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努力 才是對家人最好的照護

撰文 :王炘珏 日期:2017年09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弟弟有智能障礙、母親中風昏迷、祖母罹患失智症,老天爺像是和她開了殘忍的玩笑。然而,一肩扛起重擔後,她體悟出正確的照顧觀念。日本照護專家親授一路走來的心法。

「照顧者需要思考的,應該是如何減少自己的負擔。」日本照護者Mental Care協會會長橋中今日子輕聲地說。

橋中今年四十六歲,原本是一位物理治療師,二○一五年成立照護者Mental Care協會,拯救了超過五百個因長照面臨崩潰的家庭,累積演講經歷超過三百場。今年三月,她出版《照顧,不需要努力》(がんばらない介護)一書,發行一周,立刻登上日本亞馬遜網站新書排行第一名。

對橋中來說,一切都是從四年前《朝日新聞》一篇《被長輩照護束縛的女兒們》報導開始的。

 


 


陷迴圈:照顧與工作拉扯
壓力大到憂鬱,情緒失控


沒錯,橋中就是那位被束縛的女兒,而且她的遭遇,更是如同戲劇般坎坷。父親癌症病逝時,她才二十四歲,家中有智能障礙的弟弟、年邁的祖母,母親更在父親離開後,長期酗酒憂鬱。不料,九年前,母親中風昏迷不醒,不久,祖母又被檢查出失智症,同時間,她必須肩負照顧三位失能家人的重擔。

「五年前的我,每天都是以淚洗面,放聲大哭。」橋中回憶當時,一切歷歷如繪。

「從睜開眼睛的瞬間開始,就是照顧家人。出門上班,連照鏡子的時間都沒有。」橋中說,當時的她,都以家人為優先,把自己的需求排在最後,約會也因為必須返家照顧而中途離開;更別提工作遲到早退,主管甚至一度勸她離職,以免影響到其他同事。

「那時我真的認為,沒辦法兼顧照護和工作,是自己的不對。」橋中搖搖頭。不忍心看家人進入長照療養機構,她決定自己照顧,卻又因壓力過大導致情緒失控,對家人怒言相向。

就這樣,她掉入了自我譴責的迴圈之中。該辭掉工作嗎?不行,這樣就失去經濟來源,可是橋中知道,自己無法繼續努力下去了。

「死,或許比較輕鬆吧⋯⋯」她坦言,這樣的念頭,不知出現過多少次。橋中皺眉,停頓了一會兒,接著說:「直到我發現,原來有那麼多人跟我一樣。」她的表情瞬間緩和不少。


 

找出口:網路上交流經驗
求助的照顧者越來越多


為了找到情緒的出口,橋中開始在部落格張貼自身經驗及照護技巧,作為抒發。沒想到開設第三天,就成為部落格排行榜第一,一周後就引來《朝日新聞》的採訪。

看到網友的回覆,橋中才知道,原來為照顧家人所苦的人,真的非常多,透過網路上交流,她也察覺到照顧者的共通問題。


 

 

「照顧者其實是打從心底抗拒向人求助的。」橋中進一步解釋,受到孝道觀念的影響,當家人面臨長照時,一般都認為「應該」由自家人來照顧,不能麻煩別人。

「包括我自己也是,認為求助就是偷懶,不負責任。」橋中表示,這個念頭往往讓照顧者陷入痛苦。此外,大多數人認為,長照是家庭的私事,無法與外人商量,也讓照顧者受到極大的精神壓力。

起初,橋中只是受邀參加活動,講述自身經驗。沒想到回響熱烈,尋求協助的人越來越多,因而成立協會,希望照顧者能注意自身的心理狀況,並積極地利用長照服務。「我想告訴大家,其實不需要這麼努力!」橋中說。

日本雖然有長照保險及照護管理師等制度,但橋中坦言,在找到最適合的照護方案前,還是花了五年的時間。「要適時利用喘息服務!」她強調,照顧者一定要充分的休息,不然也會變得情緒化,若是忍不住對家人大小聲,造成的挫折感更大。

橋中建議,在這種時候,深呼吸或是暫時從照護現場離開,都是很好的方法。她笑說,讓家人留宿照護機構的日子,她總會睡上一整天,再看部電影,好好地為自己充電。


 

 

 

 

學放手:想偷懶無須自責
家人最想看到你的笑容


「不要忘了,家人最想看到的,是你的笑容。」橋中提醒,做不好沒關係,想偷懶也無所謂,要懂得原諒自己,也可以適度地依靠被照顧者。

就算生病或是行動不便,被照顧者也希望能減輕家人的負擔。橋中建議,可請教他如何煮飯,或是時常詢問他的感受,積極與被照顧者討論,才是良好的互動。

她舉自身的經歷為例,在祖母剛被確診為阿茲海默症時,因為害怕發生危險,她禁止祖母做任何的家事,沒想到卻帶來反效果。祖母的精神狀態變得很差,時常口出惡言,甚至有暴力傾向。

後來,橋中開始學習「放手」,還會在祖母狀況好的時候,向她撒嬌、央求她做便當,不只減緩了失智症惡化的速度,祖孫兩人的關係,也因此緩和了許多。

「其實,祖母不希望我跟在她後面幫她擦屁股,她希望看到我活躍在舞台上,她希望我得到幸福。」橋中面帶微笑表示,自己能這樣感受,是因為她已經能用更寬闊的心態去看待照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日本治療師以親身經歷 分享「5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撰文 :龔雋幃 日期:2017年09月29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當家人失智失能,需要你幫忙照護時,你知道可以怎麼辦嗎?過去21年來,曾任物理治療師的橋中今日子,必須一肩挑起照護三人的責任,協助罹患失智症的祖母、重度失能的母親與智能障礙的弟弟繼續生活。在日復一日的照護中,最後橋中明白,被照護者的笑容才是最寶貴的。在今(28)日今周刊舉辦的「臺日交流幸福熟齡論壇」上,橋中也特別和台灣的朋友分享五點「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工作與照護責任的拉扯,是每一個人都可能遇到的問題。然而當你面對各種棘手的照護問題,又陷入職場與家庭倫理的心理角力時,你就像是走在鋼索之上,一不小心就會掉入自責自怨的深淵,質疑自己,為何就連照顧家人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這些都是橋中真實遇到過的掙扎。

 

照護者應勇於開口尋求協助

就連醫院這樣的專業照護職場,也都很難同理請假回家照護家人的橋中,反倒會回頭質疑她為什麼要製造人力調度的困難。一直要到橋中表示快活不下去了,同事才比較能理解她快被壓垮的感受。橋中提醒,如果你也遇到相同的處境,你應該要勇敢地跟同事開口,表明「我需要一點時間回復」。但她坦言,她也花了六年的時間才讓同事理解。

而在協助其他照護家庭的路上,橋中也發現很多照護者往往會陷入不願主動尋求協助的迷思。他們可能會抱持著「不自己做不行」的觀念,認為「家人必須由我來守護」。又或是陷入各種自我譴責的纏繞中,「對於忍不住對家人大小聲的自己感到生氣」,久久難以釋懷。當心力無法繼續扛起照護的重擔,而情緒找不到宣洩的出口,照護者自己很容易也就垮掉了。

 

五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陪伴過無數處在崩潰、絕望、無助邊緣的家庭,也憑藉自己跟失智失能家人的相處點滴與照護經驗,橋中整理出五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一、分散照護負擔:
減少家事的負擔(申請居家照服員)
善用長照保險
活用其他可能的服務
請其他家族成員一同加入協助

二、發現自己觀念上的盲點:
由家人自己照顧是應該的
應該要以家人的需求為優先
尋求協助是偷懶、不負責任的行為
讓父母住進安養機構就是不孝
在家照顧才是對照護者最好的

三、獲得職場的協助:
詳細說明情況及自己的心情
具體說出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不去在意遭受的批評
說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做不到什麼
主動表達感謝

四、確保休息、喘息的時間:
不被吵醒的睡眠時間
好好吃飯的時間
哭泣發洩的時間
發牢騷抱怨的時間
什麼都不做的放空時間

五、適度依賴被照護者:
給他們表演的舞台
表達感謝
請他們幫忙

 

漫漫長照路,記得要適度喘息

照護難免會有情緒爆發時,橋中提醒,當你發現無法溫柔對待家人的時候,就是該休息的時候。橋中也鼓勵每一個人,就算遇到暫時無法解決的問題,也不要放棄。要懂得分散照顧負擔,找出可以利用的服務、資源和可以幫助你的人。適時為被照護者建立被需求的感受,讓被照護者也能夠「幫上忙」。

不要都只想著靠自己解決一切問題、一個人照顧所有人,只有當你發出訊號的時候,照護才會變得完整。演講末了,橋中幾近哽咽地反覆提醒,「如果沒有告訴周圍的人,沒有人會知道你是有需要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臺日長照經驗交流 柯文哲:人才留用最重要

撰文 :廖元鈴、龔雋幃 日期:2017年09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台灣正以全球最快的速度迎接超高齡社會的到來,台灣的老年人口在2025年,便超過人口總數的20%,為探討長者活得更健康、快樂的方法,今周刊今(28)日舉辦「臺日交流 幸福熟齡論壇」,特別邀請日本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來台交流,分享尾道市每3人就有1位老人的照護經驗。台北市市長柯文哲開場則是以北市推動的「石頭湯計畫」,分享推動老人共餐如何「做實驗」。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幸福熟齡論壇中表示,對於人口快速老化,台灣能做好準備的時間很短,以台北市為例,失能失智的人口就有8萬8千人。而目前照顧失能失智老人的主要人力,仍是仰賴外籍移工,他直言:「有23萬名外勞都在照顧這些老人,還不加跑掉的5萬外勞人數」,如果能設計一個新制度,能取代這將近28萬外勞,對於台灣不僅減少上億元的外匯流失、還能有效降低失業率。

柯P重砍重陽敬老金 年省7億讓北市做好準備

為了讓台北市做好迎接超高齡社會的趨勢,他一上任就砍去重陽敬老金,他笑言:「這個政策讓我一口氣掉了15%民調,一般政治人物誰敢繼續做下去。」但他表示全台灣一年的重陽敬老津貼就花費60億,如果能把這些錢省下來,老人照護系統肯定做得起來,因此台北市開始逐步推動「石頭湯計畫」。

北市現正推動的「石頭湯計畫」包含325個老人共餐據點、17個日間照顧中心,其中以老人共餐為例,「老人來用餐我就補助你40元,這個目的是要讓這些老人願意長期來共餐」,柯P表示:「新藥上市需要實驗,新制度上路當然也要做實驗」 ,這個共餐只是個據點,重要的是要在這個老人共餐據點中,加入各式實驗,像是開始指導這些老人家怎麼使用3C、一起唱卡拉ok,甚至是行動醫療車直接到老人共餐聚點,讓這些老人家可以做體檢、施打疫苗,其中疫苗是最便宜有效的方式來防範疾病。

老人照護需建立商業模式 柯P:「人才是最重要的」

目前石頭湯計畫仍在實驗中,被問到對於老人照護的想法,柯P坦言:「我也沒有答案,因為現在還在做實驗」,但柯文哲認為台灣未來4年內,對於照顧失能失智的老人,必須要想出新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台灣沒辦法只仰賴這些外籍勞工來照顧」,因此對於制度的建立,柯P認為「人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正推動居家照護員不再「按件計酬」,而是以月薪的方式,讓更多人才願意駐足。


尾道市市長在場分享尾道市的老人照護經驗(圖/劉咸昌)

 

讓長者在最熟悉的環境老化! 尾道市打造「聯合照護系統」

廣島縣尾道市目前有14萬人口,其中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數高達34.7%,面對高度老化的狀況,平谷市長指出,政府的負擔只會愈來愈大,所以一定要和全體市民一起努力。結合醫療、照護與社福,尾道市目前已建構起「區域聯合照護系統」。針對每位的市民的需求,尾道市的照管專員會為每位長者找到最合適的服務,整合提供居家照護與機構照護的支援,讓每位長輩在熟悉的環境中接受照護,也讓每位長者都能擁有更合適、更舒服的照護。

尾道市市長也表示,未來的世代,對於高齡的定義只會越來越向上,以後可能90歲才稱為超高齡,社會的勞動結構也會完全不同,為了有正面的循環,尾道市目前也推動鼓勵生產的政策,一方面降低少子化的衝擊與影響、另一方面也讓社會做好迎接高齡化社會的準備,讓社會人口能有友善、正向的循環。


今周刊社長梁永煌:「少子化加高齡化,是台灣的超級國安危機」

今周刊社長梁永煌指出,如果少子化是國安危機,那再加上高齡化就是「超級國安危機」。台灣面對嚴重老化的狀況,準備仍有不足。不過台灣將要面對的路,其實日本都已經走過了。因此今周刊這次也特別邀請平谷市長來分享尾道市創新的作法。「長青要長,長照要短」,梁永煌也引用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的說法,指出面對超高齡社會,最好的長照就是沒有長照,如何能在高齡化社會的未來活的更幸福、更快樂,上從中央政府,下至區、鄰、里,乃至企業與家庭,這是需要我們所有人一同努力的目標。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海港小城靠整合資源 讓老人置身樂活天堂

撰文 :王炘玨攝影.唐紹航 日期:2017年09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當台灣還在為了長照問題而煩惱,日本只有14萬人的海港小城卻早已打造出老人樂活天堂。看「區域照護系統」發源地尾道市如何凝聚市公所、人民及醫療的力量,扭轉台灣對「照護」的定義……。

你希望自己老了以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在日本廣島縣東南部,有一座非常「老」的城市──尾道市。鄰近瀨戶內海,位居水路要衝的尾道,五百年來便以港都之姿繁榮至今。尾道市的面積約和台北市差不多,人口卻只有金門那麼多,隨處可見木房、古寺,坡道及小巷串起了城市的景色。時間在這座城市中走得特別慢,生活仍踩著舊時代的步伐,這裡的人,一樣也很「老」。

台灣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地方是嘉義縣,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約一八.二%,但尾道市竟高達三四.七%,足足高出一倍,也比日本全國平均二七.三%高出近一成。

然而,在每三人就有一位老人的尾道市,看不到外籍看護,老人臥床率只有一.二%。這裡長照資源豐富,擁有近三百個服務據點。根據日本醫師協會的統計,尾道市宅配藥局、在家醫療,甚至是照護員的涵蓋度都遠遠高於日本全國平均,此外,這裡更是台灣長照二.○政策核心「區域照護系統」的發源地,市民對於長照服務及老年生活的滿意度高達八成,是名副其實的「幸福熟齡城市」。

《今周刊》於盛夏造訪日本尾道市,一探市民們的健康樂齡生活。

市公所主動招商 吸引民間機構加入


「尾道市做得好,是因為政府、民眾、醫療三方的努力,我只是把大家兜起來而已。」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在接受專訪時先說明,尾道市公所在長照服務的預算上並沒有受到特別禮遇。

在日本,每間市公所的老人福利及長照保險業務都是由一個獨立科別「高齡者福祉科」來負責。而在尾道市公所,高齡者福祉科的職員就超過四十人,是所有科別中編制最大的。這四十人要做什麼呢?

從失能等級的認定、社區活動的策畫,到失智症守望相助網的建立,生活中對高齡者的支援樣樣都不能馬虎,更重要的是,他們還必須要為長者「找到服務」。

與台灣不同的是,尾道市內需要多少照護設施,都在市公所的掌握之中,若是發現缺少了哪一項設施,就必須主動「想辦法」把服務備齊,再交由照護管理師,為長者量身訂做適合的服務使用計畫,完成與民眾之間服務的連結。

高齡者福祉科的組長柏原美由紀表示,因為日本有國家長照保險,就必須確保所有長者都能享受到照顧,所以市公所與尾道市所有照顧經營機構都會持續溝通,並積極招商,補足服務的缺口,「有時候為了找服務,一天要跑三家機構洽談,真的很不容易。」柏原說。為了提高民間單位成立設施的意願,還為機構設置獎助金,最高補助四千萬日圓(約新台幣一千一百萬元)。

尾道市有三百多個服務設施,日照中心、居家照護中心、失智家屋,甚至是最新照護趨勢定員制「小規模多機能」一應俱全,這些,全部都是來自於市公所職員們背後的辛勤耕耘,他們接下來還計畫於三年內再成立兩家小規模多機能設施。「為了市民,我們還要繼續努力!」柏原雙手握拳,比出加油的手勢。

除了靠市公所的力量找到照護服務之外,平谷市長尤其感謝民眾的配合及支持。「像是我們四年前從茨城縣導入的『銀髮復健體操』,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銀髮復健體操 力拚「死前活跳跳」

銀髮復健體操?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特別。不過尾道市的銀髮復健體操,並不是老人家聚在一起轉轉手活動筋骨而已,它是一個包含指導師育成的社區動員系統,更令人驚訝的是,復健體操的參與人次迄今已超過兩萬五千人,參與度有五成之多。

「我是在六十四歲那年參加的。」銀髮復健體操指導師協會的會長細谷伸,今年六十八歲,第一次接受外國媒體採訪,他看起來有些緊張。

想成為尾道市銀髮復健體操指導師,首要條件就是必須年滿六十歲。細谷繼續說明,只要參加訓練課程,結業後就能獲得資格,接著就是在自家附近的公民會館或照護設施開課。尾道市目前共有兩百五十位指導師,八十四間體操教室。「而且完全免費!所有指導師都是分毫不取。」細谷的眼神帶著一絲驕傲。

細谷原來在東京工作,退休後才回到家鄉尾道市。「我真的很意外,這麼久沒回來,鄰居竟然還記得我。」一句「你回來了啊!」讓細谷決心要將自己的第二人生獻給鄉親,他目前一周要教兩堂課,還會舉辦講座,希望能推廣讓更多人參與。

「而且,真的很有幫助啊!如果手能再舉高一點,你就可以自己曬衣服;腳能抬高一些,就可以自己穿襪子,不需要麻煩別人。」細谷的身體很自然地做出了示範。「最重要的,」他接著說「是吞嚥體操。」他用手捏著下巴靠近喉嚨的部位,「人老了,能吃才是福啊!」細谷用力地吐出舌頭,示範吞嚥體操,活潑的反應與方才判若兩人。

「因為,大家相約好了要一起『ぴんぴんころり(Pin Pin KoRoRi)』!」細谷露出燦爛的笑容。那音調聽起來相當滑稽,但這是尾道市老人家們的目標,意思是「死前活跳跳」,也就是不臥床,健康地壽終正寢。

細谷爺爺在退休後因為復健體操,再度找到人生價值,而自發性地為社區貢獻,也是尾道市民生活幸福的原因。

高齡者福祉科的主任福本真弓表示,近六成的尾道市民,都有擔任義工,還有將近兩百個社區義工組織,定期在公民會館或被稱作「樂活沙龍」的據點舉辦活動。

老老互助 共同打造安全家園

「說來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我們真的沒有提供任何經費上的協助。」福本皺起眉頭笑。

十年前,住在尾道市長江中區域的香本昌義,也在沒有市府經費的幫助下,把家附近廢棄幾十年,日本畫家森谷南人子的古厝重新翻修,用來當作附近居民緊急避難、聚會的場所。「我想做的,其實是區域再造。」這完全不像是一位八十二歲的老人家會說的話。想當年動工時,他也已是七十好幾的高齡。

類似台灣區委會的「長江中町內會」,是香本最得意的成就,他自己製作了PPT簡報,解說他是如何將廢屋改建,還展示了聚會時所拍的照片。「我們春天賞櫻、秋天賞月,前陣子才一起做過防災演練呢!」他說。

事實上,香本所居住的區域,是車子無法開進去的陡峭斜坡地,古房鱗次如同台灣九份,偏偏這裡卻住著約三百位老人家。這個聚會所,是整面山坡唯一的避難處,一旁的空地還有兩個大型儲藏櫃,裡面裝滿了廠商自願提供給他們的救難物資。

「當我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大家問我哪來的經費?」香本俏皮地挑了挑眉,「但我對他們說『只要我起了頭,錢自然會來!』」果然,在他的號召之下,其他居民出錢出力。市公所雖然沒有預算,但為了減輕長者的生活負擔,職員們會用扁擔將垃圾挑下山,也聯繫山下的商店,提供商品代購送到府的服務,共同打造出能讓長者活得安心、安全的生活空間。

此外,如同香本這樣,「老人協助老人」的情況相當普遍。位於尾道市今津野區的樂活沙龍,在暑假期間,特別邀請了附近的小學生參加與長者們互動玩遊戲,醫護人員也為所有人量血壓,並進行問診,留意每位老人家的狀況。當日最年長的參加者是九十七歲的靜江奶奶,而負責準備午餐的義工,其實也是老人家。七十八歲的義工田中好子一面為碗盤消毒、一面說:「自己還健康,就盡量做,以後也會換別人照顧我。」

除了政府的統籌與民眾的協助,區域照護系統要完善,還必須有到位的醫療,而高齡者因為身體退化或是意外而造成的「失能」,是需要照護服務的主要原因。位於尾道市的公立御調綜合醫院,早在五十年前就注意到老人臥床問題,現今日本政府所採用的區域照護系統,是御調綜合醫院的名譽院長山口昇博士,花一輩子時間才建構出來的。

臉上的皺紋與白髮絲毫不損山口老院長的威嚴,他回憶系統創立之初,其實是為了解決高齡病患返家卻就此臥床的問題。「開始執業不久,我就發現很多高齡病患在完成治療後出院,不到半年卻又躺著回來,背上還帶著十公分大的壓瘡。」他嚴肅地說。

醫療向後延伸 推「三階段復健體制」

拿出厚厚的數據,山口說,錯過術後復健黃金期及缺乏專業的照顧,是老人失能返家後臥床不起的最大原因。「醫療的連結絕對不是出院後就斷了, 向後端延續是最重要的。」因此,山口開始著手於醫療、保健及照護服務的統合,並與地方政府連結進行一連串的改革。

山口所提出的三階段復健體制(分成急性期、回復期及維持期)爾後也被日本厚生勞動省採納,成為國家的醫療方針。

除了設置能到病患家中進行治療的居家照護、居家復健中心外,御調綜合醫院也首創復健專門病房,讓病患在經過醫療處置後,留院復健,直到恢復生活自理能力後才返家。

此外,山口更主張落實醫師參與照護規畫會議,這也是尾道市的長照做得這麼好的原因。尾道市長平谷祐宏表示,在山口醫師的帶領下,尾道市的醫師協會也大力協助,主動參與病患及照護機構的會議,討論出最適合病患的照護計畫。

排定照護計畫 重症者也能在家生活

記者特別跟著御調綜合醫院的照護團隊,來到福田爺爺(假名)的家中,實際看到居家照護的情形。福田爺爺本身有糖尿病,需要洗腎又罹患失智症,去年不幸在家摔倒,經過開刀治療後,目前不方便行走。即使是這樣的重症,他還是能在家生活,不需要住進養護機構,照護計畫的排定是關鍵。

攤開福田爺爺的照護計畫,一周只需要兩次居家照護,三天的到院洗腎,還能有一天去日照中心,與其他老人家下棋交流。照護員國西榮子表示,經過照護會議討論後,發現讓福田的妻子一個人帶福田去醫院有困難,因此特地安排照護員到家裡幫忙,每次三十分鐘,帶福田去醫院。

照護員為了短短三十分鐘的服務出診、醫師在繁忙中抽出時間開照護會議,在這些小地方的用心,我們看見「照護」的真正意義。

今年已經八十四歲了,山口醫師仍然站在第一線服務。他感慨:「當醫師不能只看病,要看人。」若是不用心,根本談不上照護,就只是醫療而已。

高齡長照是所有國家都必須面對的課題,山口建議,台灣一定要先將制度確立起來。「日本已經先往前走一步了。」

山口認為受到少子化的影響,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能否繼續維持,還有待考驗,「但台灣絕對可以參考日本,找到更好的方法。」他說。

你希望自己的老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在尾道,所有人都在為了老後的生活做努力。

長照,並不單單只是老人、政府或醫療體系的事,而是,每一個人的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磨心磨力?5部照護者必看的打氣電影!

撰文 :電影看世界/雀雀 日期:2017年04月10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人人都得面對老病死的生命過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妥適的照護。如果你正在無私付出照顧著這樣的家人,那是長輩的福氣,但福氣或許也是你的。

社會正在老齡化,長照事務成了我們醫療生活中不得不正視的主要課題。市面上不乏把長照磨心力講得觸目驚心的電影:深受奧斯卡電影獎青睞的伊朗電影《分居風暴》中,男主角就是為了留在家鄉照顧老父而不得已必須得和老婆女兒分居;《愛˙慕》更是因一人得病,而把原本活得優雅的退休音樂家夫妻生活毀掉;霍金電影《愛的萬物論》也把霍金病後其妻子照顧他到逐漸崩潰過程刻畫得鏗鏘有力。

其實人人都得面對老病死的生命過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妥適的照護。如果你正在無私付出照顧著這樣的家人,那是長輩的福氣,但福氣或許也是你的。本文推薦五部看了能感覺到溫暖的長照電影,為想要瞭解更多長照者心路經驗的你加油。

《一念無明》(2017)

圖片/甲上娛樂提供
 
甫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與最佳女配角肯定的香港電影《一念無明》終於在台上映了。故事敘述一位社會菁英(余文樂飾演)為了照顧病窩在家的老母而辭了工作、丟了新居、未婚妻也跑了,最後壓力過大而住進精神病院。出院之後父親接他同住,兩人從疏離、磨合到互依過程是電影極感人的敘事所在。本片除了帶領觀眾細細來回檢視疲勞的親子關係,也在後段的利用父子共處時光修補了世代間長年誤會的感情。

《我就要你好好的》(2016)


本片實為浪漫愛情電影,卻具有明顯的長照體質,描述王子般的男主角在車禍半身不遂後,遇上了一個天性樂觀且喜歡與人作伴的平凡女孩。兩人雖如童話故事般地相愛了,但男主角卻不願綁住女主角,希望她能好好地活著並充分去享受花花世界,看似甜美的成全裡其實藏著微言大義,照顧與被照顧或許都是累,但在累裡所滋長而出的愛卻總是特別真

《印象雷諾瓦》(2012)

本片由台灣攝影大師李屏賓掌鏡,講述著雷諾瓦晚年的餘生記事,晚年的大畫家必須仰賴生命維持器入眠,在一票家人與女僕的悉心照料之下才能活著,而活的時候,他都在作畫。電影給了「雷諾瓦的手」不少鏡頭,那隻作畫的手蜷曲而畸形,雷諾瓦的晚年長年受風濕性關節炎所苦,後來他連畫筆都握不住了、還硬是把筆綁在手上、刻苦作畫。那種堅毅、感撼了每一個人

《桃姐》(2012)


許鞍華執導的《桃姐》是一部關於長照的卓越華語電影,故事根據監製李恩霖的真實經歷改編,由劉德華和葉德嫻主演,講一個為男主角羅傑家奉獻一甲子、侍奉主人家四代的女傭晚年中風,羅傑於是為她的安養生活溫暖付出。本片不但柔性呈現出香港老人生活視野,碰觸老齡化社會及養老照護等議題亦屬華語片中的少數,是年不但風光出征國際各大影展、亦勇奪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三大獎。

《逆轉人生》(2011)


改編自真實故事,敘述一個跳傘運動後身體癱瘓的富翁,雇用了一為黑人青年作看護,上流社會人士與底層人民兩個世界於是產生了對話,也發展出一段特出的友情,電影讓兩個角色在苦痛的現實人生中尋求到最大的喜樂方式,其溫馨有趣的敘事手法帶有惹人感動的魔力。加上真人影片片尾呼應,讓本片成為長照電影之經典。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