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丈夫過世而過度悲傷,現在才領悟:以後的日子,可以自在的活著

撰文 :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9年02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先夫五十八歲時因急性腎衰竭而被送到急救醫院,就這樣成了不歸之人。那年我五十六歲。

文/ 主婦之友社 

 

本來以為安穩快樂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沒想到突然結束,今後要如何活下去?……喪夫的衝擊過於巨大,令我茫然無措。

 

只是在電車上看到同年代的夫妻,我就會因悲不可抑而移到別的車廂;隔了很久再度去聽演唱會時,第一首歌才剛響起,想到丈夫以前都會坐在旁邊,就寂寞得淚流滿面。

 

我接到媳婦的電話,得知長男夫妻生下第一個小孩時,想到要是丈夫還在不知道會多高興,就忍不住大哭。我變得無法控制情緒了。

 


與許多人結緣而受到扶助

 

這樣的我之所以能夠慢慢改變,都是多虧了家人和朋友不著痕跡的鼓勵,以及與一些人結緣的關係。

 

第一個緣分是來自失去重要親人的自助團體。喪夫三個月後,我開始去文化中心上「控制情緒講座」,是在那裡認識的學員告訴我這種團體的存在。

 

這個團體讓相同經驗者齊聚一堂,講述或聆聽他人說出自身的痛苦經驗,藉以療癒內心的創傷。我也在那裡將沉積在內心深處的悲哀和不安傾吐而出,深切地體會到不是只有自己在受苦,而得以慢慢地恢復原來的自己。

 

當時結識的朋友至今仍會一起旅行、吃飯,維持愉快的情誼

 

 

另一個緣份是與自己的邂逅。先夫過世大約一年後,朋友邀我去以色列旅行。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出國。其中一個行程是去爬西奈山,我在下山途中,忽然發現四周都沒有人。

 

在坑坑洞洞的岩石山上、悄然無聲的大自然中,我在一塊大岩石上坐下來休息,深深覺得:「人本來就是完全孤獨的。」

 

直到那時我才恍然大悟什麼是「確實地走進孤獨」,也確定人可以一邊品味孤獨,一邊獨自活下去。自從丈夫過世,我一直在思索,神是在透過丈夫的死引導我做什麼?這個答案是我以後必須靠自己去尋找的。

 

 

另一個緣分是我後半輩子的生活指南,也就是擔任「傾聽志工」。

 

參加自助團體大約過了兩年,本來總是在說給別人聽的我不知不覺地變成了聆聽者,後來更決定成為正式人員,接受精神科醫師和臨床諮詢師的指導。我對這類課程非常有興趣,又接著去上傾聽志工的訓練講座。另外也在研究所上了一整年的「助人者理論」。

 

我目前就是依照課堂所學,以末期癌症患者和安養院所的老人為對象,從事傾聽志工的工作。

 

 

有些事情正因為丈夫不在


妳好像很快樂,現在做的事情都是妳想做的喔?」姊姊最近才這麼跟我說。確實如此。

 

因為失去丈夫,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悲苦和折磨。可是,正因為丈夫不在人世,我才會有那麼多事情可以做。

 

他生前待在家裡時,總是希望我陪在身邊,我也一直在迎合他。可是他比我先走一步之後,我現在覺得未來的時間是他送給我的禮物,他藉此告訴我:「以後的日子妳可以自由自在地活著。」

 

雖然喪夫的傷口曾經流出大量的血,但已隨著時間逐漸癒合,現在膚似已恢復平滑。創傷本身是不會消失的,但至少碰到它的時候,我不再覺得痛了,因為我已經把它妥當地收在心裡……

 


 

(本文摘自《以愛之名說再見:失去丈夫後重啟人生的方法》,太雅出版, 主婦之友社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