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的故事,陳佩琪

撰文 :楊雅馨 日期:2016年08月25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她這麼賣力要奔向何方,她不累嗎? 一點也不,只稍微有點,非常,沒有關係。 她若愛他,便是下決心愛他。 ——辛波絲卡〈一個女人的畫像〉

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因2011年 的愛滋器捐事件,於2013年8月20日被公懲會懲處「降兩級改敘」,當時柯文哲還在波蘭開會,身為柯文哲的另一半、更是專業兒科醫生的陳佩琪心疼先生被汙衊,她主動挺身、首度一個人出現在媒體……至今,他們夫妻倆攜手走來已近24年。

「不知道這螺絲是做什麼用的,卻打算築一座橋」,這就是陳佩琪,同時,也是許多為人妻、人母的最佳寫照。

戴口罩的女人
2012年,柯文哲突然說:「佩琪啊,我們去四獸山走走,反正妳肺部手術後也要保養,那地方空氣又好……」當時,她內心充滿甜蜜的感動,後來才發現,原來柯文哲自己要登玉山,需要鍛鍊體力,他認為一個人走步道蠻奇怪的,才拉著老婆陪同。

陳佩琪回憶起當年發現肺腺癌的經過,她說:「老天爺還是滿眷顧我的,在一次偶然的健康檢查時,偵測出肺部有一塊陰影,當時我還不以為意,是柯文哲很緊張的拿著片子,到處請教胸腔內科醫師,證實為早期肺腺癌。」雖然明明知道癌症早期手術治療是最有效的,但她還是會擔心這一麻醉是否就此長眠,「我還有小孩、老公要照顧啊!」面對即將的手術,她遲疑了。

2011年3月16日,柯文哲難得帶著陳佩琪,兩人到北投散步,企圖消除彼此內心的不安。隔天,是太太住院的日子,柯文哲依舊忙著院內的工作,陳佩琪獨自一人到醫院的住院服務中心報到,從辦理住院手續,緊接著接受胸部X光、心

電圖、抽血等,一連串的常規檢查,身為一名醫生,這是熟悉的程序,不一樣的是,這一天,她的身分是病人,而且孤身一人走進病房,單獨面對護理師的病史詢問。手術後,她肺功能減少20%,由於肺泡沒有再生功能,陳佩琪努力的含住「誘發呼吸訓練器」,拚命地要改善自己的肺活量。

自從開完刀後,陳佩琪擔心空氣汙染、炒菜油煙,「戴口罩」成為她保護自己的方式之一。至於,癌後的養生之道,每天三餐一定要規律進食且盡可能維持均衡飲食;到了冬天,則會注意保暖,穿得暖和、圍上圍巾、喝喝薑湯,避免感冒,如此而已。

是職業婦女更是全職父親
柯文哲在台大醫院任職,始終一天工作16個小時,時間全奉獻給了醫院;於是,陳佩琪不得不一肩挑起家事、三個孩子的教養責任,還有自己忙碌的醫師工作。猶記得,大兒子出生剛滿兩個月,柯文哲就被送出國進修,待他回來後,兒子已經會走路。

漸漸的,她也習慣這種另類的醫師娘身分。只是萬萬沒想到,他們的大兒子3歲時,爸爸老是叫成「答答」,媽媽叫成「ㄚㄚ」,牙膏只會說「膏膏」,身為小兒科神經專科醫師的她慌了,不知如何面對這樣的小朋友。她索性帶兒子去幼稚園,心想和其他小朋友相處,兒子的語言發展或許就會改善,沒想到第一天就被老師「退貨」!只好帶著兒子到台大兒童精神科的日間留院治療部治療,訓練7〜8個月後,他終於學會開口說話。當時,大女兒也才剛滿一歲,住院醫師的忙碌工作,壓得陳佩琪喘不過氣來,每天下班後,她先急忙到台大接兒子,接著又趕緊去保母家接女兒。「蠟燭兩頭燒」的生活,也持續近一年之久,說著、說著,陳佩琪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孩子教養大不同
從面對老大「亞斯伯格症」的特殊疾病,不知道怎麼教,到遇上老二在青春期的叛逆性格,那才是真的沒辦法教!陳佩琪說:「午夜1點多,叫女兒不要上Facebook,她竟回現在正熱鬧,朋友都上線了,怎麼可以關掉……叫過來也叫不動,管過來也管不聽!」話雖如此,大女兒在外面卻非常有禮貌,和大女兒一起搭公車,下車時,陳佩琪發現大女兒都會向司機先生說:「謝謝您。」也會帶著妹妹買制服、介紹學校環境等,叛逆歸叛逆,還是有姐姐的風範。至於,小女兒則是完全符合社會規範,該念書就念書,完全不需要她教,不像姊姊一樣,老忘了帶東西,總是要她送去警衛室。

陳佩琪說,在孩子的成長過程,她和許多家長一樣,總是會努力協助小孩完成功課,不希望因為工作忙碌而忽略他們,不論是站崗、親師會,她從不缺席。有一次,下夜診回到家都10點多了,看到聯絡簿上寫著——「請觀察一種活的動物」,陳佩琪就對孩子說:「這麼晚了,到哪裡去找活的動物啦?媽媽就是活的動物啊,妳就觀察我……」採訪現場出現一陣歡笑聲。陪3個小孩完成作業所累積的豐富經驗,讓她知道台北市擁有最多蝌蚪的地方就在木柵動物園裡的河馬池,因為她曾經為了孩子的作業去抓蝌蚪。

應該共同分攤、陪伴的過程,總是少了柯文哲,她不曾抗議嗎?「或許是因為我也是醫師,比較能夠諒解醫師的責任與來自病人的壓力。」有一次,兩人去參加喜宴,柯文哲被緊急call回,陳佩琪陪他到醫院,看著他進入ICU,站在厚重的鐵門外,陳佩琪說,「我可以清楚知道他們是在急救……慢慢了解一個人的生命是有孰重孰輕之分。那時的柯文哲不屬於陳佩琪,而是屬於比我更需要他的人。」儘管3個孩子的成長過程父親總是缺席,還好有陳佩琪的加倍付出而彌補過去,如今他們分別就讀清華大學、台灣大學、北一女,儼然有乃父乃母之風。




夫妻之情
「夫妻有很多的衝突,不是來自小三就是錢的問題,」但在柯家,柯文哲對錢財完全沒有概念,他說:「賺來的錢就是給妻小用的……」他也如實做到將薪資完全交給陳佩琪,至於小三?陳佩琪說:「我當然會擔心,也曾聽聞他每次赴大陸講學,都帶不同的女助理,他常說他得天下都是女人打下來的。不過,自從《X週刊》登陸後,台灣男人的婚姻道德標準提高許多,先生和我對這個週刊都蠻肯定的,週刊對柯文哲似乎也很感興趣的,老公膽敢有小三的話,就派狗仔去跟蹤吧,我也可以省下一筆徵信費。」言談之中,陳佩琪對另一半是充滿了信任。

下輩子還要嫁他嗎?「他對這家只有關心,從不抱怨,也很好款待,只要一張床就可以窩著,也不挑食,襯衫也不需要我燙……也很放心的把責任交給我,他或許不是好父親、好老公,但他永遠給我最大的尊重,這種被需要、被尊重的感覺,我當然願意。」陳佩琪說。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