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齡戀愛學:膽子不是問題,沒空才是大敵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7年09月08日
  • A
  • A
  • A

因為世故,本來只是偷情,被周刊偷拍,妻子出面原諒,丈夫低頭道歉,這是政治人物太太的大量與盤算。因為世故,本來只是偷情,被周刊偷拍,夫妻互嗆,鬧得滿城風雨,第三者扶正,成了真愛,這是高國華版的《傾城之戀》。

前陣子心血來潮,跑去學做皮件。第一天共三組人馬,一對年輕女孩和我都是首次玩皮。兩個女孩緊張得不得了,手又不算巧,做小皮夾,頻頻出錯。我或許美勞純熟,出手俐落,很快就掌握了訣竅。另外一個客人,是位熟齡男子,看上去長我幾歲,他態度從容,拿起針來如拈花微笑。年輕者生澀,年長者老練,這事簡直跟戀愛一樣。
 
這天他手上的皮包,已經到了最後階段。沒多久,便完成了一個小巧迷人的紅色女用肩包。店員要幫他包裝,他說:「不必了,主人等一下就來了。」

不一會兒,一位熟齡女子喜孜孜地走進店裡。兩人見面時的笑容,足以融化掉整顆奶油糖。女人還誇說:「上回我做的都沒他好。」看來是做禮物互送。甜蜜蜜的氣息,任誰都會猜想,他們是戀人,不是夫妻。

開書店之前,我常在某公園邊的咖啡廳裡讀書、寫稿,白天時光,常見上了年紀的男女坐在咖啡廳裡聊天,有幾對看久了也就眼熟了。通常眼睛閉著,光憑氣息,都可以分辨兩人的關係是不是戀人。

中年人談戀愛,膽子不是問題,沒空才是大敵。出版人顏擇雅在<亞歷山卓的傾城之戀>一文中寫道,中年男女相戀,還有一個特色是世故,「因為世故,所以打一開始就各有打算;女的打算便利婚姻,男的卻只打算幽會便利。不期然太平洋戰爭開打,露水緣成了好姻緣,這是張愛玲的《傾城之戀》。……因為世故,所以講效率,從見面、銷魂到永別總共只歷時四天,用短廝守換長相思。這是羅伯.華勒的《麥迪遜之橋》。」

因為世故,本來只是偷情,被周刊偷拍,妻子出面原諒,丈夫低頭道歉,這是政治人物太太的大量與盤算。因為世故,本來只是偷情,被周刊偷拍,夫妻互嗆,鬧得滿城風雨,第三者扶正,成了真愛,這是高國華版的《傾城之戀》。

說到底,中年之戀,有時是貪,有一還要接二連三;有時是感情疲勞,天天柴米油鹽,久了偏少了愛情滋味;有的是年輕時識人還不清;有的是天生浪漫多情……人各有異,理由千百種,有時理由混了好幾種。偏偏愛欲是人的天性,到了一個年紀,看待感情事件或許就多了一份寬容。固然恩恩愛愛天長地久的夫妻不是沒有,但過得水深火熱的怨偶也大有人在。平平淡淡恐怕才是婚姻的常態。和諧、保障、感激,這些感覺相加,也許等於愛情,或近乎愛情了?


 
馬奎斯的《愛在瘟疫蔓延時》裡寫道:「社會生活的癥結在於學會控制膽怯,夫妻生活的癥結在於學會控制反感。」讀到這句話,恐怕不少人會點頭苦笑。

至於愛情乍現時,多半很像,一點點意亂情迷,以及很多的好感與想像,有的像一陣迷魂香氣,有的像一道閃電雷擊,讓人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而年輕時,我們控制了膽怯,勇往直前;年紀大了,我們反而願意屈服於膽怯。因為你知道愛情多半只是一道電擊,難免有夢醒時分,而且不算伴侶小孩,你四周還有眾多親戚鄰居,加上生活忙碌,房貸和工作壓力,這些正是熟齡戀愛的「不能」。

可是天天都還是有中老年人墬入情網,原因你也知道,因為戀愛讓人回春,愛讓人不老。而這不是熟齡人是最渴望的?

中年人太忙,婚外情通常是因為敵不過情慾的滋長。而老年人呢?時間多了,但慾望減弱了,升起的更可能是心靈的需要,常常是伴侶過世,需要有人作伴。這時的愛情,有時更加純粹,像個孩子似的。還有一種可能是對人生絕望,愛情成了一種救贖,甚至是毀滅,一如渡邊淳一的《失樂園》,最後兩人殉情,如櫻花綻放後凋謝。也許像馬奎斯說的:「不管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離死亡越近,愛的就越深。」

倘若熟齡戀愛是為了回春,那麼世故的中年人總要掂量這事是否安全有效?固然這個年紀被騙失身的損傷較小(最好是啦),但若被騙財騙色,最後傷心的程度恐怕比年輕時更重,覺得自己一敗塗地,站不起來了。此時復原起來更需要智慧與努力,快慢有著很大的差別。

若真覺得有戀愛感真好,人生才有活力,我想停留在欣賞以及小暗戀的階段也不錯。或像羅蘭巴特說的——有節制的醉。「應該打消佔有慾——但清心寡慾也不應露面:別說什麼奉獻。……」發乎情止於禮確實是一種境界,但也比較自由;有時當個迷哥、迷姐也不錯,可以堂而皇之你的迷戀。小虎隊剛出道時,我母親很愛,有一次我們一起逛菜市場,某攤子上掛了一件印有小虎隊照片的T恤,我母親突然走過去親了那件T恤一下,啊,那表情真是可愛,宛如少女。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