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中年,別再說改天了!3故事警惕我們: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了

撰文 :施昇輝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中年後,就算第三人生交不到任何一個新朋友,但老朋友總該有吧?中年人生,最大宗的老朋友,當然非同學莫屬了。大家從小學,甚至幼稚園起,一直到大學或研究所,同學一定多達百人以上,而至交摯友少說也有幾個吧?所以真的要孤苦伶仃過完一生,應該也是少數的。不過,老朋友總是會陸續離開,有時是因為去世,有時是因為想法完全不同,不必勉強再來往了。

我有個同學在LINE群組上,直接了當說我是一個「投機分子」,還因此讓其他同學挺身為我辯護一番。我當然不喜歡他對我下的「評語」,但我喜歡他的「態度」。

 

第三人生,勇敢和一些理念已經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同學絕交吧! 在第三人生,時間只會愈來愈少,別浪費精力去和你不喜歡的人互動,也別希望讓所有的人都喜歡你。這位同學肯定不喜歡我,但我謝謝他讓我明白這一點,免得我還要和他打交道。

 

我最不喜歡很多人常常把「做自己」三個字掛在嘴邊,因為只要你還有牽掛的人,就很難做自己。唯一可以做自己的機會,就是選擇和你喜歡的人做朋友,然後再也不用和你討厭的人來往。新朋友一定是喜歡才會結交,但老朋友真的就需要「斷捨離」了。

 

如果是你認定值得繼續交往的老朋友,就別再說「改天」了,因為這是對友誼和生命的一種敬畏。人生無常,說不定改天之後,就再也沒得改了。

 

幾年前,我有個女同學因為罹癌而自知時日無多,就託閨密幫她找初戀男友,想在最後見他一面。在那個臉書還沒有非常普及的年代,閨密們花了一番工夫才找到初戀男友的下落,沒想到他已經過世多年。

 

她們在這位女同學彌留之際,告訴了她這個不幸的消息,讓她徒留遺憾而離世。初戀情人在各自嫁娶之後,或許不宜再頻繁聯絡,但終究無法再見一面,也是讓人不勝唏噓。

 

類似遺憾的事情,我也有一親身經歷。我在當兵期間,曾結交了一個男筆友,因為我們都愛看電影,也都在當時最有名的《世界電影》月刊投稿。

 

他是一個國小老師,任教的學校與我服役的部隊不遠,我還曾在休假日去找過他一次。退伍後,我們還繼續通信了一陣子,但因為工作性質差異太大,也就漸漸失去聯絡了。

 

2014年,我出版了與電影相關的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書中有提到這段友誼,因此希望能親自把書送給他。當時唯一的線索是他寫信給我時,在信封上留下的地址,但已經是將近三十年前的資料了。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居然真的在這個地址附近找到他了。

 

你會想去找一個失聯已久的朋友嗎? 如果真的有心,就不該放棄任何機會。第三人生真的不該讓自己一直處於遺憾的心情中,想做就去做吧! 真的找不到,才不會真的遺憾

 

當時見面相談甚歡,立刻加了臉書,還說改天一定要找時間專程聚聚。這一「改天」,就可能真的沒有這一天了。兩年前,突然發現他在臉書上已經很久沒有發任何動態,我還曾發私訊問他是否無恙? 他一直到兩年後才回我說:「我現在不太好,中風快兩年了,持續復健中。」

 

我看到他終於回信,很開心,而且事隔已兩年,心想他應該是康復得不錯吧? 然後就又傳了封私訊,想說要去看他。他不只答應,還回我說:「到的時候,可以聯絡我,我來幫你開門。」連開門都能做,想必可以算是痊癒了吧? 當下內心非常歡喜。

 

依約來到他家樓下,正要打電話給他,手機正好傳來他的私訊:「到了嗎? 我是他的太太,我會下來接你。」

 

見到他太太之後,我才知道所有的私訊回覆都是她代勞的,這時一陣酸楚湧上心頭。見到他本人,原來行動已經不便,話也講不清楚了。

 

我們迄今只見過三次,但卻非常投緣。到了人生下半場,永遠不要說「改天再一起吃飯」,因為或許再見面時已經遲了。甚至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很多人認為臉書占據了現代人太多的時間,但我認為臉書有一個很難被取代的功能,所以我強烈建議大家要註冊一個帳號,而且要不吝發文。什麼功能呢? 就是讓你的親朋好友知道你現在過得很好,最起碼也知道你現在仍健在。

 

如果當初沒有和他加臉書,我可能連他中風了都不知道。就算當初留了電話,也不可能常常主動聯絡。加臉書的好處,就是不必一一告訴每個朋友你的近況。大家透過你的發文,就會知道你目前的生活。不需要每天發文,偶爾貼個你和別人聚餐,或是國內外旅遊的照片,也就能夠很輕鬆地向大家報平安。

 

我有個旅居國外的表哥,是我的超級粉絲,我只要發文,他都會按讚或留言。2015年底,我沒注意到他有幾天沒按讚,之後就傳來他在美國心肌梗塞猝逝的消息。從此之後,只要發現有些朋友很久沒發文,或沒有按讚,我都會私訊問他是否一切安好?

 

要和住在國內的朋友見面,隨時都可以,但如果有旅居國外的朋友回到台灣,請務必要把握機會見面,因為錯過這一次,恐怕真的很難有下一次。不要說非要等大家都有空才一起吃飯,有時單獨喝咖啡,或是單獨去家中、下榻的旅館大廳拜訪,可能還聊得更盡興。

 

有時看到明明同齡的朋友,居然已經罹患不可能好轉的疾病,雖然難過,但比起將來連見面都不可能時,多少還是會比較欣慰。

 

此外,進入第三人生之後,一定要盡可能參加同學會。很多人在衝刺事業、照顧家庭的第二人生,因為同學成就各自不同,而不太願意參加同學會,但到了第三人生已經沒有太多較勁的意味了。在人生這個階段,要有錢也不會更有錢了,要有地位也不會爬得更高了,所以就把得失心放下吧!

 

畢業三十週年同學會,一般都是參加人數的分水嶺,之前通常門可羅雀,之後就門庭若市了。因為以前談的都是工作和家庭,大家狀況不同,甚至還有高下之分,現在談的都是健康和生活,比較容易起共鳴。

 

同學會最怕的是有人當爐主,由一個人全部買單。雖然大家可能會說好輪流當爐主,但後面主辦的同學肯定是輸人不輸陣,因此到頭來一定是愈辦愈高檔,花費當然也愈來愈多。

 

經濟狀況好的同學當然不會計較這些錢,但有些沒被要求主辦的同學到最後恐怕也不好意思常常參加了。我認為最好的方式是輪流決定聚餐的地點,然後由所有參加的同學平均分攤,這種同學會才能辦得長長久久。同學會如此,好朋友的聚餐也該這樣做。

 

千萬不要妄言「享受孤獨」。我們都只是凡夫俗子,要盡可能讓孤獨愈晚發生愈好。第三人生如果沒有朋友相伴,將會非常寂寞。

 

交朋友只有一招,那就是走出家門─不走出去,終將孤老一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第三人生任逍遙:50之後,比理財更重要的事!》,有鹿文化出版,施昇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無常,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爭吵?父母一天天老去,這4件事情再不做,小心會遺憾一生

撰文 :羅勃‧伯恩斯坦, 瑪麗‧朗古蘭 日期:2019年09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你已經知道如何處理對父母的過度依賴,有許多原則同樣適用於疏離的情況,包括同樣的過程:改變功能不良的角色,解除阻礙改變的隱性聯盟。在抗拒發生時,對抗它,便創造了可以重建關係的情境。

1. 疏離的親子角色

 

疏離可以帶來權力。你愈是把家人擋得遠遠的,讓他們對你的情況一無所知,他們就愈想靠近你,容忍你的怪癖,以防你離得更遠。疏離的家庭角色帶來的權力,讓個體很難放棄。

 

【策略】

 

第一步是權衡「代價」和「獲得」。有時你很難意識到付出的代價,畢竟疏離的症狀之一就是很難專注於自己的感受,因此在檢視疏離的影響時,要特別注意負面影響。回想當你感到失望或受傷的時候,你的疏離是否在其中起了作用,而關鍵在「誠實」。

 

2. 家庭裡的疏離聯盟

 

家庭在處理成年子女的疏離問題時,經常會讓雙親之一擔任「聯絡者」,父母中的另一方與孩子的互動就變得稀少而表面。聯絡者(參與程度較高的父或母)獲得了相當大的影響力,因為所有消息都得透過他傳達。

 

【策略】

 

改變你的溝通模式,可以解除這兩個聯盟。首先,確認是父親或母親成了聯絡者,這通常不難分辨。接著,增加與孤立的另一方直接互動,從尋常的交流開始(比如正在做的工作),然後逐漸過渡到更親密的互動。

 

3. 克服疏離的親子關係中的「抗拒」

 

每個家庭成員都會以自己的方式抗拒關係的變化。對於父母中參與度較高的一方,抗拒表現是選擇性地交流:選擇哪些事情可以傳達,從不洩露太多,小心地維持獨占關鍵消息帶來的影響力。而對於疏離的父親或母親,這種抗拒包括:在關係開始重建時拉開距離,投入工作或沒有家人參與的其他活動。

 

【策略】

 

若父母中參與度較高的一方,開始以會造成傷害的方式操控信息傳遞,你要花些時間陪伴,通電話,一起出門走走……以行動表示,即使你希望與較孤立的那一位重建連結,但你和他的關係同樣非常重要。

 

當父母中孤立的一方以後退作為抗拒時,祕訣是讓他知道,你會持續與他互動,不會放棄,同時掌握好對方的接受程度。在這種情況下,行動比言語更管用。

 

4. 重建親子關係

 

「重建」,只有在兩個前提下才能真正發生。首先,疏離的子女必須真正想要重建與父母的關係,必須願意承擔必要的情感風險。其次,父親或母親必須願意放棄自己身為「聯絡者」的一些影響力,來促進重建過程。

 

【策略】

 

若你想讓聯絡者放心的努力不奏效,這時──而且只有在這時候,你可以與他討論他的恐懼:他是如何看待你的行為改變?他認為如果你跟孤立的父母一方重建連結,會發生什麼狀況?他會被排除在外嗎?還是被攻擊?被忽視?

 

一對一的討論有助於澄清一些誤解。謹慎地選擇時間和地點,在壓力較小的時段,僻靜的場所,做好準備會有悲傷、自責和憤怒產生。

 

最初的討論最好不要讓孤立的父母一方參與,在重建過程之初,同時處理三個人相互衝突的顧慮和擔憂太困難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適度依賴:懂得示弱,學會從信任出發的勇敢》,寶瓶文化出版,羅勃‧伯恩斯坦, 瑪麗‧朗古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將往生奶奶屍袋一開,全家人眼淚潰堤...自己也哭個半死!接體員體悟:人生無常,寶貴的就珍惜

撰文 :大師兄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這故事已經是我上班過一段時間的事了,我一直說我很愛哭,只要生活中一些事情觸碰到我心裡最軟的那一塊,我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下來了。

當年我有一個跟我算麻吉的女性朋友,每次一起去看電影找的都是很催淚的片單,但她本身很冷血,所以每次和她看電影的時候,都是一名女生一直拿衛生紙給我這個大男生擦淚。

 

還記得那天是一家很大的家族,往生的是一位老奶奶,幾乎全部家族的成員都到齊了。到齊後,我先跟老司機把往生者送至冰庫,別上手環後,葬儀社的才跟他們慢慢走至冰庫。

 

我對老奶奶的死都會特別有感觸,因為我是外婆帶大的,我永遠不會忘記那駝背的身影,那雙長滿繭的手,給我的愛多麼飽滿,對我是多麼關心。

 

我當初想做這行的時候,有問過我外婆,如果她覺得不好的話,我也會聽老人家的話不做這行。正如我做長照的時候所想的,把屎把尿,要忍受老人家脾氣的工作我都做過了,還怕什麼我做不成嗎?

 

好在她老人家完全不介意,有時候回家跟她說說我上班的故事,她也是聽得津津有味,是個對生死很看得開的老人家。

 

今天這家子讓人感覺很好,那場景絕對稱得上子孫滿堂。當我問說還有沒有要見最後一面,之後就要進冰庫的時候,那群家屬都是忍著眼淚,說:「好,再讓我們見見她最後一面。」

 

屍袋一開後,大夥眼淚直接潰堤。一般我遇到這種場面都向後轉,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跟著哭。而這天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場景我就想起了我的奶奶。

 

我自認這些年來,老病死的部分我看得很多,很多時候總是跟家屬說:「要看開點」、「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之類的話。但,如果今天那位是自己的外婆,我是否可以看得如此灑脫?

 

如果今天這場景,就是對我心中這個疑惑的小測試,答案是不行的。因為我人跟在他們後面一起哭,我實在止不住我的眼淚,也無法停止自己融入那哀傷的情緒裡。

 

總之,跟他們哭了一陣子後,禮儀師請他們出去,畢竟之後還有一些民俗儀式要進行。家屬走光之後,禮儀師跑到我身邊跟我說:「人死不能復生,要學會放下。你人一直不走,其實她會掛念你不能好好地跟著菩薩走的。來,現在我們往前走,之後就不要回頭了。」

 

我擦擦淚,回了他說:「走什麼走?你不先走等等誰來關門?!」

 

他才用他老花的眼睛認真看我一下,驚呼一聲:「靠夭咧!你不是那個新來的小胖嗎?你是在跟著哭幾點的啦?」

 

從此以後,這個禮儀師看到我的時候都會笑到肚子痛,我也不以為意,因為我跟乃哥一樣,真性情來著!

 

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我變得越來越常打電話給我在彰化的外婆,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很想打電話回去。之前在書本上看過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原本只是書本上的幾個字,但我卻可以印證在我的工作上,我的生活裡!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你好,我是接體員》,寶瓶文化,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旅行,其實是越玩越富有!人生無常、回憶無價,我決定生命每一刻都要充滿價值

撰文 :常春月刊 日期:2019年07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利用旅行,讓自己歸零、再出發,在旅行中放下原本的「習慣」,融合當地的生活,在旅程移動中,讓自己練習尋找路線、找出自己喜歡的模式,透過旅行來獲得心靈與精神的享受。

「旅行,說走就走!」這可不只是廣告詞,可以解讀成:「只要你想要旅行,就勇敢踏出去,別猶豫不決。」但踏出旅行的第一步,可別真的這麼隨性的說走就走,做好萬全準備,旅行的每一步,才會踏實有意義。

 

在臉書社群擁有43萬粉絲的親子旅遊達人Choyce,本身擁有國際外語領隊證照,更是知名的日本旅遊達人,她回憶起成年之後的第一次自助旅行,那是仗持著自己是日文系學生,覺得到日本自助旅行難不倒她。

 

買了機票、訂了飯店就出發,結果一上飛機開始腸胃不適,到日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掛急診,還記得拿著6000元台幣的醫療帳單,只吃了日本的藥物,什麼都還沒開始吃喝玩樂,隔天就再訂了機票回台灣。

 

這趟「首日行」對她來說,印象超級深刻的,可以說是很不好的回憶,也可說是很寶貴的經驗,因為有了這樣的第一次自助旅行經驗,Choyce說,旅行前,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再出發,不要想說耍帥、自以為是,等到真正遇到了狀況,才不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休息,為了走得更長遠

 

很多人把旅行當充電,這樣的想法很棒,Choyce也相當認同,而且要趁著自己有體力、有能力,把想法行動化。

 

很看透人生無常的Choyce說,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怎樣,所以,當有了旅行的念頭,不管是想帶著父母、跟著另一半,或是拉著孩子一同前往,有了念頭,就要付諸行動,「把握現在,沒有早知道」。

 

事前規劃的重要,可以讓旅程更安心,旅途中可能發生的狀況,可說是完全料想不到的。

 

因此,簡易的個人藥品、安全資訊、醫療資訊等,都要查詢完善,真正到了旅途中,可能會有迷路、遺失物品、語言不通、意外等狀況發生,若真的遇到了,就得勇敢面對,旅遊最重要的寶貴經驗,就是突發狀況,這更是考驗靈機應變、克服困難的時候。

 

Choyce說,有時回憶起一段旅程,往往印象最深刻的都是在解決事情,跟你的旅伴一起解決、經歷,那就會是最棒的旅遊記憶。

 

每天,都是旅遊日

 

常在旅遊論壇上看到網友討論著,到底是要春天賞櫻、秋天賞楓,還是冬天看雪呢?

 

Choyce說,真的不要太設限一定要什麼季節去旅行,就算不是旺季,也有美好的一面等著你,更何況,每個季節都有好與壞,端看你想用什麼樣的角度去欣賞,而且天氣陰晴不定,說變就變,有時太陽、有時陰雨,都別有一番風味。

 

旅行,越玩越富有

 

很多人喜歡旅行,但總是抓不到訣竅,給自己很多框架,Choyce說,可能是因為自己的樂觀個性使然,她的旅行計畫,從來不設限錢要存多少才能出發、天氣要在什麼季節才能出去,因為出發去旅行對她來說,只要花著自己賺的錢,在經濟考量規劃之內,可以把旅行越玩越富有。

 

常有人說,要出國旅行,得先把錢存到多少才能出門,Choyce則說,只要生活經濟條件許可,且綜合考量周全之下,把機票飯店確定好,其餘的吃喝遊玩購物金額設定到最低限度,其實,整趟旅程根本不會花太多錢。

 

Choyce分享說,自從孩子出生之後,她一直有著帶孩子自助旅行的念頭,但是這麼一來,全家出遊的費用林林總總加起來,也是個不小的數目。

 

所以,她跟孩子溝通好,想要跟著媽媽出國旅行,要能夠「吃苦」,只能搭大眾交通工具、飯店只要乾淨安全,不用5星級、沿途沒有大餐吃,偶而還得啃麵包。

 

Choyce說,這樣的吃苦行程,練就孩子提早獨立、面對挑戰,不怕陌生,也因為跟媽媽一起體驗這樣的旅程,反而讓親子關係更緊密。

 

如果你今天是單身、沒有家累,那麼旅遊對你來說,負擔更少了,旅行可以是工作壓力的釋放、心情低潮的轉換,抽離原本舒適的生活圈(或者是水深火熱的地獄),都可以利用旅行,來讓自己歸零、再出發。

 

在旅行中放下原本的「習慣」,融合當地的生活,在旅程移動中,讓自己練習尋找路線、找出自己喜歡的模式,透過旅行來獲得心靈與精神的享受,這樣的旅程所賺到的體驗,是無價且充滿回憶的,所以「旅行真的是越花錢越富有」。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常春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淡如/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寶貴的就珍惜,自由是快樂!

撰文 :吳淡如 日期:2019年04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淡如粉專
  • A
  • A
  • A

中年後的你是否還擁有一張快樂的臉?

這幾年,開了好些場同學會。

 

過了愛情困擾期、育兒勞頓期和生活掙扎期後,人似乎更能明白「曾經相逢就是緣」這個道理。

 

同學少年都不賤,都是本地明星學校的佼佼者,也都曾經是各自父母光耀門楣的希望,到了中年,有的事業有成仍在奮鬥路上,有的安居樂業也面臨退休,各自走過了浮生千山路⋯…。

 

在我看來,中年人的臉,可分:快樂的臉,不快樂的臉。一半一半。

 

快不快樂藏不了,可以被人直覺敏銳的嗅出來。人的心境,像是隱藏在臉龐上的某種符號,不管他想要隱藏遮掩些什麼,都藏不住。不快樂,連笑都苦。

 

擁有快樂的臉的,未必是際遇好的。

 

擁有不快樂的臉的,未必是最操勞的,也不是經濟狀況最差的。

 

有虔誠宗教信仰的、有豐足退休俸祿、有安穩家庭、妻賢子孝、兒女上頂尖名校的⋯…未必有快樂的臉。相反的,有的人還常常一嘴國仇家恨、動不動埋怨,又看誰誰誰不順眼。

 

如果你活著的目的是在找敵人而不是在找朋友,那麼,你怎麼可能發自內心快樂?我曾在同學群組裡常看到信仰某宗教或政黨相當虔誠的同學,動不動就把別人不一樣的信仰當成假想敵,挑釁一番,大家雖然沒有表面上反抗,但只要他一發聲,眾人皆寂然。

 

很多人誤以為「只要下半輩子有保障,就會快樂」,然而那些領著鐵飯碗薪水,退休彷彿受到公家保障的人,不少人還真的很會為小事小利憂愁。

 

兩種人有著快樂臉的人

 

在我看來,有快樂臉的人,只有兩種:第一種,還在持續運動以保身心健康。第二種,還在學習的路上。

 

一個身體還能自由活動的人,心情才可能舒爽。自律性的保持運動習慣,表示身體沒什麼太大毛病,他還注重著自己的體態,希望活出一種姿態。

 

而一個還在學習的人,至少還企圖讓自己活得很有趣,感覺世界上還有很多新鮮事可以探尋,還謙卑知道自己不足,還想再過得更充實。過了中年,幾乎不必再為「謀生」學習技能,只要為「開心」學習某種藝術、技術或專長,也許他只是沒有目的東學西學,但講起他想學的或新學的,總是喜上眉梢。

 

中年後還能快樂活著的答案,其實很簡單。

 

一個中年人,如果他看起來還快樂,那是因為他的眼中還有光,還在追求著什麼。神采奕奕,因為心裡還燃著希望。即使那個希望,只是小小的火花與燭光。

 

是希望,不是盼望。

 

所謂盼望,是索求別人給他什麼,命運回報他什麼,期待能獲得所謂公平與正義或圓滿⋯…把滿足寄託在自己其實不能主宰的事情上。

 

如果中年後你還想有張快樂的臉,那麼,請你把目光從外在移入內心。

 

我們先來悲觀的計算一下。你到底還有多少時日?

 

我們用七十五歲減去自己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那是你可以清醒及可以自由活動的時間。

 

為什麼是七十五?我們平均年齡不是都到快八十了嗎?別計較這些,因為以台灣人來說,躺在床上到離開,平均竟然有七年。

 

那不能自主的七八年,如果我們腦袋還算清楚的話,受的苦應該足以把人生擁有的快樂擊沉。真是不敢設想。然而,那卻是鐵錚錚的「平均」事實。

 

我祖母高壽,九十八歲走的,但她從八十五歲躺在床上之後,過的是日日呻吟的生活,健康檢查一切沒問題,但是神智漸失,人越來越佝僂,到最後連自己哪裡痛,都說不出來,想來實在讓人痛心。

 

照上面那個算式,我清醒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十三年。你算一下吧,鐵定像個自以為富有的皇帝,一查帳才發現國庫空虛。我們的時光早已被偷偷蝕去。

 

更慘的是,你還可以計算一下,和你最愛的家人或兒女,你還能相聚多久。

 

以五十歲為例。現代人都忙,如果你每天能夠和家人相聚(眼對眼,而不是各自對手機)一小時,那麼你就把七十五歲減去你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再乘以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一小時,除以二十四(一天),答案是不到三百天!

 

而且這三百天,還算得太多了,是「全部家人」的總和⋯…。

 

(75-50)× 2 ×365×1÷24= 253.47 3

 

事實上,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忙碌的父親,每天平均和孩子相聚恐怕只有十五分鐘,只看到孩子的後腦勺。

 

那麼你只能乘以零點二五。

 

乘出來,多麼可怕的數字,我們跟歷史上已經離開的古人一樣,總自以為,還有許多日子。

 

事實上,你和孩子相聚的時間還沒那麼多,因為他們越長越大,結婚成家之後,很可能過年過節才看見他們一次,而且來去匆匆。

 

呵,時間那麼少,你還挑剔他們什麼?還不好好讓他們對你有好印象?你嘴裡叨叨念著「我這是為你好」,關心著未來,卻忽略了現在。

 

和所愛的人相聚的時光,何其的短,何其的寶貴!怎能不且行且珍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本文摘自《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有方文化出版,吳淡如著)

 

熱門文章

張曼娟/那些無常教我的事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從舊金山去酒鄉Napa,差不多是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而我們一路停停走走,出發時正是午後,抵達時已是下午近五點鐘了。這一路都是藍得透亮的天,偶爾飄來棉絮般的白雲幾朵,如果有什麼硬要挑剔抱怨的,那就是天氣太熱了,與原先設想的秋高氣爽很不相同。

今年秋天的高溫不斷複製暑夏,令人心煩氣躁,聽說舊金山連夏天也是涼爽的,於是決心規劃一場小旅行,去感受真正的秋天。

 

這場長途旅行於我而言並不易得。自從兩年前,父母的健康狀況相繼出現問題,我便忙著跑急診室、守候在手術室、等待在各科門診外,父親缺乏安全感的時候,更囑咐我取消一切工作與活動,整天待在家裡,哪兒也不准去。在照顧著老父母的同時,自己的生活正一塊一塊的陷落流失,這讓我感到沮喪與窒息。所幸,近半年來父母親的狀況漸趨穩定,又來了一位勇於擔當的外籍移工,終於可以稍得喘息。於是,到遠方去,給自己一場旅行的召喚從內心深處響起。

 

幾個熟識的朋友聽說我要去旅行,覺得興奮,一邊又不放心的告誡我:「既然要出門,就好好放鬆心情,不要牽腸掛肚的。記得,要活在當下,因為這樣的時刻是稍縱即逝的啊。」

 

▲圖/張曼娟提供

 

當我坐在下午五點半的酒莊樹林,和旅伴們開了一瓶甜酒,吃著豐富美味的三明治,進行著黃昏野餐時,夕陽正緩緩沉落。不遠處的木桌圍坐著七、八個非裔女子,她們已經喝了不少,又帶著幾瓶酒繼續喝,看起來是在慶祝某人生日。她們唱著歌,手舞足蹈,有時大笑著拍手,有時搶著講話,情感似乎很親密。有個高大的女子突然脫身走開,款擺著身子來到一棵樹下,隨意坐下來,敞開衣領納涼,而後支起頭來望著熱鬧笑嚷的朋友們,像是在欣賞一幅畫那樣。林子裡吹起了風,金黃色的細小葉片像一場碎雪,紛紛飄墜。在我眼中,這也是一幅極美的行樂圖。

 

兩天之後,我們返回舊金山,住到了日落區,走過幾條街口,便是大海與沙灘。夜晚臨睡前,嗅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味,旅伴說,好像是在燒乾草;我說,也許是有人在焚香?我們來到後院平台觀望一番,看不出所以然,氣味仍持續著,並不嗆人,也不難聞,就只是感覺奇異。天上的月亮很澄淨,星星遠遠近近的閃耀著,不知從哪來的風,一陣緊似一陣。

 

那個夜晚,特別悶熱,我們都沒有睡好。第二天早晨,便看見新聞,說是Napa 一帶野火燎原,燒燬了整座城鎮。準備吃早餐的我們,突然都沒了心情,怪不得後院的平台和桌椅落了一層銀白色的灰。昨夜的氣味,是焚燒的葡萄園、釀酒廠、一幢接一幢的房舍,或許還有我們曾經憩息的野餐樹林?

 

這場火燒了許多天都沒能撲滅,我知道這就是無常。從來,無常就沒離開過,一直潛伏在我們之間,隨著我們笑談坐臥,行樂狂歡。無人可以對抗它,因為它才是真理,是名師,不斷的教誨世人,你所擁有的只是此刻,要活在當下,因為每一個時刻都是稍縱即逝的啊。

 

(本文節錄自《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天下文化,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