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登過玉山卻嚮往富士山?他們走遍台灣奇險美景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2月23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作者提供
  • A
  • A
  • A

台灣的地理面積大約是3.6萬平方公里,從南到北走一趟不過是4百公里,以目前的交通速度,早上在最北端的基隆,下午就可以到最南端的屏東, 一天內就可以繞島一圈。

文/蘇達貞

 

若我們一輩子就待在這小得可憐的彈丸之地而沒能出去走走,恐怕會被人譏為「以井觀天」的井底之蛙,因此很多人沒有登過玉山,卻一心嚮往日本的富士山和瑞士的阿爾卑斯山;不屑進入太魯閣國家公園,卻期待神遊美國的大峽谷和德國的黑森林。

 

不曾徜徉花東縱谷的鄉間林道,卻心儀漫步法國的普羅旺斯和西班牙朝聖之路;忌諱碰觸花東海岸的海水,卻情有獨鍾夏威夷的衝浪和大堡礁的潛水。

 

▲台灣的壯麗風光,絲毫不遜於國外。(圖/作者提供)

 

嚮往國外風光 卻忽略台灣獨特美景

 

這可能是因為我們從小就受到背山背海的政經教育模式所洗腦,忽略了台灣得天獨厚所擁有的百岳、千溪、萬林和一望無際的碧波藍海,也因而終其一生對登山、溯溪、越野、和海泳等戶外活動都敬而遠之。

 

其實台灣擁有超過3000公尺以上的獨立山260餘座,其中兼具奇、險、峻、秀,而被登山界人士選定且命名者有百座,號稱「台灣百岳」, 大多數人除了玉山之外,都不知道其他九十九座在哪裡,更不曾注意到這些山岳都有茂密蒼松的森林覆蓋。

 

▲台灣百岳擁有茂密森林覆蓋,值得民眾親自探索、駐足欣賞。(圖/作者提供)

 

出過國以後才知道,原來國外的所謂山岳,大都只是被枯草覆蓋的小山丘─例如著名的希臘聖多里尼島,號稱「神的落日」,其實是一座光禿禿的荒山。

 

台灣百岳之所以奇、險、峻、秀,其實是因為從山頂分水嶺開始的每一處山谷都擁有奔流的溪水,隨著山勢的不斷隆起與崩落,溪水跳躍過起伏的山壁而成潭水,直洩於斷崖而成瀑布,切割出峽谷而成一線天,且這些溪流的兩岸都涵養、孕育著無數的林木。

 

▲台灣擁有許多奇險的山岳,風光綺麗。(圖/作者提供)

 

這些林木相較於亞馬遜河的熱帶雨林,或德國的黑森林等的單一林相,台灣的森林可是包含著熱帶、亞熱帶、溫帶、寒帶的多林相景緻,而這百岳、千溪、萬林的美麗與珍貴,正是拜島嶼四周被太平洋黑潮所帶來的暖濕空氣圍繞所賜。

 

▲寶島具有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林相非常豐富。(圖/作者提供)

 

融入花東在地文化 不老水手熱愛戶外探索

 

在台灣,登過玉山的應該只有極少數人,喜歡在山裡漫遊、慢走的應該是屬於所謂的異類。若是經常在山谷裡越野、溯溪,應該就會被貼上因「社會適應不良而離群索居」的標籤;而若是還膽敢隨溪而下,再划著小船奔流入海,那就肯定要被認定為是「活得不耐煩的老糊塗」了。

 

在花蓮就是有這麼一群「不老水手」們,被他們周遭的友人譏為活得不耐煩的老糊塗,對登山、溯溪、越野、海泳、划船等戶外探索活動樂此不疲。

 

▲攀岩是不老水手喜愛的戶外活動之一。(圖/作者提供)

 

他們不像類似都會區來的觀光客,駕著賓士轎車疾駛在花東縱谷快速道路上,或是騎著重型機車呼嘯而過海岸公路,隨著時髦趕著去窺探熱氣球的旋風,去滿足官方創造百萬人次觀光人口的數字,卻不經意的造成了當地交通的混亂、干擾了在地生活的品質、製造了好山好水的好多垃圾、好多汙染而不自知。

 

▲不老水手也熱愛溯溪、越野等活動。(圖/作者提供)

 

他們比較像是融入在地的文化,欣賞著在地的近水遠山,體驗著在地人與大自然融合的智慧,享受著一起背著背包、拿起船槳,從隨溪流入海來乘風破浪,再隨著洄瀾搶灘上岸,去尋找被遺忘的海上桃花源,再溯溪而上,去發現岩壁一線天旁、水濂瀑布後的柳暗花明,再穿過此柳暗花明來越野入森林,再爬上山顛的分水嶺處,去俯視山腳下的縱谷,再順著耆老的遠古探幽朝聖之路,最後回到熟悉的普羅旺斯般的田野。

 

▲不老水手樂於親近自然、享受天然。(圖/作者提供)

 

▲不老水手乘風破浪,充滿活力。(圖/作者提供)

 

上山下海親近自然 不枉寶島天然優勢

 

這群不老水手們正身體力行著「面山面海」的生活理念,希望藉此來聚集與壯大民間的共識,來影響國家不再背對著山岳、森林、溪流與海洋而發展,來期許政府面山面海的法規制定能更完善、救難機制能更機動、輔導辦法能更積極、資訊軟體能更透明、通訊器材能更開放。若是以無知、恐怖與禁忌式的教育理念來制定更嚴格的禁山、禁海法規,只會凸顯政府的無能,無法降低山難事件與海難事件的頻繁。

 

唯有用認識、親近、喜愛的教育理念來啟發對台灣山岳、溪流、森林、與海洋的思維,以倡導爬山、溯溪、越野、海泳活動來健全國人戶外活動的知能,才不會抹滅了我們得天獨厚的優勢。

 

▲台灣好山好水、風光明媚,就等大家親身體驗。(圖/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