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給自己一個新挑戰 迎向多元的組合式人生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7年11月01日 分類:學習成長

最近應行政院公務人力發展學院之邀,到中興學術文化講座作專題演講,他們給我的講題是―「看見希望―重新組合未來人生」。

由國家的文官訓練體系,要所屬公務人員開始思考開創多元人生的可能性,是很有趣的事情,也可從中觀察出一個全新的未來趨勢:

即便安穩如鐵飯碗的公務人員,也不能只是期待只有一個專長,只做同一種業務,然後就過完這一生。

從消極面來說,公務員的退休金愈來愈少,退休之後,或許還須找份兼職工作賺點錢貼補生活;積極面來說,如今壽命愈來愈長,退休後的確有漫長的光陰,足供我們享受第二、甚至第三階段完全不同的人生,換句話說,這個時代除了賺錢養活自己或照顧家人之外,的確有機會投入自己的興趣,追求自己的夢想,活出精采而豐富的人生。

 

演講完隔天,剛好就有個例行的課程,到考試院所屬的國家文官學院,為通過特考的準公務人員上課,這個班有點特別,是退除役軍官轉任公務人員的特考,上課前我坐在講師休息室,忽然有位學員跑進來問我,是不是民國七十幾年曾經在馬祖防衛部的幹訓班上過課?

 

原來他是我在馬祖軍醫院服預官役時,短暫幾個星期被派公差到幹訓班時的同學,他是陸軍官校畢業的職業軍人,不過服役沒多久,他就申請退伍,然後重新考進台北科技大學讀書,畢業後到一般私人企業工作近二十年後又再度退休,然後經由這個特考重新開始擔任公務體系的新鮮人。

 

這是三段完全不同性質的職業生涯,而且顯然的,再十多年他屆齡退休後,又有二十多年可以盡情揮灑的人生。

 

我相信他不是少見的特例,而會是從現在到未來,社會的新常態,因為我們必須瞭解,並接受一個事實,一個人一輩子就從事一種工作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因為這個世界的典範轉移速度愈來愈快,某個新產品的發明,也許我們生活方式也就改變了,很多行業就此消失,我們的人生也勢必會隨之改變,從新開始。

 

多元職涯的未來:再冷門的興趣都有可能變專業

 

有些轉變我們是處在被動的立場,但有愈來愈多的例子是我們主動的選擇,比如說,有觀光產業教父之譽的嚴長壽先生原本培植蘇國垚先生當他的接班人,想不到蘇先生居然比他早退休,因為他的人生規劃是二十年從事旅館業,然後在二十年從事教職,作育英才,然後在二十年旅行環遊世界。

 

其實,職業生涯的轉變只是未來多元人生的某種樣貌,我覺得即便我們很幸運,所從事的工作不會因為時代變遷而淘汰,我們也是有機會發展自己不同的專業,因為任何興趣的投入,久而久之就會變成專業,而任何興趣,就算再冷門,只要夠專業,就有可能變成可以帶來收入的行業。

 

尤其在周休二日重視休閒的時代,若再加上國定假日及自己的特休假,即便在忙碌的工作生涯裡,一年還是有將近三分之一的日子是自己可以規劃的,從二十多歲到六十來歲,就有十多年完完整整的空白時間,絕對可以發展出第二項、第三項專長。

 

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就曾經身體力行這個概念,每三年左右學會一項新的專業,他要求自己達到的標準是可以就這個專業的主題出一本被同業認可的書,或者到學校開一門這個主題的課程。

 

日本的趨勢專家大前研一也主張,四十歲之後每一年要培養一項新的興趣,他認為至少要有二十多種不同的興趣,否則退休之後會很無聊。

 

我同意他的建議,因為任何一種樂趣,任何快樂之道,其實都是一種習慣。它需要時間去陶冶,也需要熱情去灌溉。今天不做,明天也許就不會執著地投入了。絕對不是等到有錢,等到成功了,等到退休有閒了,自然可以手到擒來。是的,如林語堂所說:「如果我們願意,這人生是僅夠我們享受了。」

 

讓自己天天都可以從床上興奮地跳起來

 

組合拼圖式的人生,相對於過往一直線的人生,也就是年輕時努力讀書,學會一技之長,希望找到一個好工作;中間二、三十年努力工作、貢獻社會,最後等到退休之後才開始享受人生。在過去穩定的社會或許還可行,但是面對現今不確定的時代,這種單一直線的規劃是有點危險,即使不擔心金錢跟生活所需,這種單一人生的日子也實在很無聊。

 

忘了是那位大文豪所說的:「大多數人在二、三十歲就死了,他們變成自己的影子,往後的生命只是不斷的一天天複製自己。」組合式人生就是每年給自己新的挑戰,學些新的技能,認識一些不同行業的朋友,給自己一些新鮮的刺激,讓自己每天早上都可以從床上跳起來,迎接新的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