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專欄/年過60又怎樣?不老不死時代,這樣活最實在!

撰文 :劉黎兒 日期:2018年11月07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曾幾何時,我曾出版「新種美女」系列書,自己當了封面人物,在朦朧無意識狀況下,我跟我周邊許多朋友,居然已經過了60,不折不扣的熟年。

在我小時候想像60歲是很嚇人的年紀,我的外婆不到60就過世了,但是我卻認為現在的自己也未必懂事多少,許多人說我好像小孩,我的伴侶總會附和說「她就是小孩!」,的確以人生百歲時代而言,任何60歲也還算是孩子吧!

 

我年過60(精確歲數google一下就知道了),但沒太大自覺,依然穿迷你裙,踩著高跟四處亂跑,依然是大食女,搞得體重每年安定成長,大部分衣服都穿不下。

 

「新新種美女」,每天都比明天更年輕

 

雖然有些能力降低,但也有些能力提高,如忘卻力、鈍感力、煩惱力等都比較厲害呢!每天都發現新的自己,比60前更大膽自由奔放,知道不需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自覺每天都比明天更年輕,我年過60,又怎樣!

 

周邊許多朋友也如此,歲月雖然在我們的身體留下痕跡,但我們不覺自己因此就少了好奇心及行動力,也因此過去為我出版美女書系列的總編輯成立了「新新種美女」群組,打算再來提示一些新概念!

 

 

百歲人口激增,「終身現役」正流行

 

是的,我們是「新新種美女」,日本稱現在「不老不死時代」、「人生100年時代」,100歳人口達7萬人,日本政府發給人瑞的銀杯被說是浪費,3年前改成鍍銀的。

 

▲東京淺草雷門的燈是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捐的呦!他說了很多熟年管用的智慧語錄(劉黎兒攝影)

▲東京淺草雷門的燈是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捐的呦!他說了很多熟年管用的智慧語錄(劉黎兒攝影)

 

一方面人數過多,此外也是人瑞喪失稀有價值,長壽逐漸理所當然化,甚至還被認為是社會負擔,讓社會開始「嫌老」起來,不大美妙,因此如果能一直工作,到最後還能貢獻一點力量,不討人厭,是很幸福的事。

 

最近在台灣遇到一位廣告界頂尖人士,擔任跨國企業的大中華總裁,60歲,當被問到「你打算做到什麼時候?」這位人士的答案是「做到我倒下的時候呀!」我說:「這想法好日本唷!就是終生現役呀!」

 

當然這不是死卡位不下台,而是不斷利用現役力量來為年輕人創造機會,在每個時間點找自己最適合的事來做,不必有退休與非退休的區隔,人一生中可有第二春、第三春等等,無數的春天等著自己,感情如此,工作也是,無須自我設限。

 

 

「壯有所創,老有所用」,因為人生60才開始

 

我覺得理想的社會不是「壯有所用,老有所養」,而是「壯有所創,老有所用」。7、8年前,我許多公教人員的同學退休,我也曾很羨慕過,認為享清福也很不錯。

 

我雖在47歲時從一直在職的報社工作滿25年退休過1次,但其後成為更忙碌的自由作家,沒有退休實感,現在沒有退休金可領,更沒有退不退問題,看來我很有終生現役的希望。

 

日本許多人的願望是「躺在家裡的榻榻米死去」。我的願望則是最後一秒還在做我最喜愛的寫稿工作,原來這是很適合人生百歲時代的活法;也因此熟年們如果閒著沒事做,去找事做吧!

 

運用過去資歷而小小創業也不錯,甚至打工賺外快也很好,或參與公益活動以貢獻經驗與能力,就算當志工自我滿足也很OK的,被需要還是很有成就感的,更因為60歲,人生才開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