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文/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生命的意義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孩子們為了遺產反目成仇者屢見不鮮,尤其是生前未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最容易發生爭端。

我自己的做法是,向孩子清楚表明,他們讀大學和研究所兩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之後就得自立更生。

 

當然,家裡的房子若想住,結婚前都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未來房子變成遺產後,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並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屋變現以支付遺產稅。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看重的事情上

 

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有人追求性靈與宗教上的修煉。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你在乎的事情上,比較容易覺得自己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的。

 

 

比如說,朋友的父親年近八十,身體仍然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其實他很幸運,外孫、內孫成群,統統住在大臺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到得了,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還是只有逢年過節才碰得到面。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向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

 

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或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會爭先恐後回老家,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幫他們解決生活與學業上的問題,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地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還能在鼓勵他們的同時順便督促這些孩子,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正忙於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順理成章。

 

他聽了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沒空和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時,不帶手機的給兩千元,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和您聊天了!」

 

如何把擁有的資產放在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做得到。

 

比如說,我很鼓勵那些兒女都在外國成家立業,而自己不願意去國外養老的長輩,賣掉一間房子,拿現金成立一個基金會,聘請幾位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若是關心教育,就成立教育相關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環保相關基金會。

 

我相信將畢生賺來的錢這樣子投入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活得更精彩豐富。

 

其實,遺產不只給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

 

如此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那麼重要的就是,我們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當然,我們留下來的遺產不見得非得那麼崇高偉大。把我們大半輩子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它們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整理一番,及時送給別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比較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遺物。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和物品,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其實是我覺得最棒的,就像我雖然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他們的淡泊名利,對於知識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善意和信心,都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父母的行止更是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了和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拮据,還是應該想辦法挪出和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

 

當然,我覺得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時,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臺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晒乾當存糧。」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了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本文節錄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李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超高齡社會下,正值壯年的李偉文,早已開啟退休進行式!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2月12日
  • A
  • A
  • A

從小父母師長不斷耳提面命,告訴我們要用功讀書,考試高分才能上好學校,讀好學校才能找到好工作,有了好工作才能幸福快樂。

撰文/李偉文

 

考試要想高分,就是要訓練自己能夠很快寫出標準答案,多年訓練下來,不知不覺養成了我們看待世界的方法??以為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有標準答案。

 

可是我們卻忘了,考試的確有標準答案,但人生並沒有標準答案,並不一定因為你賺了多少錢就會快樂,職業多高就會幸福,或是對社會多有貢獻,人生才有意義。

 

我們自己幸不幸福,快不快樂,人生有沒有意義,跟那些可以量化的數字一點關係也沒有,那麼,我們究竟如何才會覺得真正的幸福呢?

 

研究與調查發現,一個人的幸福感真正來源在於他能不能把時間花在自己在乎或自己看重的事情上。

 

人類的渴望與追求大致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財富、名聲、地位和權力;第二類是朋友、家庭、事業或志業;第三類是知識、藝術、大自然或宗教。

 

每個人在乎的東西都不一樣,沒有什麼是非對錯或價值高低的認定,每個人就是不一樣,當我們能把自己的時間盡量投注在自己看重的事物上,就會覺得幸福快樂。

 

因為有這樣的體會,我這些年做的事情大概都是我喜歡的、我在乎的事,所以我覺得我是幸福的。

 

其實這幾十年來,我的生命重心都沒有改變,若用一個具體的象徵,那就是門??

 

「閉門讀好書,開門迎佳客,出門尋山水」,讀書、交朋友、大自然,這三者是我最看重的事務,就像我的座右銘是「一生玩不夠」,我最期盼獲得的禮物是「慈悲」與「智慧」,智慧的追求透過閱讀,慈悲則靠號召朋友從事公益服務人群來實踐。

 

也因為如此,這些年我益發瞭解到,臺灣即將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人口結構的迅速改變。

 

由於平均壽命延長,戰後嬰兒潮陸續邁入老年,再加上這十多年非常嚴重的不婚或不生現象產生的少子化,在這三個因素加乘之下,臺灣社會老化的速度,恐怕是世界第一。

 

政府的財政能順利支付龐大的老人年金或退休金嗎?健保經費能支撐老年人口的醫療費用嗎?社會產業與硬體結構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調整成符合老年人生活所需嗎?我們的安養與長期照護的人力準備好了嗎?

 

我個人覺得,絕對無法期待財政愈來愈困窘的政府能夠照顧我們到終老。

 

我們必須自力救濟,在來得及的時候,將能夠運用的資源投入在對的地方,十年、二十年後,才能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時間與生活,甚至行有餘力幫助年輕人,照顧晚輩。

 

首先我們要調整心態,面對這個全新的超高齡社會,要以新的眼光看待退休這件事。

 

因為營養與醫療的進步,以前六十五歲退休後似乎就是整天無所事事、頤養天年,但是今日的六十多歲往往耳聰目明、活蹦亂跳,絕對可以跟四、五十歲的壯年人一樣,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中年時也許要支付各種貸款,要扶養孩子,這些責任與負擔難免耗費我們許多時間與精神,所以當孩子漸漸長大獨立自主後,我們的收入付完固定開銷還有結餘時,就得開始為未來的自己而預做準備。

 

準備方向有三個,首先當然是金錢理財方面,第二是養生保健,第三是老朋友。

 

究竟要存多少錢才能安心過退休生活?答案因人而異。

 

對我來說,因為我生活簡單,物質欲望不高,加上不太願意花心思理財,所以除了付自宅的房屋貸款,從很年輕時就單純地繳付定期定額的保單,算是預先儲存自己的老人年金、退休金,年老之後每月有這一筆保險公司給的錢,再加上或許還會有政府老人年金,我也就不太擔心年老後的日常開銷。

 

第二重要的退休準備是保持身體的健康,不要等到身體有問題時才開始吃各種保養品。我個人還主張盡可能吃在地的有機食物,一方面支持在地產業,對環境好,也對我們的身體好。

 

最後,也是我們最常忽略的退休準備,就是貯存一些擁有共同生活經驗與回憶的老朋友。

 

當我們沒了工作負擔,有了大把時間,也有足夠的錢吃穿,快樂與不快樂,最關鍵的就是身邊是否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當然,人生任何時候都可以結交新朋友,但是總覺得朋友一年就是一年,不一樣,否則當我們回憶當年時,新朋友會認為我們老是提當年勇,甚至倚老賣老,只有身邊有共同經驗與回憶的老朋友,才能夠非常自在地聊天抬槓,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對生命的意義感是很重要的來源。

 

要有老朋友,當然要從年輕時就開始認識。

 

雖然在工作職場上會認識許多同事、客戶、一些直接或間接的「關係人」,也就是所謂的「人脈」,但是因為工作而認識的人,難免會有利害關係和隨之而來的壓力,我比較喜歡參加公益團體,在為社會義務付出的過程中結交志同道合的伙伴,這些同樣熱情良善的人當然值得成為終生相伴的好朋友!

 

也因此,我在三十來歲時與朋友們一起成立了荒野保護協會,希望能為我們的後代子孫留下美好的自然環境。

 

在這二十年裡,我投入了幾乎工作之餘的所有時間,卻也從大自然裡獲得了許多個人身心靈的成長,同時認識了一大群一起努力的好朋友。

 

當年還是青壯年的我們,現在也即將面臨人生的下半場,創會的老夥伴陸陸續續卸下志工幹部的職務,我們也開始了另一場更緩慢、更自在、更隨興的臺灣漫遊,打算用腳一步一步走進臺灣各鄉鎮,踏遍美麗的自然步道。

 

當然,在這過程中,我們也願意關心或協助在地的民間公益團體。

 

我們也開始著手規劃年紀更大一點時適合的理想住家??不必太大,但必須是有電梯的無障礙住宅。

 

當老朋友一起住時,只要公共空間大,自己的房間就不必留客廳、餐廳,因為大家也不期待兒子、孫子未來能陪在自己身邊終老,所以整個居住與生活的硬體設施也要用全新的眼光來思考。

 

總之,雖然世界變化得很快,但是在面對自己的下半輩子時,我們的確有些很確定的方向可以預做準備,那麼我們不只是活得老,還能夠活得好。

 

 

(本文摘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李偉文觀點》到底要不要留遺產給孩子?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 A
  • A
  • A

在即將退休時或已退休後盤點資產,算算自己這大半輩子賺來的錢,依此計畫往後的生活形態與開銷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遺產的規劃。

撰文/李偉文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孩子們為了遺產反目成仇者屢見不鮮,尤其是生前未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最容易發生爭端。

 

對於要不要留遺產給孩子,清朝掃除鴉片的大臣林則徐說過一段很有名的話:「小孩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若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

 

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也說過:「一個年輕人能夠繼承到的最豐厚資產,莫過於出生貧窮之家。」一如社會上普遍流傳的「家貧出孝子」。

 

由於貧窮,孩子能體會父母的辛勞,滋生改善生活、努力上進的雄心。

 

這種一切靠自己的志氣在滿街都是媽寶的時代還蠻重要的。

 

記得我哥哥讀國中時,家裡沒錢讓他補習,他自己跑去找臺北最大間的補習班老闆,向老闆說自己繳不出學費,但要是能讓他免費上課的話,他將來的考試成績可以讓補習班當招生宣傳。

 

老闆或許是好奇一個孩子居然敢直接找大人談判,真的讓他免費去上課。後來,哥哥在聯考時以接近榜首的分數成為全補習班當年最高分,讓補習班得到了免費宣傳的機會。

 

我的膽子沒有哥哥那麼大,都是自己亂讀,大學畢業後也沒向家裡拿過錢。即使父母百年後,我們為人子女也從不期待獲得任何遺產。

 

但是,我知道時代改變了,雖然我認同節儉樸實是很好的美德,孩子擁太多錢只會養成奢侈浪費的習慣,太輕而易舉得到的東西也不會被珍惜。

 

但當社會經濟已經過了快速向上成長的階段,競爭又愈來愈激烈,父母如何將有形或無形的資產留給孩子,就是個必須慎重思考與計畫的新課題。

 

比如說,有個朋友曾經很感慨地說:「過去我們都說不要給孩子魚,而是要教他們釣魚的方法,但是到了這個時代,孩子就算學會釣魚的方法也沒用,你還要給他們釣竿,並帶他們到有魚的池塘。」

 

遺產該怎麼算?應先扣除這三個方向的花費

 

一旦我們盤點完資產,不再工作賺錢時,如何使用財產應分為三個方向來思考:

第一是必須用到的錢,也就是退休後長達二十多年的日常固定開銷與生活費;第二是可能會用到,比如生病時的醫療費甚至看護費,這部分或許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與條件選擇適合的保單來預做準備;第三是享受人生的所需花費,也許是個人樂趣、也許是人生圓夢資金。扣除這三個部分之後剩下來的,才會是留給孩子的遺產。

 

有位朋友曾經很務實地建議,留下多少錢給孩子,最多就是遺產的免稅額。

 

因此首先要去稅捐處申請「全國財產總歸戶財產查詢清單」,確定自己名下的房產和土地現值多少錢,再加上現金和股票等資產,查看一下是否超過了免稅額,只要是遺產多到必須繳稅的部分,就是自己生前應該花掉的錢。

 

也有朋友認為,自己賺來的錢,首先要做的是贈與給自己,慰勞自己過往這麼辛苦。這話當然沒錯,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不忍心把錢花光光,眼睜睜看著孩子在生活裡掙扎。

 

我自己的做法是,向孩子清楚表明,他們讀大學和研究所兩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之後就得自立更生。

 

當然,家裡的房子若想住,結婚前都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未來房子變成遺產後,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並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屋變現以支付遺產稅。

 

對於資產有限的一般人來說,只要事先想清楚,其實很容易處理。孩子比較多或房地產多的人比較需要費點心思。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將資金投入有興趣的領域 遺產也能花得很有意義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看重的事情上。

 

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有人追求性靈與宗教上的修煉。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你在乎的事情上,比較容易覺得自己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的。

 

這個研究結論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太容易。首先,你得先確定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麼,然後就要「聰明而看得開」。

 

比如說,朋友的父親年近八十,身體仍然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

 

其實他很幸運,外孫、內孫成群,統統住在大臺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到得了,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還是只有逢年過節才碰得到面。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向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或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會爭先恐後回老家,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幫他們解決生活與學業上的問題,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地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還能在鼓勵他們的同時順便督促這些孩子,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正忙於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順理成章。

 

他聽了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沒空和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時,不帶手機的給兩千元,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和您聊天了!」

 

如何把擁有的資產放在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做得到。

 

比如說,我很鼓勵那些兒女都在外國成家立業,而自己不願意去國外養老的長輩,賣掉一間房子,拿現金成立一個基金會,聘請幾位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若是關心教育,就成立教育相關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環保相關基金會。

 

我相信將畢生賺來的錢這樣子投入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活得更精彩豐富。

 

遺產不該只給家人 也應回饋給社會

 

其實,遺產不只給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如此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那麼重要的就是,我們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當然,我們留下來的遺產不見得非得那麼崇高偉大。

 

把我們大半輩子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它們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整理一番,及時送給別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比較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遺物。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和物品,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其實是我覺得最棒的,就像我雖然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他們的淡泊名利,對於知識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善意和信心,都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父母的行止更是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了和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拮据,還是應該想辦法挪出和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

 

當然,我覺得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時,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臺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晒乾當存糧。」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了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本文摘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有錢才安心!讓手頭寬裕必做的3件事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七十歲以後的生活究竟要多少錢才夠用呢?我試著計算活到八十五歲的費用。我已經努力繳清了現居公寓的貸款,以後只要支付管理費、伙食費、電費等日常生活的開銷。

 

文/生活研究家  阿部絢子

 

我可以領到七萬日圓的年金,存款有這麼多……,嗯,只要不奢侈浪費,生活應該不成問題。

 

可以運用的金錢是有限的,所以不能亂花,錢包只能在必要時打開。

 

「我想做的事」前三名是:1. 為了解國外的生活而出國短期居留,並為此目的學習美語;2. 當醫療志工;3. 了解環境問題。

 

我會盡量把錢集中用在這三件事情上頭,而其他方面則力行節約。

 

衣服、包包之類的流行,我已經在年輕時充分享受跟隨的樂趣,所以現在幾乎不把錢花在這上面,省下的就當作日常的生活費。

 

為了避免亂花錢,我奉行以下原則:「平常錢包裡面不會超過兩萬五千日圓」、「盡量不找開萬圓鈔票」、「用現金支付,不使用信用卡」。

 

但因為美食是精力的泉源,我唯獨不會對食物的花費斤斤計較。

 

為了避免浪費,會不斷提醒自己以下三點:

 

1. 別以為會有人出手相助

 

2.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3. 不迎合他人

 

寫出一個月份的開銷

 

其實我很不善於掌控瑣碎的開銷,也不太會記帳,但我有固定的金流帳戶,看存摺就可以知道大致情況。

 

不過,弄清楚自己的花錢傾向還是很重要,所以我試著寫出一個月的實際開銷,然後進行檢討,例如:「送洗費有點過多」、「買書是因為工作要找資料, 花掉這麼多錢也是在所難免」。

 

同時也會告誡自己,「電費應該要再省一點」,或是「必須減少外食」,並尋找對策,減少亂花錢的情況。

 

釐清一個月的開銷和金錢流向之後,心裡就會比較踏實。

 

不要有好面子的心

 

我總覺得,因為好面子而花了不應該花的錢,一點好處也沒有。

 

在超市購物時,如果結帳金額超過預算,我會當場退還幾樣物品,不會覺得難為情。

 

我去甜點店買串丸子時,也會大大方方地說:「請給我一串。」何必為了給看店的大叔留下好印象而裝闊呢?

 

如果一直在意別人會怎麼想,手頭就留不了錢了。

 

正因為沒有多餘的錢才要「儲蓄」

 

我一直都有定期存款,以前每個月會存一萬五千日圓,最近將金額提高到三萬日圓。並不是我的錢包多了一些錢。

 

儲蓄不能等到有餘錢才做,正因為沒有餘錢才要儲蓄。沒有錢會讓人恐懼不安。

 

如果可以把錢一點一滴地存下來,經濟上比較寬裕了,自然就能放寬心,不安也就會消失無蹤。

 

 

(本文摘自《一個人也快樂,熟齡的單身生活》,太雅出版社,阿部絢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開始充實心靈吧!人人都能過真正富足的生活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美國自然作家梭羅認為,我們的財富應該用我們的閒暇時間、而不是用擁有的財富來衡量。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每個退休的人都是富裕的人;或者,雖然還沒有退休,但是能夠拒絕物質誘惑,不為了賺更多錢而犧牲自己時間的人,也是個富足的人。

文/李偉文

 

就像古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當你的物質所需已經周全,還花更多時間去工作,會喪失生命中更重要的追求。」

 

的確,當我們已經有衣服穿、有東西吃、有地方可以睡,還花更多時間去賺錢,只是為了滿足我們的物質欲望時,當然就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追求精神與心靈上的滿足,畢竟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你耗費在這裡,就沒有時間做另外一件事了。

 

當物質所需已周全

應追求生命中更重要的事物

 

降低對物質慾望的追求,除了可以省下為賺錢而工作的時間之外,也可以省下許多「維護」、「管理」、「照料」物質的時間。

 

有時候想想也真好笑,我們花越來越多的時間來工作,就為了買越來越多的東西,休閒時間也全耗費在照料這些東西,然後我們就成為梭羅眼中的窮人了。

 

有很多研究都顯示,擁有物品帶給我們的快樂遠遠比不上生命的經驗或屬於精神上的體驗,如果用學術點的話來講,將我們的時間花在「非市場」性的活動,反而可以給我們獲得更大的滿足。

 

比如說,多一點時間跟自己在乎的人建立友好親密關係,有時間從事自己喜歡的興趣或運動等等。

 

當然,有人會說,有些屬於體驗式或精神性的活動也要花錢,也兼具部分市場性,比如旅行。沒錯,旅行是要花交通費或住宿費,但是事事都讓別人安排好的高檔旅遊,往往比不上較多自己動手自己決定的旅行來得好玩。

 

我總是認為,需要購買門票進場的遊樂區,比不上不用花錢的景點。例如徒步走在天之涯海之角,或者深入陌生的市集與當地人閒話家常,都可以帶給我們身心靈更高的體會與享受。好比有錢似乎比較容易交到朋友,但是用錢交到的朋友往往不是善緣。

 

分分毫毫只為自己

家財萬貫也是窮人

 

除了有時間的人才是真正的富有這個標準之外,也有人認為富有的標準不是金錢的多少,而是能不能佈施分享給別人。能慷慨地捐出去的才是自己真正擁有的錢,若是分分毫毫只為自己,即使家財萬貫,也算是窮人。

 

其實佈施不見得非得錢不可,用我們的時間、用愛,也都是佈施。德雷莎修女說:「如果沒有辦法愛別人,也沒有人愛你,那你就是世界上最窮的人。」

 

因此,真正富足的生活,並不是追求金錢名利與財貨的堆積,而是善待我們每天所遇到的每一個人、珍惜我們使用的物品、處處為別人著想、也能夠以溫暖的微笑與正面的言語鼓勵別人。

 

這種時時可以佈施的富裕行為,不必擁有很多錢就做得到。

 

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

就能活得自在美好

 

很多人害怕退休後沒有足夠的金錢,沒有足夠的生活保障,惶惶終日下,不免陷於憂鬱自閉,但是英國湯普森醫院牆上刻有一排字:「你的身軀或許很龐大,但需要的僅是一顆心臟。」這是一位在醫院過世的著名影星所說的話。

 

是的,人要活下去,只要一顆心臟;要活得好,也只要一顆有愛的、閒適自在的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雪珍/他50歲財富自由,退休在家卻被妻子形容成「大型垃圾」

撰文 :職場戳戳樂-洪雪珍專欄 日期:2018年06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工作上碰到瓶頸,感到有志難伸、心裡鬱悶時,很多人都會講一句話,「等我有錢了,就不工作了!」可是很少人真正去想過,真的有錢了,不工作行嗎?

如果是六七十歲,不工作鐵定是行的,大家會恭賀你好福氣。不過如果是四五十歲,不工作就變成一件怪怪的事,別人看得奇怪,但是更多的是自己心裡怪,是一個難以跨過去的門檻。

 

退休不做事,不見得美好

 

最近有一位年逾五十歲的讀者就有這個困擾,來問我怎麼辦。他年輕時,工作很拚,跟著老闆到大陸拓展事業,沒日沒夜地做,一年沒回台灣幾趟,就算回來了,也是匆匆地來去,兼帶著處理公務,始終沒能好好與家人相處,錯過了不少重要日子,成為揮之不去的遺憾。還好跟對老闆,老闆給他的薪資待遇優渥,所以五十歲就財富自由了!

 

這是第一個關卡,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決定?有人會選擇繼續工作,因為錢永遠賺不完,沒有人會嫌多的,更何況還身強力壯,不論體力或智慧都處於人生最高峰,還可以風風火火再大戰它百來回!這位讀者卻做了另一個選擇,他不想錯過與家人的美好時光,想要回來陪伴父母老去、兒女成長,以及與妻子重溫戀情,於是回到台灣。

 

這個年紀回到台灣,要另外謀職不易,就算要謀職,也謀不到一個輕鬆的工作,那又何必回台灣?因為不缺錢了,他也就整個退出職場,完全不工作。

 

可是,五十歲不工作,就是個怪!是讀者沒想到的怪,非常不適應,先講他自己,以前每天從早做到晚,加上夜裡不時要跨國連線,等於二十四小時在工作,現在是二十四小時不工作,手上握的時間一大把,做什麼好呢?一開始還可以出國旅行,但是總不能天天都在旅行吧?一般人還會做有興趣的事,偏偏他屬於那種沒有興趣的人,所以光是熬時間,把每天二十四小時過了,就是痛苦不堪的事。

 

妻子看他煩,子女看他沒用

 

再來看看他的妻子,本來妻子是盼著他回台全家團聚,可是他這一回來,把妻子原來二十年的生活步調全給打亂,以前妻子會安排朋友下午茶,或是去上課進修,現在全部必須放掉,待在家裡料理三餐,等於綁住手腳,奪去了妻子的自由。因此兩人反而都不開心了,妻子有一次還說,他是日本女人形容的「大型垃圾」,很想把他再丟回職場回收再利用。

 

至於兒女,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國中,看著爸爸天天在家,感到不解,因為同學的父母都還在工作,填寫家庭資料表時,父母職業都填「無」,讓他們為自己的不同感到不自在。過去提到爸爸,他們都一臉驕傲地說,爸爸在大陸從事什麼行業、位高權重,現在他們不知道要怎麼介紹。有一次同學還帶著同情口吻問孩子:「你爸爸失業了嗎?還沒找到工作嗎?會不會家暴?」

 

讀者的父母,心情也差不多,過去他們會滿臉光彩,說兒子今天飛這裡、明天飛那裡,受到公司重用,前途看好;現在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說「我兒子賺飽了,不工作了」?當然不行,這種炫富太傷人了;但是啥也不說,老友就會狐疑地看向他們,以為有難言之隱,而寄予同情的眼神,更讓二老不自在。

 

就這樣折騰了兩年,退休後的美好日子該享受也享受了,讀者決定復出江湖,找回昔日的活力,也給兒女做榜樣,可是他不打算回到老本行,問我還有什麼選擇?這是第二個關卡,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選擇?

 

有興趣 + 有意義 = 理想工作

 

我給了他兩個選擇的標準,一是做有興趣的事,一是做有意義的事。做興趣的事,對自己付出,人會變得快樂;做有意義的事,為別人付出,人會獲得滿足。從中年到老年,能得到快樂與滿足,這個人生就算是功德圓滿。

 

年輕時,工作最主要的動力是為了賺錢,在換工作時,看的多半是薪水與職銜,或是未來的發展性,是不是職位能越跳越高、薪水越領越多,而這些都是外在價值,不見得是自己真心喜歡或追求的,就算全部到位了,也未必滿足與快樂,有時心裡反而空空的、虛虛的,懷疑過的是自己想過的人生。現在既然不需要再為錢擔憂,就不必在意外在價值,不妨回到自己,看看內在價值,找出興趣所在,以及人生意義。

 

人到中年,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整理自己。走完人生的大半段之後,看著前方還有小半段,很多人會開始進入自省階段,問自己幾個簡單的問題: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想去哪裡?

 

中年人問這些問題,是想要明白自己這一生的定位。而定位要用哪一種座標?過去可以用名與利作為經緯度;中年之後,名與利再也無法滿足,必須收回眼光,往內去求,問問自己這顆心,希望自己的定位是什麼。這個問題,就好比有人問,當你往生之後,希望後人在墓誌銘上寫下哪一句話。

 

奉獻,是最高的自我實現

 

這位讀者說,他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但是他可以想想「意義」這件事。後來他告訴我,他想接觸一些基金會,拯救瀕臨輟學的青少年,以免他們被這個社會給放棄,而被犯罪集團給吸收,終身再也難以回到正常體制裡。他帶著有點羞赧地說,給予這些失去機會的孩子一個機會,是他人生下半場的終極意義,或許墓誌銘可以寫道:

 

「他永遠對著差一步就掉落深淵的孩子伸出援手。」

 

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得到什麼是最重要的,其實到了中年就會發現並不是,唯有為別人付出與奉獻,才是工作的意義,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感到心裡真正的踏實。

 

本文摘自「洪雪珍粉絲專頁」

 

----------

洪雪珍的最新力作《哪有工作不委屈,沒有工作你會更委屈》

 

在各大書局及網路書店都可以購得: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TAAZE 

時報悅讀網 

 

電子書獨家預購

樂天KOBO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