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35年重回校園!退休後,我在電影碩專班「半工半讀」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1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9月12日下午5點,我在睽違35年後,重新回到了既陌生又孰悉的校園,再次當起了學生。

文/施昇輝

 

有朋友笑說,我要開始「半工半讀」了。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趣,但一般的認知是用「打工」來完成「求學」這件事,而我的狀況卻是:這兩件事各占我的第三人生的一半,一邊繼續寫作、演講,一邊念碩士在職專班。

 

我在35年前,畢業於台大商學系,現在又是小有名氣的暢銷理財作家,大家或許想當然爾我一定是去念EMBA,但我卻選擇了去唸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

 

39年前考大學時,父母反對我去念電影,而我也沒有反抗,結過考上了未來工作比較好找的商學科系,後來也在證券業累積了一些財富。

 

回顧那個屈服現實的第二人生,我並沒有後悔,因為它給了我穩定的生活,而在進入第三人生的今天,已經沒有太多必須牽掛的責任,所以決定去圓年少未能完成的夢想。

 

 

今年3月16日寄出書審資料,4月14日參加入學面試。我本來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我毫無電影實務經驗,頂多就是一個看了近4900部電影,以及寫了一本有關電影的書《一張全票,靠走道》的超級影癡罷了。

 

但最後,居然在26個考生中,以第4名錄取。

 

雖然4月26日上網就知道錄取結果了,但學校事後還是寄了錄取通知給我,並附上一封短信,信中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貴子弟資質優異,我們會盡心培育照顧」。

 

文字當然沒有問題,但對於一個習慣做「家長」的我來說,「貴子弟」三個字似乎指的是我的子女,但這一次居然指的是我自己,身分轉換上真的有些不習慣。

 

9月10日開學,我的第一堂課則是在9月12日才開始。開學前,要在網路上選課,對年輕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但卻是我的人生初體驗,甚至還有點擔心,深怕操作不當、誤了上學。

 

所幸其中一個年輕同學曾在一個演講場合來與我相認,所以我就決定請她協助選課。

 

 

我根本沒看清楚她是如何操作,她只問了我要選哪幾門課,然後幫我設定了所有學生資料和密碼,就在彈指間完成了。看她列印出我的選課明細,我這個大叔終於卸下了心中的大石。下學期,我還是會請她幫忙,我看我就甭學了。

 

9月12日上課之前,我一直猶豫不定,到底該去買筆記本,還是直接帶筆記型電腦去上課。後來想想,我的中文打字又不快,還是用最傳統的原子筆和筆記本吧!

 

第一堂課是晚上6:30開始,我還特地在5:00就開車到學校了。第一件要辦的事是停車證,雖然之前曾打電話到學校問該怎麼辦,但聽到的答案和實際的現場狀況還是有落差,只好決定用問的比較快。

 

這時,突然有點落寞,以前子女開學,我都會協助他們辦理,現在老爸上學,居然沒有「家長」可以幫忙,一切都要自己來。

 

每個被我問到的年輕同學,看到我都露出詫異的表情,或許他們心中都在納悶:「你真的是學生?我還以為你是老師或家長呢!」

 

辦好停車證,居然要順便領學生證,因為要憑學生證才能進出停車場。後來才知道,我是全班第一個拿到學生證的人,其他人還要問我該去哪裡辦理呢!

 

 

第一堂課是選修課「電影風格研究」,授課老師是原來的系主任廖金鳳。以前對影史上常常探討的電影風格有些涉獵,所以講授內容對我來說並不太難。比較有趣的是同學自我介紹,而且都大有來頭,我真是裡面的超級大遜咖。

 

一個是中文流利的法國人,拍過一部上過院線的國片,目前在大學教書,他還得過台法文化交流獎。一個是非常有名的電影配樂,畢業自美國長春藤名校,也在大學教書。一個是演員,是演員訓練班教表演的老師。

 

聽到他們的自我介紹,我真是有點自慚形穢,但我應該也不要妄自菲薄,因為廖金鳳知道我想達成的夢想,絕對不只是拿文憑而已。

 

隔兩天的9月14日要上「通識英文課」,是必修但不算學分。因為是來自不同研究所的學生一起上,我才發現我居然不是最老的學生。

 

年紀最大的大叔是國樂系,已經66歲,還有兩個大嬸都超過60歲。原來現在老來圓夢的銀髮族真的不少,所以請讀者真的要有「他們能,我為什麼不能?」的雄心壯志。

 

 

我們的帥哥ABC老師一身黑衣,露出結實的肌肉,根本就是一個型男。他上課很有戲劇效果,一開始全程講英文,嚇壞大家,然後才不小心說了一兩句中文,大家這才放心,後來就中英夾雜,其實他的中文說得非常好,還用了很多艱深的成語。

 

我特別把另外兩堂課都集中在星期六,可以免去舟車勞頓之苦。9月15日上午是必修課「電影美學專題」,又是廖金鳳老師上課。這門課抽象多了,對我是個很大的挑戰。

 

下午是知名影評人,也是《臥虎藏龍》的編劇蔡國榮教的選修課「劇本寫作與分析」。他在點名看到我的名字時,說他記得我,真是非常榮幸,因為我在大學時期常常在報章雜誌發表影評,雖然不像他是影評界的A咖,但我至少也有B咖的地位。

 

上課前,心情多少有些忐忑,因為畢竟離開校園太久,深怕已經不知如何上課、考試、寫報告,還有如何和年輕同學互動。第一周四堂課上下來,緊張的心情篤定不少。

 

雖說目前是「半工半讀」,或許未來兩年會是「讀書優先,工作其次」。當作家的夢已圓,但念電影的夢仍在持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