汗如雨的他,話沒說完,又被孩子們簇擁著上了滑水道。

屏東縣四林國小校長黃大峰說:「何爺爺是近年來屏東最紅的人,很多人不見得認識縣長,但一定認得他;小孩都當他是偶像,比麥當勞、肯德基爺爺還紅。」

十年前,何茂成原本只是美國一位平凡的成衣貿易商。一次,朋友們聊起,想捐點錢為台灣做些什麼,透過教會轉介,眾人決議從屏東玉田國小的英文營開始。

「屏東很像美國德州,很美,但教育資源太少。」何茂成一眼就愛上屏東。六年前,為了照顧獨居台北的母親,他乾脆退休返台,也開始思考,如何為屏東再多做點事。

他想起,旅居美國期間,鄉村常有大型園遊會,包括樂團、遊樂場,甚至露天電影院,大人小孩都玩得很開心,「人潮聚集,當地小農、小販也來擺攤,間接幫助地方行銷。」

二○一四年,何茂成興起籌辦移動樂園的念頭,他自掏腰包,陸續購入千萬元的氣墊跳跳屋與滑水道,又興沖沖載著它們,想去偏鄉學校服務,熱情卻一再被潑冷水。

起頭,被當詐騙集團
自費千萬買設備,一一說服校長


黃大峰回憶,兩年多前,何茂成第一次來學校,希望讓學童免費玩樂園,「我當時心想,這人會不會是詐騙集團呀?怎麼可能免費?如果不是笨蛋,就是另有目的!」提起當年沒說出口的質疑,黃大峰不禁哈哈大笑。

想帶給孩童歡樂,卻被質疑動機不單純;甚至,即使校長贊成了,也有老師乾脆袖手旁觀、消極抵抗。

何茂成坦言,初期真的很難熬,「設備都很重,我雖然自費請員工搬運,但小孩安全也要顧。老師覺得我在找麻煩,不願幫忙,經常整天下來,我一個人哨子吹到喉嚨都啞了。」

他像苦行僧般,一個人載著氣墊屋與滑水道,走過一所又一所的學校,幫氣墊屋充氣、招呼學生……。「老實說,我自己也曾懷疑,覺得撐不下去了。」「幸好太太很鼓勵我,甚至幫我做簡報、宣傳。」

愚公移山的精神,終於感動旁人。黃大峰說:「我們這些校長很認同他的理念,也被他感動,最後一起幫忙找資源、找志工。」

十八歲的志工蔡宗翰趁著開學前,報名來當志工,「我也是屏東人,身邊的朋友幾乎都來過,雖然一天下來很累,但心靈很滿足,也覺得很有意義。」

真情,感動了在地人
警員、廚師入列,還組不老樂團


五十多歲的退休員警張先生也被何茂成影響,成了志工:「屏東很多人說他是傻瓜。我第一次來,因為自己也愛玩。原本想,退休就是等死,後來,看到小孩的笑容,自己也開心,覺得活著很有意義。」

不會樂器的他,甚至被愛唱歌的何茂成影響,開始學吉他,幾個歐吉桑煞有介事組了「不老樂團」,由何茂成當主唱,退休警察是貝斯手,鼓手則是在屏東萬巒賣豬腳的蕭老闆。

這天,三個年逾半百的歐吉桑,脫下廚師服與警察制服,穿著短褲、踩著拖鞋,搬來了電音樂器,抓起麥克風,在萬巒國中又唱又跳,觀眾們不斷鼓掌叫好,歐吉桑們彷彿回到當年的漂撇少年兄。

何茂成高中就組過樂團,他回憶,當年會愛上音樂,是因為姑姑送了他一把吉他。他的姑姑唐寶雲是六○年代紅極一時的女星,演出電影《養鴨人家》一炮而紅,又陸續擔任瓊瑤的《第六個夢》、《煙雨斜陽》等片女主角。

「其實,唐寶雲不是我的親姑姑,我是養子。」放下吉他與麥克風後,何茂成說起自己的身世,「小時候,我看到戶口名簿上寫養子,媽媽怕我難過,告訴我,親生父母生下來養,才會叫做養子。」

他成家立業後,曾回到嘉義尋根,「我的原生家庭很窮,有九個兄弟姊妹,都沒機會好好受教育。如果不是因為我被送養,現在可能還為了三餐煩惱,也不會有今天。」

尋根,赤貧養子出身
旅美事業有成,返鄉回饋


隨著何茂成被中興紡織派駐南美洲設廠,再到美國創業賣成衣,事業越來越忙,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也深埋在他的心底,直到退休返鄉,想為偏鄉教育盡點心的念頭,逐漸萌芽。

「都說育樂,樂與育是分不開的,滿足了(孩子們)樂之後,我還想做偏鄉教育。」何茂成在屏東潮州成立學習中心,有各式各樣的樂器,也有英文教材。

「其實,很多旅居美國的台灣人,鼓勵下一代去柬埔寨、非洲做志工,卻不知道回來台灣能做什麼。移民美國的小姨子退休後,我告訴她,屏東、台東很需要像你這樣的水土保持專家,她很開心,決定回來。」

今年四月,何茂成停放在路邊的貨車與氣墊屋失竊後,一度很沮喪,「警察緊急調閱了五百支監視器,屏東鄉親也自動自發幫忙找。」消息傳出,偷兒成了全民公敵。

「很多學校的小孩寫卡片來鼓勵我。」何茂成翻出一張張珍藏的卡片,「何爺爺,謝謝您的滑水道帶給我們快樂時光,希望快點找到。」「小偷實在太可惡了,希望警察早日破案,讓何爺爺的樂園能繼續。」

沒多久,氣墊屋總算尋回,「小偷把東西藏在香蕉園裡,被鄰居發現檢舉。」雖然貨車找不回來了,但許多貨運、發電機業者,都自動降價出租,以實際行動,支持何爺爺的偏鄉移動樂園。

何茂成感動地說:「我明年就七十歲了,做這個比以前還累,卻很快樂。」走過失竊意外後,他更堅信,這條路,沒走錯,「你問我退休規畫?我要告訴大家,不要想太多,付諸行動就對了!」

何茂成
出生:1947年
職場:美國成衣貿易商,
成衣經驗40年
退休:2009年
逐夢:斥資千萬元打造移動樂園,二年半來走訪屏東、台東等地逾160所學校。

何爺爺的開心樂園

帶給孩子們歡笑,也逐漸凝聚起屏東人的愛,
這股力量,還在擴散……

很多人都很有心,我想成立協會,
集眾人之力,讓移動樂園永續服務偏鄉孩童。

熱門文章

99歲爺爺的「不退休」哲學

撰文 :燕珍宜,王柔婷 日期:2017年08月01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60歲,是一般人心中退休的好時機,但你能相信嗎,高齡99歲的孫爺爺,竟然還是四家公司的董事及董事長!關於退休,孫爺爺笑著說「你退就休掉了,人就變木頭了」。至於如何長壽,他則是這樣回答的...



「擔心今天怎麼活,而不是擔心什麼時候死。」走過近一世紀、如今虛歲99歲的孫立德,面對生命,總是充滿熱情與好奇。

創立近十家公司的他,低調地不願意媒體加諸任何頭銜於他。事實上,沒有孫立德、台灣揚名國際的自行車產業,恐怕得重新改寫。

與記者約訪時,他總是騎著自行車緩緩前來,並幽默的說:「我坐輪椅、我也拿拐杖。」原來,自行車的輪子就是他的輪椅,自行車的把手就是他的拐杖。

旁人總是驚嘆孫立德的長壽與健康,問他究竟如何養生?「身體不是保養出來的,是『拼』出來的。我常常找雨淋、找太陽曬。」如此獨特的養生哲學源自於,他小時候,物資缺乏,生病根本沒有藥吃,因此,只有經得起惡劣環境考驗者,才能存活。

五十歲才學桌球的他,竟然一舉成為國手教練,連獲三屆全國冠軍。「對新東西不要自我侷限,對新的知識維持興趣。」態度不只決定高度,更決定生命的精采度。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